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男神和我》完

青诡纪事 +A -A

  “劲爆!当红男星直播中鼻子突然塌陷!”

  “那些年,一起整容的明星!”

  “国民男神薛令直播中突然鼻梁塌陷!”

  “玻尿酸还是填充物,XX整形医院……”

  “据报道,有着‘国民男神’称号的薛令,今晚十九点在马桶台直播节目时,打完喷嚏后,突然鼻梁塌陷,之前令众粉丝着迷不已的挺拔山根不复存在!同时,薛令的皮肤也出现大面积的负面状态,之前被众女星调侃羡慕的好皮肤也在一夕之间荡然无存……”

  “论薛令的整容方式:今晚马桶台的直播中,国民男神突然颜值大幅度下跌,不仅在直播中鼻子塌陷,似乎整个五官都变得平平无奇起来!眼睛混浊无神,眼窝凹陷,嘴唇干燥,唇形下拉,连下巴也变得不一样了!与此同时,薛令的身材也瞬间变了模样,不光从接近一米八的个头缩水成一米七的身高……现在他的样子,完全跟之前的国民男神模样判若两人!下面我们来研究一下,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整容手段,来变成国民男神的呢?请看大屏幕……”

  托现代络迅捷的福,新闻都列出各种角度了,薛令却还在马桶台后台发飙。

  “谁让你们把新闻发出去的!”

  “直播!直播都给我删了!把照片也都给我删了!”

  “妈的一群女表子,老子好看的时候一个个贴上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妈的什么破公司!跟我一起玩女人玩粉丝的什么都好,到办事的时候屁都不放一个!妈,的!!!”

  后台一众围观人群全惊呆了!

  ……这,这就是“国民男神”?!老子眼都要瞎了,不是一般的辣眼睛啊!!

  薛令疯狂的摔摔打打之后,想想怎么也联系不上的灵姬,突然抱头疯狂一声大喊:“灵姬!你出来!你个贱,人!把我的脸弄到哪里去了!!你出来!”

  在众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眼光中,他呐喊完,突然仓惶跑走了。

  ――――――

  明大校园后山坡上,万籁俱寂,穹顶如墨,连月亮也消失了踪影,只有三两颗星子,在深沉的天幕中散发着暗暗淡淡的光。

  秋天的夜里毕竟不同夏日,还是有些凉的,何青随手套了件粉色兔子头卫衣,趁着大家都在睡觉,熟练的翻了墙宿舍楼的窗户,直奔后山。

  她的掌心中,笼着一团旁人看不见的,纯白色乒乓球大小的灵魂球。

  这是几千万人的魂魄碎片,只有在不见阳光的阴时,才能够将它释放,各自找回自己主人身边。

  想起这个灵魂球的来的经历,何青也是不胜唏嘘。

  白天她自己使用咒法时,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明明知道不是自己发出的咒语,也知道不是自己施的法,但还是很清楚的能记住当时的每一个细节!

  不同于之前全无记忆的状态,这一次,她深切的感受到,真的有人在她的身体里一直帮助她,保护她!对于因为自身特异之处,导致上大学前从来没朋友的何青来说,这简直就是惊喜。

  白天的时候,这个灵魂球里内有灵姬施法操控,外有神秘力量牵引,何青后发的那八条金线,哪怕同样能够凌空蜿蜒,但仍旧与它保持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眼见着那个灵力球在高空中迅速掠过,马上就要过了长城了!何青心神感知这一切,不由越发着急!

  这时候她就知道刚刚那个咒语的好处了――若非咒语引灵,天空中也不会刚刚好劈下一道雷来!

  脆弱的阴魂怕雷,但那个球里面,几乎全都是生魂,反而只有灵姬一个人属于英阴魂。那九天而来的闪亮雷霆,其实根本没有碰到那个球,就在附近炸裂开来,其间蕴含的至阳刚性,就已经足以把灵姬打的身死道消、灰飞烟灭了。

  少了一个人操控,远处的牵引力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隔空这么精确的把生魂带回去,何青也就一鼓作气,趁此机会拿下了它。

  虽然背后操纵的人仍是未知,但是仅仅能保证这被窃取魂力的几千万人身体康泰,何青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这不,大半夜的还要偷偷趁着夜色出来把生魂释放。毕竟,夜里总比大太阳的白天好啊!这么多生魂,牵扯可不小呢!

  何青恭恭敬敬请出三支归魂香,口中喝令:“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而今生者,比比无形;心念索引,亲眷牵系。各持一家,速速归位;灵台澄明,本性驱驰。天地上下,魂兮归去;天明勿念,星夜正行。八卦放光,湛汝而去,速速归位!”

  认真诚恳地念完这一段冗长的咒语,何青肃容将归魂香细细点燃,敬拜三次之后,插入碗里的糯米之中。口中再次轻喝:“去!”

  随着这一声轻微的灵字音节吐出,奉于台前的那个纯白色灵魂球立刻轻微地振动起来,不消片刻,便投射出无数仿佛雾气一般的人影。

  密密麻麻的人影对着何青仔细拜了拜,他们没有灵智,也没有记忆,有的只是本能,凭着这本能,她们就都能回家,也能感应到,何青对她们的帮助。

  这一拜,理所应当。

  数千万人层层叠叠拜谢后,这才不约而同地,各自飞向家乡。

  但人数实在太多,直到凌晨时分,天光即将破晓,这批生魂才全部都返回到各自的躯体中。

  何清伸了伸懒腰,如释重负!

  她一个人在寂静的清晨漫步在空无一人的后山坡上,居然丝毫不觉得寂寞,反而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听:“……天南海北的,最远的那个光坐高铁就得十几个小时呢,果然魂魄所走的阴间路跟我们的正阳大道不一样,快了好多呀!”

  她语中带着调笑,只是吐槽一下,并不怎么认真。结果话音刚落,脑海中就闪过一个阴路符。

  画了这个符贴在身上或者是交通工具上,不知不觉的,他(它)就会走上捷径,而阴间路不管有多远,跟人间界的正阳大道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倏忽而至,最长的路程,也不会超过十五分钟――

  何青眯着眼睛:这个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