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章·一

青诡纪事 +A -A

  帝都,警卫密布层层把守的别墅小院中,警卫员敬忠职守的守在林老房间门口,护卫着他的安全。同时,也相当于一位生活助理。

  这朗朗晴空下,从窗边远远望去,绿茵如野的别墅群格外震人心神,从这里往东南方向大约四十分钟的车程,就是林老他们这些抗战元老们当初授勋的地方。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当初曾并肩作战的国之柱石早已经不在了,仅剩的几个人中,就属林老年龄最大。到今年,他已经123岁了。

  到如今这个岁数,他的健康已经不仅是他一个人的事了。这别墅楼上上下下,光随行医护人员就有三位,历任几位首长都曾敬称他为:“共和国心脏!”

  林老代表着的,是曾经坚贞不屈艰难开创新一代生活的先驱,也是曾经龙的传人千百年的精神信仰。

  警卫员全神贯注地听着屋里的动静,想起林老这些年坎坎坷坷的经历,不由在心中叹服。他从十几岁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就跟在林老身边了。虽然林老如今看着身体还不错,但是早年打仗的时候,他的身体底子早已经毁了。

  平时看着还算康健,但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病发一次,身体里无数取不出来的弹片也仍然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随时都有可能要他的命。

  尤其是二十年前,他都已经踏入鬼门关了,然而还是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毅力,在心脏停跳三十秒之后,醒了过来!从那以后,身体就慢慢好转了。

  二十年前,他也已经103岁了,医护人员都换了几茬了,能醒过来,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直到现在,身边的人提起来,仍然满怀惊叹。

  现在国家太平,林老没有负担,身体也依然健朗。虽然偶有精力不济,但比之其他,已经好太多了。

  有医护人员端来一盅药,警卫员接过来,不动声色的手背贴碗试了温度,这才轻叩了叩门,把药送了进去。

  “首长,该喝药了。”

  林老坐在按摩椅上,眉头紧锁,面容沉郁。警卫员陪伴他二十多年,知道他肯定又在生气,不由心神紧绷。

  其实林老从来不迁怒于人,对待身边的警卫也从不苛责,但不知怎地,警卫员仍然对他有股莫名的惧意。他在心中琢磨着:这肯定就是经受过战火洗礼的国之柱石的气场吧!

  依着以往的惯例,他沉默的把药盅放在桌子上,重新退了回去,并把门关好。

  关上门的一瞬间,他似乎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模糊不清的呓语。

  但声音实在太小,他一个字符也没听清,紧接着,就是一声清脆的响声。

  警卫员赶紧敲门进去,只见红木地板上,刚刚的白瓷药盅已经散落成碎片,深褐色的汤汁流淌在地上,十分不堪。

  林老看见他,面无表情的吩咐道:“老了……手滑了,药碗都端不住了。――打扫一下吧。”

  这话语平平淡淡,但警卫员仍然忍不住心里打了个寒战。他看看地板上的污渍,立刻迅速的收拾完出去了。

  刚关上房门,身后冷不丁冒出来一个人,警卫员心里一个咯噔!

  再定睛一看,是林老唯一的重孙子――林临。

  看到他,警卫员这才才放松下来,笑着跟这少年打招呼:“小少爷来了,老爷子心情不好,你要不要进去陪陪他?”

  然而眼前的少年听到这话,反而嘴角勾起讥诮的笑意,在门口站了站,转头就走了。

  他今年不过才十八岁,然而身材高大,气势逼人,整个人如同冰雕雪塑一般,平日里,就连他们这些亲近的人也难得见他的笑容。

  不过想一想,当年战乱,林老十几岁就在家里成了婚,娶的是一个粗鄙农妇,接着就是打仗,接受新思想,拒绝包办婚姻,离婚,再婚……直到三十多死,他才有了唯一的孩子。

  但好景不长,这个孩子不过四十岁就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徒留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孙子,别提多痛苦了。好不容易熬到开国,等到这孩子长大后,又恰逢动,乱,死去的时候也不过三十多岁。林老连番送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打击不可谓不大。到如今,整个林家也就这一根独苗苗,平日里,只要无碍健康,林老对他再没有别的要求了。

  但孩子成长,可不需要这个,久而久之,双方就都生疏了。而随着小少爷越来越大,两人之间的交流,更是十指可数。到如今,少爷甚至对旁边的警犬都能有耐心,也不愿意跟自己的曾祖父多说一个字,老爷子唯恐他再出事,对他一腔宠溺,这让旁人看来,也说不出什么指摘的话来。

  警卫员亲自送林临出门,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叹气。

  却不知屋内的林老突然“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浑身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指间微微震颤,面色忽红忽白,仿佛马上就要抽过去。

  然而也只是仿佛而已。

  不一会,他就深深呼吸几下,平定下来了。只是平时无神又模糊的眼睛里,投射出刻骨的仇恨与求不得!

  他喉咙口咕哝几下,发出模糊又咬牙切齿的声音:“……又是你!一百多年了,你居然还没死!竟然还敢几次三番坏我好事!!!!――断我的傀儡符!动我的扰心线……现在,还来截我的寿!截寿就是截我的命!!迟早,我要把你揪出来――”

  书房里一片静寂,整个二楼都静悄悄的,楼下厨师和医护人员自顾埋头做自己的事,谁也不知道,楼上行将就木的百岁老人曾经爆发出这么激动的情绪来。

  林老看着左边的墙面,那是他唯一的重孙子的房间,目光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小临,等着,等我安排好这一切,安排好你的路,你就可以……”

  少年刚出别墅,就在街边站定,目光阴狠,右腿用力踹了一脚路灯:“――老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