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勾魂环

青诡纪事 +A -A

  防护墙刚刚立起来,灵姬的双手就已经到来!她那玉白的芊芊十指,指尖尖利如刀,待到探入墙中,却如同身处一团胶水之中,粘粘糊糊,又异常坚韧,简直寸步难行,半天也没划出多长的距离来。反而似乎将双手陷了进去,轻易动弹不得。

  何青脚下不停微微用力,源源不断的盈厚气场,将那面墙持续巩固。

  这时,她才抽出心神仔细问道:“你究竟是谁?跟薛令在一起,到底求的是什么?”

  以灵姬现如今展现出来的身手,绝不是能够吞噬几千万人精气的,她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同伙!

  灵姬看向她,恨恨的说:“小丫头片子,要你来多管闲事!以你如今的能力,碰上勾魂环,最多被吸收一点灵气而已,根本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妨碍,你还这样不依不饶……狗拿耗子!”

  何青顿时气笑了:“我狗拿耗子?!呵,我倒是对狗没有偏见,就是不知道,你这耗子当的甘不甘心!就你这水平,顶多了也就是个小学学历,没点智商还敢作恶,也真够可以的!”

  说完,脚下用力,又一波浑厚的灵力直接压向灵姬!

  这次,不光是双手,连双脚都动弹不得了!

  灵姬大惊:“你……你怎么会有这么雄厚的灵力?明明骨龄才不过二十出头!”

  骨龄?

  何青默默在心里点头,哦~原来他们这些会术法的,看人都先看骨龄。难不成,真有几十上百岁的人,还跟年轻时一样?

  她暗暗记下,十分应景的,脑海中立刻呼啸闪过几个画面,凝神细想,就发现那是玄门修炼瞳术的基础法门,可以望气,也可以测骨龄。

  何青:……

  虽然还在战斗中,但是这种非要关键字才能触发的记忆也真是够够的了!

  回过神来,看到灵姬动弹不得,目呲欲裂的表情,何青又想起刚才的对话来,张口嘴炮就开了:“呵呵哒,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啊!本姑娘天赋异禀,龙的传人,年纪轻轻有本事很正常,哪是你这文盲能比的?!”

  “你!”

  灵姬腰身挣动,如果目光能杀人,何青此时的下场,绝不比筛子更好看。

  “还有,你刚刚说什么‘勾魂环?’难不成,你抽取的不是别人的精气,而是魂力?!”

  说道最后,何青的神色陡然严肃起来。

  人之先天,无外乎“精、气、神”三个字,精能化血,气能动体,神能明心,三者缺一不可。倘若一个人精气流失,肯定会浑身疲乏虚弱,易困无力,做什么都精神不济。

  但也仅止于此了,若说致命,一时半会还不会。因此,之前看到那么多人都疲倦苍白,何青就下意识以为是精气流失,后期只要多补一补,吃点营养的,慢慢就能回来了。她也不是特别紧张。

  对灵姬和薛令的厌恶,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用不正当手段糟蹋女孩子。

  但如今,灵姬既然提到了“勾魂环”,证明就不单单是精气流失,而是魂魄缺损,二者危害,天差地别!

  随着何青得到的记忆越多,对玄门,她也了解的越多。玄门法器,大多是得天而成,与万物生灵一般,俱有真名,真名一般与作用都十分契合,既然敢用“勾魂”二字,那肯定也是与魂魄有关!

  “魂魄缺损,则人体百病丛生,气血不丰,神思不属,行事癫狂……你怎么敢?!!就不怕天谴吗?!!!”

  “天谴?”

  灵姬冷哼一声,“只有你们这些玄门中人才会担心这个,我们若是怕天谴,当年也不敢断你们的脉!”

  断脉?

  哪个脉?灵脉?地脉?龙脉,还是玄门一脉?!

  何青急急发问。

  就在此时,屋内又涌进蒙蒙的雾气,又一批残损的魂力涌入,齐齐钻入灵姬的身体。

  何青立刻加大灵力对他的束缚,然而魂力透骨,灵姬此时瞬间精神魇足,功力大涨,她胸前涌起一股灰色的雾气,双手发力,不消片刻,立刻就挣脱开来!

  这房间连窗户都没有,但灵姬这样的人,此刻也不需要什么窗户了,直接调转身体,用力往墙上撞去,凭她的力气,撞破是十分有可能的!

  不能让她跑了!

  急剧的紧张之下,何青的神色瞬间变得莫测起来,她的眼睛,此时变得更加黑沉沉了。她收回脚底无用的灵气,双手十指十分自然而然的翻转拈花指诀,如同灵梭穿花,繁复又艰难,凭借何青自己的本事,手指瑜伽再练一年也翻不到这样的花样来。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灵姬飞去的方向,指诀轻飘飘向前一送:“既然她不想让你走,你就留下来好了。”

  灵姬拖着沉重的石雕身子,正拼命往墙上砸去:这小姑娘年纪轻轻,怎么灵力这么深厚,可惜吸收的魂力都用来献给大人,自己身上所存,不过是些微末星尘,平时给薛令提升容貌都只刚刚好,哪里有什么对战的本事?刚才那两下,还是正好截留下来新的魂力才挣脱的。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眼见着雪白的墙面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心中一阵惊喜:只要出了门,天高地广,这愣头青般的丫头片子,怎么也找不着她了!

  正欣喜间,突然听到身后跟之前完全迥异的声音传来:“既然她不想让你走,你就留下来好了。”

  这又是谁?难不成有人居然又无声无息进来了?玄门什么时候出来这么厉害的角色了?除了那几个老不死的――

  这声音冷冷淡淡,带着说不出的高高在上,单单只听着,她就觉得自己这石雕身上仿佛汗毛耸立,一股莫名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逃!快逃!

  然而念头刚刚转过,她就觉得身后一阵大力涌来,甫一接触灵姬的身体,立刻就让她感觉仿佛被人硬生生拖拽回去!半点由不得自己!

  剧烈的翻滚中,她似乎听到一阵阵的“咔嚓”声,眼角余光一撇间,似乎是一片白瓷般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