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鼻子

青诡纪事 +A -A

  “小婷,赶紧切广告,然后通知后台的人,给薛令补补妆。”

  婷姐恍然大悟:难怪这会看着不如之前好看,肯定是刚刚出了汗,什么高光阴影粉底之类的花了。

  她果断的切了广告,同时,也稍微平息一下现场的气氛,以免待会粉丝太激动,干扰整个程序。

  薛令走到如今的地位,小公司的弊端就出来了,最起码,他们没本事给他配一个技术精湛的化妆师。

  之前薛令上台全靠颜值撑着,稍微打些高光阴影,整个人就显得无比夺目。

  但那是状态好的时候。

  像今天,就有点措手不及了。

  后台,化妆师拿着粉饼,突然不知从何下手了。薛令上台前的妆也是她画的,基本没用遮暇,就打了一层干粉以免上台显得油光,然后眉毛稍微修了修,鼻梁阴影高光打上,眼窝处来点提亮,整个人就真的仿佛巨星一般,无比耀眼夺目。

  当时化妆师还心想:等到节目结束,卸妆的时候,一定要问出他平时用的是什么护肤品!这皮肤未免也太好了……

  可是现在,怎么这皮肤这么差呀!

  如果说薛令之前的皮肤就如同上好的白瓷一样,光滑细腻、毫无瑕疵。如今的脸,就仿佛普罗大众的脸,暗黄、粗糙、有闭口粉刺和痘印,还有粗重的难以掩盖的胡渣的印记……她不可置信的盯着薛令的脸看了一会儿,扭头就问旁边的工作人员:“你们在台上对他做什么了?”

  怎么会一会儿功夫就摧残成这个样子了?跟之前判若两人好不好!

  旁边工作人员特别委屈,节目全程一百分钟,其中广告就要切六次,这是最后一次了,整个过程连运动都没有,就聊聊天,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呢?

  他皱着脸:“就是老规矩,问些问题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化妆师不相信的眼神给击败了。

  ――怎么可能?!

  然而当务之急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广告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化妆师思索一下,最后还是把妆前乳遮瑕膏遮瑕笔粉底液高光散粉等全部都拿了出来,一样一样迅速涂抹。

  此时婷姐在前台也有一点小后悔:人气嗨就嗨呗!薛令的脸色差一点就差一点呗,只要不是生病,能撑就撑最好了!台里花那么多钱请这样的人气明星来,全都是为了收视率啊!

  可这下倒好,不过是后台补个妆的功夫,之前还嗨翻天的粉丝,怎么全都好像吃了安眠药一样,激动的情绪再也见不着了,一个个蔫蔫巴巴的,仿佛脱了水的小白菜,连带着对着薛令,仿佛也没有那么高的热情了……

  不应该啊!

  婷姐百思不得其解。

  若按以往的规律,人气最嗨的时候稍微压一压,等一下会迸发出更大的激情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后台一群工作人员都因为这个窃窃私语起来,总导演更是郁闷至极。他觉得,若不是刚才自己发话让薛令去补个妆,现场气氛根本不会down到这个样子。

  台下粉丝群中,之前狂热的粉丝全部如同打瞌睡一般,精力不济,昏昏欲睡,若非来之前都画了美美的妆遮挡,估计这会满场都是苍白如鬼的病怏怏面孔了。

  女生之间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好累啊……怎么会这么累啊?”

  “对啊,其实我也没有干什么啊……但是,好困……”

  “我,我是不是对男神不忠诚了,我现在真的好想睡觉,我不想看他了……”

  “……我也是,到底怎么回事啊……”

  自从刚刚那一下剧烈的疼痛之后,薛令大脑中已经没有其他的症状了,化妆师给他化完妆,他习惯性从兜里想掏出镜子来,又唯恐损失了形象。

  于是对着面前的妆镜仔细看了看,突然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我的脸怎么画成这个样子了?这化妆师技术怎么这么差,用了那么多东西也修饰不好!

  这时还没到台前,灯光没有那么强,他明显可以看到脸上厚重的粉底的痕迹,甚至还画了眼线!

  要知道,自从他……薛令的眼睛一向是又大又黑又亮又有神,还有鼻梁处厚重的高光阴影是怎么回事?

  正准备发火时,前台突然有人在喊:“薛老师,该上场了!”

  薛令冷哼一声:等下回来,一定要让电视台开了这个化妆师!

  但是节目又重新开始了,还有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这时候再纠结这个也没有意义,算了!现在就这样吧!

  反正无论怎么样,他都是最好看的!

  薛令带着满满的自信大步向前,待到快要走上台的时候,他突然一个踉跄,感觉膝盖一软,险些扑倒在地上!

  旁边胖墩墩的助理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拎起来。薛令仔细看看,后台除了工作人员,并没有其他观众,随手拍掉助理的手,赶紧整整衣服,又往前台去了。

  只剩胖胖的助理在那里来回收拢着手掌:感觉……好像薛先生的身材不一样了……

  他抬头望去,只看见薛令莫名显得有些伶仃瘦小的身影。

  台上灯光一打,薛令赶紧挤出笑容来,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突然又伸手掩住鼻子,重重一个喷嚏!

  他赶紧掏出口袋里的手帕,仔细擦了擦手,心道:难不成是感冒了?所以才会头痛,感觉状态不好,皮肤也差。

  这种感觉太遥远,他一时也拿不准。

  毕竟,自从认识了灵姬之后,自己就再也没生过病了。

  婷姐微微一笑,明星糗事很常见,何况打个喷嚏而已,根本不算什么。正准备说声说句话打个圆场,突然见薛令又紧紧把手帕捂在鼻子上。

  薛令也十分尴尬,刚准备张口解释,就感觉鼻孔中两行清流快要出来了,未免有失形象,只好拿手帕紧紧捂着,准备不着痕迹的擦一擦。

  谁知,刚把手帕放下来,对面坐在沙发上的婷姐突然“啊”的一声站了起来,还面色惊恐地掩住了嘴!

  薛令看着她:――莫名其妙!

  这时,离得最近的摄像突然小声喊起来:“鼻子!鼻子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