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老鸨

青诡纪事 +A -A

  薛令立刻从衣兜里掏出了镜子。

  镜子是某大牌印花超清小钢镜,照人纤毫毕现,瑕疵无所遁形。但此时映出的面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恰当,仿佛整个人被加了滤镜,磨的面皮连毛孔都看不见,360度全无死角。

  他轻轻抚了抚鼻梁,立刻满意的笑开了。

  欣赏完自己完美无瑕的脸,薛令“啪”的一声收回了镜子,他又想起刚刚的问题,立刻重新问了一遍:“灵姬,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最近头痛的越来越厉害了?如果再这么痛下去的话,我迟早要进医院,人啊,命一没,什么都没了,到时候,别说信仰力,我自身都难保了。”

  灵姬浑不在乎的一笑,大剌剌盘坐在案几上,动作粗豪,配上这么个娇滴滴的女神身子,十分诡异。

  她安抚道:“放心,头痛是因为生……灵力一时吃多了。等我吸收了不就没事了吗?”

  见薛令半信半疑的点头,她接着又赞道:“最近看来你的人气很旺啊!居然能够攒下这么多生,信仰,尤其是这两次,信仰夹杂灵力,精纯无比,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

  难不成这样一个只有脸能看的男人,居然也会被玄门中人看中?

  不过,要真是被迷住了才好,玄门人一身精纯灵力,可比这肮脏俗世的凡人生命力,更加大补呢!

  薛令听得似懂非懂,不过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红起来,如今人气如日中天,当代小鲜肉无可比拟,他便又希望自己的脸永远都那么引人注目。

  因此,对于自己听不懂的一些话,他也从不深究,反正灵姬也不会回答。

  只是,今天的剧痛太过强烈,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他有了这样的人气,暂时还是很惜命的,因此又追问一遍:“今天在机场跟粉丝握手,其中有一个女孩,一握上手我的头就有点刺痛。但是她旁边的一个女孩,握手的时候,仿佛掌心里有钳子硬生生咬掉我一块肉来,那个疼痛太剧烈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就因为她不是我的粉丝,所以反应就这么强吗?”

  灵姬盘坐在案几上,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一边拨弄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听着。直到听到后边,她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严肃问道:“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莫非是哪个灵力高深的玄门术师伪装的?

  薛令于是详细讲了当时的情况,之后还疑惑的问道:“你不是说只要我修炼了你的这个功法,就可以无形中感染身边的人,甚至透过电视络等各种手段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我、崇拜我、对我言听计从,最后成为我的死忠粉吗?效果我倒是看到了,今天一下飞机,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几乎所有人的妆容都是按我随口说的那样去画的,只有这个女孩,她什么妆也没有化,我还打算跟她接触一下,让他成为我的粉丝呢!结果马上就出了这样的事……不会有什么不对吧?”

  话没说完,他又得意起来:“不过,今天见到的粉丝里边,还真有几个漂亮的,我仔细看了看,胸大腰细腿长……赶明儿跟经纪人说一下,安排一下见面。”

  灵姬正蹙眉思索着,闻言眼里不经意涌出一抹嘲讽来,不过,薛令做事越是放肆,她能捞到的好处越多,对他们的计划,也越是有利。最近几个早年安排下的伏笔都出了点状况,不趁机多吸收点生命力,大人就要伤元气了……至于储备粮嘛,当然是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喽……

  ――――――

  孟桐挂了电话,忍不住狠狠踹翻了墙角的花瓶。

  “哗啦”的瓷器脆响惊住了墙角瑟缩的几个女孩,她们****着身子,不约而同的挤在了一起。

  她看了一眼,更觉得烦躁,忍不住在屋里走来走去,当着众女孩的面破口大骂:“妈,的!老娘混了多少年,结果越混越回去了!从助理混到经纪人,现在倒干起老鸨子的活儿了,什么大明星,私底下没一个干净的!”

  发泄一阵怨气后,她又想起薛令带给她的,那些数额巨大的抽成,于是也就心甘情愿的接着翻起电话了。

  “喂,那些粉丝联系上了吗?老规矩。……什么老规矩?还能是什么?……今天机场接机的这一批,挑几个好的,就说薛令要给要跟他们办一个小型见面会,私下的,不许外说……”

  “……挑什么好的?你又不是头一回办这事儿了,今天怎么回事啊?……长的漂亮的,胸大腰细腿长的!你不是负责联系这些粉丝吗?赶紧的,安排好……对了,安排好之后顺便过来一趟,把这一批给送走……”

  “……算了,不急,这个可以等几天。等薛令过来安抚一下,公司上头还有几个人就好这口儿的,把她们拾掇拾掇,送过去大家一起玩两天,也算是粉丝为自己喜欢的偶像牺牲一下嘛……”

  “送哪儿去?还能哪儿去?!!你今天怎么老说些废话呀,找骂呢是吧!我跟你说老娘心情正烦着呢!多找几个有钱的粉,收点见面费,再给安排,回头咱俩也赚个外快……这又不是头一回干了,你担心个什么劲儿啊?!放心,薛令有本事的很,能安抚好的,她们回来一个字都不会吭……”

  电话那头,战战兢兢挂了电话的男人扭回头,半身衣服全都湿透了。

  他看向身旁一身彪悍气息的男人,抖着嗓子问道:“可……可以了吗?我,我就是拉个皮条,我什么也没干啊!”

  话音刚落,立刻就被身旁的男人迎头抡了一拳:“玛德!拉皮条你还敢说什么都没干?!!好好配合着,不然我有的是手段让你牢底坐穿!”

  倒在地上的男人痛的眼冒金星,然而对方是个打人的老手,手上是厚厚的拳套,虽然痛,但是半点痕迹都没落下,想起人家是借着送快递的借口进门的,他就忍不住再给自己一巴掌:“你是不是傻?!这年头,哪有快递会送到家门口的?!!!”

  说完又唯恐人家听到,赶紧手脚并用爬到窗边,楼下,又几个便衣正不经意的打量着他的房屋。而远去的男人,阳光下,身边仿佛出现一条大狗的轮廓,倏忽间,又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