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补妆

青诡纪事 +A -A

  虽然不解灵姬为逃命就张口胡诹的神智商神思维神逻辑,但是这不妨碍何青知道她吸取了几千万人的魂力,而且还放纵薛令一行人糟蹋了好多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

  她们有可能是学生,也可能是才出校门的职场新人,也有可能是家境优渥的大小姐,更有可能是一家子倾尽全力才供出来的大学生……但是如今灵姬身死,加持在薛令身上的勾魂环也即将失去作用,一旦没有这个能力迷惑她人,那些被他欺骗的女孩,恐怕都要恢复可怕的记忆……

  何青不由啃起了指尖。

  正皱眉思索着,突然,从地上散落的碎片中,陡然升起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白色光团,纯白无暇,又凝厚紧实,不过从何青面前一闪而过,她就立刻感觉到其中精纯的灵魂力!

  这是……

  这是灵姬这段时间吸取的数千万人的魂力!

  灵魂何其轻缈,何青是不清楚的。但是曾有一位国外的研究者曾发现,人活着和死去,其间体重相差是二十一克。

  这个论调真假暂且不知,但不论真假,在讲究唯物、科学的当今,都是不被承认的。

  最起码何青是不清楚的。

  但是灵魂本质是没有颜色的,如同雾气一般,像之前郑明翠那样一个青春年华的女鬼,倘若用秘法压缩,此时此刻,估计肉眼根本难辨,大小如同微尘一般。

  如今单看从眼前飞过去的那个纯白色灵魂球,就知道里面,恐怕是灵姬这段时间篡取的几千万人的部分魂力!

  何青之前还以为她早就供奉给自己身后的人了,所以基本已经不报希望了,但是如今一看,说明还没到“纳贡”的时候。那些粉丝着迷时日尚短,三魂七魄虽有损伤,但还称得上健全。只要此时将灵魂球打散,各自隽有真名的魂魄会主动回到她们的身体里边,自然而然也也就没有之前她所担心的,那些诸如神思不属、神情癫狂、混混沌沌等后遗症了。

  这念头闪过,不过电光火石的时间,何青倏地伸出手来,想要截取空中的白球!

  那白色灵魂球里,分明有着不一样的波动!

  何青冷笑:看来刚刚灵姬并没有灰飞烟灭、魂消魄散,而是偷偷将魂体隐藏在这些东西里面,想要泯然众人,瞒天过海,也不知她修炼的什么法门,怎么还能将魂体这样控制?

  然而她的手刚刚升到半空中,那个纯白色灵魂球就仿佛受人牵引,直接上下倏忽,一拐弯轻巧地越过她的手掌,直接穿墙而出――

  何青:“!”

  她跺脚,此时也来不及多思考,这个时候,又无比怨念这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小破房间,双手自发涌出一股热力出来。

  待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收手交叠,姿势都已经摆好了:“天地有灵,明心正气!今吾巽法,乾坤澄清!鬼域无德,收摄魂魄,天道有灵,助我追寻!”

  话音刚落,这四面封闭的小房间里,陡然平地卷起一阵微风,从四面八方密密实实的墙中,钻了出去!

  何青手指微动,伴随着微风,有八条细如毫毛的金线顺着手指蜿蜒而出,顷刻也同样钻出墙外,房屋外面,是更广阔的风景。

  帝都晴朗明媚的天空中,突然闷声响起几道轰雷之声。

  ――――――

  马桶台演播厅里,整个节目已经到了中间最happy最高潮的地方,台下的粉丝各个面色佗红,激动的仿佛随时都要晕过去了!

  就在刚刚,主持人婷姐为了保证大家的福利,破格连环问了好几个隐私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直接翻了全场!

  婷姐问:“最近娱乐圈好几位小花旦和男神都早早步入婚姻,那么作为国民男神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未来另一半会是什么人?”

  “是豪门千金?还是演艺同行,名模花旦,又或者是平平凡凡的圈外人?”

  薛令十指交叉,微微挑起一边的眉毛,灯光下,皮肤仿佛真的是在发光,如同上好的白玉一般,一丝瑕疵都没有!

  等下去后台问问化妆师给他用的什么粉底好了……

  婷姐面带促狭的笑容,一边偷偷走了神。

  薛令的目光从台上逡巡到台下,目光所及,那一片的粉丝就跟“溜冰”一样,狂热不能自制。

  他故作为难的叹口气,说道:“虽然很想把这小秘密珍藏起来,但是大家那么热情,我今天就实话实说吧。我未来的伴侣,其实我老早就有考虑过。我应该是对自己喜欢的人表现的比较霸道的一个普通男孩,豪门千金肯定不会啊,迟早有一天,我也会努力成为豪门的……”握拳加油状!

  “……同行不考虑,接受不了喜欢的人在戏里跟别人卿卿我我,所以说自己其实挺不讲理的,很霸道……”

  说到这里,他有些羞愧的摸摸鼻头,惹得台下的粉丝纷纷尖叫起来:“――好man啊!!!”

  听到台下的欢呼声,薛令腼腆的说道:“我的另一半,其实应该会在我的粉丝里吧。我的粉丝,每一位都是真心爱我的,我也很喜欢她们。如果有缘和其中一位组成家庭,我……”

  话音未落,整个演播厅都快被掀翻了!

  “啊啊啊啊啊!!!”

  “老公――”

  “我我我!!男神怎么会这么好这么帅这么迷人呜呜呜……”

  ……

  台上的人都惊呆了。

  国民男神的称号,果然不是白得的!

  薛令正微笑着安抚大家,突然,他脑海中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这疼痛来得猝不及防,而且十分剧烈,较之以前,简直天差地别!

  他直接煞白了一张脸,闷哼一声,豆大的汗珠随之滚滚落下!

  台上婷姐最先发现他的不对劲,赶紧捏住话筒的头,偷偷问道:“怎么了?”

  疼痛不过一瞬间,来的快去的也快。

  薛令马上微笑起来:“没什么。”

  不知怎地,婷姐看着他的脸,总觉得没有刚才有魅力了。

  后台,正紧盯着现场视频的导演也看出不对劲了。如果说刚刚的薛令如同自带光源的皎皎皓月,如今的他,就仿佛天边星子。

  虽然同是恒星,看在人眼里,却是天差地别。

  他偷偷在耳机里发话:“小婷,赶紧切广告,然后通知后台的人,给薛令补补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