外章·三

青诡纪事 +A -A

  何青出了校门,这次痛下血本,从门口直接打车,一路右拐右拐,七绕八绕,等到三十分钟后,看看表,都打到七十四了,不由一阵心痛。

  她虽然有钱,可钱不是这么花的啊!她手底下,几百张狗嘴猫嘴乱七八糟嘴正嗷嗷待哺呢!前几天买秋装,单件都没舍得超两百,这时候光搭车就花了七十多,而且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她能不揪心吗!

  “师傅师傅,前边左转。”

  “右右右!师傅,右拐右拐!”

  “师傅师傅……”

  出租车司机十分能侃,结果这一路光拐弯去了,都没时间说话,眼见前边长长的车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姑娘,你这到底是要去哪儿?你说个地方,我直接给你送到,你放心,我不是黑司机,我不坑你。再不行,你们年轻人手机玩的溜,你用导航行不?”

  何青:……

  我也想啊!

  看着司机郁闷的脸,她也十分纠结。

  但是,她刚被那谁驱使着出来,根本不晓得目的地在哪啊,只能看着天空中升腾的旁人看不到的玄黄之气,慢慢摸索着找地方。

  总不能指着天空说:“看到没,那里有一股龙气,找过去就行了……”

  那不是跟傻子一样吗?!人家又看不到!

  何青不由苦了脸,偷偷在心里问:“那谁,这地方到底在哪儿啊?”

  那谁就是她身体里的那谁,因为死活不说名字,何青郁闷之下,故意这样称呼她。结果人家根本不在意-_-||……

  脑海中有声音回答说:“我不知道,我不熟悉帝都的新建筑。你只要看准了玄黄龙气就行,我怀疑,那就是我要找的……”

  “找的什么?”

  何青大急,断句断在这里,急死人了!

  “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等以后――前边,右拐!”

  何青下意识嘴一张:“右拐!”

  说完,脑海中就再没有半分动静了。她在后座中咬牙切齿:真是!话说到一半没音了,也没说去了干什么,那我去干嘛?!

  她抬头看向天空,明黄色的龙气中,下方压制着的。是灰蒙蒙的雾气。

  ――有人,在强制截断阴间界的路!想要逆转阴阳,留驻生机……生与死的界限,轻易是动不得的,到底她找的是什么人,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何青咬咬牙:总之,去了就知道了!

  她看看计价器,数字已经跳到一百零一了,这时候,反而有种破罐子破摔的诡异爽感。

  ――反正都已经破百,再多一点,也无所谓了�( ̄д ̄;)ノ。

  又是二十分钟,她终于到达目的地。

  抬头看看:和谐宠物医院。

  出租车里,司机一边找零一边絮絮叨叨:“和谐宠物医院很有名的啊,姑娘,你要早跟我说这里,一百块钱就到了,非不相信我,自己在那瞎拐……这不,花冤枉钱了吧。”

  何青看着司机又恳切又带点幸灾乐祸的脸,心头一口老血,有苦说不出,只能默认。

  因为这里,校门口就有地铁,五块钱直达!

  ――――――

  医院里,小狗在手术室里,林临等在外面,心脏一寸寸抽疼!

  他坐在椅子上,眉头紧蹙,脸色煞白,满脑袋都是冷汗。

  旁边经过的医师看着他,担心的过来问了几次,唯恐他有心脏病,别狗没治好,人也出事了。

  婉拒了又一位过来关怀的人,林临额头青筋直跳――妈,的,怎么回事,怎么胸口这么疼?!上个月体检,没查出有什么毛病啊!

  心脏像是有人从里面抽丝一般,那种拉扯线条的疼痛,他从来都没体会过,而且越来越剧烈!

  何青站在走廊尽头,着迷的看着龙气的终点。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孩。

  高大的身躯掩盖不住他的青涩,粗眉大眼,十分灵动。

  在何青眼里,他浑身上下充斥着明黄色的气场,浓郁又浑厚,直直穿透了头顶的墙面和前方的手术室。如同朝阳初生,明光破镜,乍如金色光轮,山川与河谷,流泄出来的,是光暗褶皱映衬出的条条金水,无与伦比的震撼与夺目,一瞬间映衬在何青的心里,恐怕此生,都无法忘怀!

  那一瞬间,何青所见过的任何容颜表象、红粉骷髅,天生丽质、湛然若神,都不及这一刻他的光辉与灿烂!

  萤火皓月,不可比拟。

  她如同入了魔,一步一步,痴迷的挪到林临的跟前。

  林临低头捂着胸口,看到面前出现一双白色帆布鞋。

  他抬头,不耐烦的说道:“说了我没事――你是谁?”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目光警惕。

  从何青身上,他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恶念与情绪,甚至连鼓胀的胸口,疼痛都仿佛轻微了很多。甚至他自己,对面前的女孩,还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他目光逡巡,怀疑的眼光在何青白嫩软绵的手掌上停留一瞬,稍微缓了语气:“你是谁?找我做什么?”

  何青恍然回过神来,不由羞窘了一张脸:“我,我来找你……”

  天啊!要死要死要死!居然对小鲜肉这么发花痴,简直没下限了!

  她双颊通红,目光中还有没来得及收回的痴迷与倾慕,林临看着她,突然也涨红了一张脸。

  他站起来,瞬间变得手足无措,耳根通红:“你,你到底是谁?找我做什么?”

  何青立刻噎住了。

  很好,她也想知道,自己找这个男孩做什么?

  然而,何青正准备开口做自我介绍时,丝丝缕缕的金光又从手术室返回来,直接投入但林临身上,这不同于刚才强制截断阴间路的玄黄龙气,这是,功德金光!

  她一时震惊,结果转瞬,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林临看她不说话,一时也沉默了。

  这时,何青看到自己的身体动了。

  她抬起胳膊,白嫩的手掌直接抚向男孩的胸口,在她触摸上的那一刻,林临的胸膛明显起伏更加剧烈了!

  砰砰!砰砰!

  林临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好,好直接!我……我要怎么办?

  对面的女孩越来越得寸进尺,她将侧脸贴到他的胸膛,半是叹息半是亲近的说:“一百多年了,终于找到你了……”

  何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