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宁为鸡头

青诡纪事 +A -A

  薛令的经纪公司其实不大,撑死了也才刚刚够上三线的小尾巴,不然正规公司,面对这么一个好苗子,说什么也得一边捧着一边掰着,私下里折腾粉丝这回事,怎么也不能这么猖狂。

  但薛令才出道时平平无奇,五官与现在大不一样,签的公司也就很一般了。就这,还觉得捡了天大的便宜。

  如今他名气大了,小公司里,他是名副其实的一哥,抱着宁为鸡头,不做凤尾的原则,他也同样很乐在其中。

  反正,大公司的那些影视资源什么的,凭他的脸,何愁别人记不起他?

  薛令在一次醉酒以后迷迷糊糊就碰到了灵姬,一个仙女一般的人当着他的面幻化成一塑雕像,才被他半信半疑供奉起来的时候,浑身斑驳,仿佛是破烂堆里捡来的,直到薛令的魅力越来越大,粉丝越来越多,这才慢慢变得如同羊脂玉一般。

  薛令关上书房的门,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供奉的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灵姬以为他傻,他也不戳破,反正现在名气地位美人通通唾手可得,管这些做什么?难不成撕破脸皮就能有好处了?

  再说,除了灵姬,谁又有本事让他的面容变得越来越完美,早年的相片视频全无痕迹?!

  他哼着歌,推来隔壁经纪人的房门,客厅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沙发上几个浑身一丝不挂的女孩看见他,苍白消瘦的面颊上立刻涌出淡淡的粉色,齐齐回复精神,满脸痴迷的涌上去:“男神……”

  薛令大剌剌往沙发上一躺,顺手一左一右搂住两个女孩,可惜的是,这几个女孩跟他接触久了,现在虽然五官仍然精致,却如同脱了水的蔬菜,干巴巴没有一点精气神,说话连气都不足了。

  对于这种变化,薛令倒是心知肚明,肯定是近距离接触久了,灵姬从她们身上抽了不少精气……

  “啧!”

  他厌倦的抽回手,抬头看到经纪人桐姐正从浴室出来,对于老女人,他是半点兴趣也没有的。不过尊重还是要表示一下的,他抬抬下巴,指使身边的两个女孩:“去,你们桐姐天天照顾我,很辛苦,给她按摩一下。”

  两个女孩为他所迷,只要是对薛令有帮助,她们什么都愿意做。因此听到这话,虽然对严肃的桐姐有点害怕,还是麻利的跪伏在一旁,给孟桐按摩去了。

  孟桐哼笑,表示很满意。两人如今没什么上下之分,薛令用她的人脉办些见不得光的事,孟桐用他赚钱,两个各取所需,关系还是很和谐的。

  她躺在躺椅上,一边还对薛令嘱咐说:“公司里跟天悦公司的年度大剧搭上了线,准备推你上去。不过,钱总和王总出了不少力,你这里好苗子这么多,也让她们代表你去感谢一下吧。”

  这话一说,薛令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估计过段时间又要有一笔进账了。

  他点点头,对屋里的几个女孩说:“我接下来要接一部年度大戏,公司里两位老总为这个十分辛苦,你们去照顾照顾他,就当是代表我,替我表达一份谢意。不过,去了要听话哦!”

  几个女孩懵懵懂懂,又忍不住恐惧,但此时满心满眼都是他,自然没有令男神失望的。

  ――――

  何青从顾平手里拿了资料,又一次怒火中烧!

  “啊啊啊!!!为什么最近碰到的都是这样恶心巴拉的事!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们这些不要脸的男的都干掉!”

  顾平默默退了一步。

  真抱歉,他要脸,但性别却是男的。

  见识过何青神鬼莫测的手段,他对这类玄门中人都抱有敬畏的心理,虽然何青看起来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大部分时间也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但接触了才知道,人,真的不可貌相的!

  她此时正和顾平在一食堂要了小炒,坐在包间里,因此怨念也释放的毫无顾忌,分外强烈。

  顾平看她正气的呼哧呼哧喘气,不由又想起刚才的话:“都是?你还碰到什么了?”

  何青一顿,想起陆邵丹到现在都好不了的洁癖,不由撇撇嘴,含含糊糊说道:“没什么,就是前段时间一个同学被人家用下作手段迷了魂,差点被猥琐男占了便宜……这薛令要真有手段,为什么要去当明星?你们有没有查过他的背景?”

  顾平突然想起陆邵丹似乎前段时间回家找人收拾了一个学校的同学……应该,不是这回事吧?这陆家的姑娘从小看到大的,有名的高冷,怎么会呢?

  他摇摇头,把思绪甩在一边:“查过了,但是奇怪的是,上找出的薛令两年前的照片或者视频,他的面容都模糊不清,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变化。而且,他利用能力糟蹋粉丝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而且,这些女孩回去都仿佛自己出门旅游了一样,根本什么都记不清……陆陆续续几十个人,有这本事,做什么不行……”

  何必只会糟蹋女孩子,做一些蝇营狗苟之事。

  何青蹙眉,想起在机场接触到灵气时薛令的反应,再想想他荣光焕发的脸,毫无挂碍的情绪,心中一个猜测涌上来:“恐怕,他不是不想做,而是只能做这个。”

  “顾教官,麻烦你安排人盯着他,我怀疑他只是个傀儡。毕竟,千万人的信念和精气神,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掠走的,有明星这个外壳做掩护,粉丝再疯狂,都是可以理解的吧。就是有人因为狂热追星气血虚弱,别人也怀疑不到他头上。”

  顾平满口答应,就是不为别的,他妹妹顾颖现在每天还在伤神憔悴呢,怎么说也得给她掰回来。

  “行,他的公寓把的还挺严密,到处都是监控,回头我让长安辛苦一趟,去好好盯着。”

  说着,又摸了摸长安头顶越发油润的毛发。

  长安“汪”了一声,满是斗志。

  何青皱皱眉头,还是提醒道:“先别让长安接近,在外围试探一下再说,万一他后头的人能感应到他,那就危险了。毕竟,这么多人都精气流失,也不是什么半瓢水能吞的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