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养魂鼎

青诡纪事 +A -A

  灵姬被一股大力束缚,在地上迅速往里翻滚着,眼角余光中,似乎瞥见了身旁散落着的,一片片白瓷般的碎片!

  尽管她只是一尊石雕,可石雕也是有小情绪的!这天旋地转的感觉一落定,她立刻打量身周,这一看之下,立刻让她惊骇莫名!

  只见她如同白玉般的身躯上,尽皆都是斑驳的痕迹,露出里面枯絮一般烂糟痕迹来,这姑射仙子一般的表象,瞬间破灭,如同污糟乞丐,惨不忍睹。

  她又惊又怕的回头一看,身后居然还是只有何青一个人,不由尖声厉喝:“那个人呢?是谁在帮你?藏头露尾的,算什么本事?!”

  何青面目清淡,眉眼带着说不出的冷淡与嫌弃,她皱眉呵斥道:“聒噪!既让你留下来,你听话便是,�哩�嗦做什么?”

  这声音也如同她的神色一般漫不经心,灵姬微愣,饶是她此时是人家砧板上的肉,听到这话也不由怒上心头:“你说留就留,那老娘何苦跟你缠斗这么久――不对,你,你是刚才那个声音!你,你之前全都是伪装,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玩弄人很有意思吗?”

  何青又一次拧了拧眉,认真的驳斥道:“什么扮猪吃虎?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身为一只老虎,勉强扮猪,只能磨灭自己的血性,坏了自己一往无前的气势,让自己真的成为猪。你们这些人……啧!”

  她的态度太认真,表情又十分嫌弃与鄙夷,被束缚住的灵姬一时被噎的卡壳了,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她此时逃生无望,只想着能拖一时是一时,因此立刻又气急败坏的呼喊起来:“说什么不伪装,刚刚术法还用的不灵光,现在却是如臂使指,多少年了,你们玄门中人还是这么不要脸皮!”

  何青迷迷糊糊回过神来,就听灵姬劈头盖脸说出这么一段话来,她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嘴炮是被动技能,一旦触发,直接不用过大脑就启动了。

  “我呸!说玄门不要脸。你也不看看自己都做的什么糟心事,坏了多少女孩子一生!居然还有脸倒打一耙?!我告诉你,我本事就这么好,我智商高我骄傲!不然看你一大把年龄还比不过我,羞不羞!”

  这一通话说出来,直把灵姬气的石头胸都快炸裂了!何青看着她身上斑驳又脏兮兮的痕迹,不由嫌弃的再补一刀:“噫~果然一分长相九分打扮,不然就这样子,收破烂的都不稀的要!”

  但凡女人,不管哪个年龄段,你说她丑,总是要结下死仇的。

  灵姬也不例外。

  她现在浑身动弹不得,灵气刚刚被束缚,给自己重塑身子都做不到,眼见着好不容易才修成的光滑玉雕身子如今被打回原型,成了黄褐灰红交织的破烂玩意儿,真恨不得生啖了何青的肉!

  她盯着何青,突然察觉出什么,表情突变,夸张又惊讶的喊道:“你是……你是双魂!一体双魂!!!这么强大的力量,这么平凡的躯体……你是养魂鼎!哈哈哈哈……玄门那些老不死的,不是自持行事无愧无心吗,如今让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来养魂,真是可悲又可笑!哈哈哈哈――”

  她笑着,为这一个惊天发现无比兴奋又癫狂!

  难怪当初临到玄门人脉断绝,他们都一副慨然赴死,百死无悔的模样,原来是打定主意把部分传承这么散下去,果真道貌岸然,不比大人的苦心!

  一体双魂?养魂鼎?

  何青心头涌上浓浓的阴霾。

  单单只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方法,这是说,自己的存在是用作炉鼎吗?那,脑海中不时涌现的记忆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人格的确立,来自于记忆和情感,一旦记忆融合,感吾所感,想吾所想,那自己不是单纯的自己了,可双魂中另一个,也绝不是单纯的她了啊!

  人性的力量何其大,一旦稍有差错,在两魂分离或融合时就有可能鱼死破。总不至于,玄门要用这种方法来传承道统吧?

  正忧心忡忡的思考着,突然脑海中又是一股熟悉的眩晕――

  她睁开眼,黑沉如同浓雾的双眼投射出淡淡的不悦来:“妖言惑众!”

  随着话语的落下,空气如同被挤压,强大的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力迅速逼近灵姬,让她如今破烂的身躯更加承受不住!

  灵姬脸色陡然变化。

  在一声声令人牙酸的“咯吱”声中,她艰难的扯动嘴角:“呵,你这么快就忍不住出来,肯定是担心那丫头片子听了我的话吧!你这样连人躯体都掌控不得的微弱魂体,若不是有庞大的灵能支撑,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现在居然还能出来帮她作战,难不成,她的身体真被我说中了,不是养魂鼎,而是养魂体?!”

  灵姬看着顶着何青面庞的人嘴角微抿,忍不住猖狂大笑:“看来是没错了,她就是阴间界最喜欢的养魂体没错!恐怕这些年,若不是你替她挡着,她的身体,成年之后肯定早就成了百鬼战场了吧!”

  明明身躯还在咯吱作响,她此时眼波流转,居然是说不出的得意:“可惜啊,人啊,最是多疑又忘恩,我刚刚的话一说,你猜,她到底信不信你呢?”

  话音刚落,突然看到何青的嘴角一牵,双手向中心用力一压!

  灵姬突然感觉浑身一阵剧痛,艰难的压迫力之下,她只来得急低头――目光所及的胸部及以下,已经全部都是鲜红色的,密密麻麻的裂纹!

  她张大嘴,口中艰难的发出“嗬嗬”声,接着,就立刻“砰”的一声,浑身散落成片片碎块,如同被人风中摒弃的残破纸巾,倏忽间跌入尘埃里,再无生息。

  旁边一只雪白的帆布鞋顺势踩上了其中一个碎片,何青冷眼看着,半点不留情:“想离间我……们,当我什么都不懂呢!告诉你,我的玄门知识,可是关键字触发的!什么养魂鼎,毛线都不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