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灵姬

青诡纪事 +A -A

  薛令微微一笑,对何青伸出手来,神情温柔。

  他的笑容此时更加灿烂了,看着眼前难得不一般的女孩,薛令心中半是得意半是不开心――在场几万人里,只有面前的女孩,是没有化妆的。虽说不一定特别好看,但是对比在场如同复写出来的女孩,她还是相当抢眼的。但是,这肯定不是自己的粉丝,不然,一定也会跟她们一样的……

  不过,没关系。

  薛令对着何青,连眉梢眼角都弯了起来。

  现在不是,待会儿就会是了。

  两人双手交握。

  何青咬咬牙,慢吞吞伸出了白胖的手。

  她的手软绵绵的,一摸全是肉,讲真,这手单独看来,福气深厚的很,真不像是一个大山里出来的姑娘的手,当然,同样也不像是会画符的手。

  薛令的手就不一样了,明显是经过保养的,肤色白皙,指甲圆润有光泽,骨节分明。双手交握时,散发出灼热的温度。

  “啊!”

  何青突然短促的叫了一声。

  而薛令,也如同触电一般急剧收回了手!

  就在刚刚两人双手交握的同时,何青掌心突然涌动起大股灵力,瞬间流失!而条件反射之下,她立刻收束掌心劳宫穴灵关,硬生生把即将涌出去的灵力给截断!

  而对于薛令来说,何青手掌上仿佛是有一把咬钳,硬生生咬下他一块肉来!

  两人因这异样的感觉双双收回手来,俱都捧着掌心,目光惊惧地看向对方。

  何青深呼吸了一下,她现在每天都有吸收灵气,体内的灵力一直在缓慢而凝实的增长着。而刚刚薛令那握手的一瞬间,则硬生生把她心包经上那一小节灵力给吞噬得全无踪影!

  有这样的能力,何苦去做一个明星呢?

  何青不解:稍微动一两个手段,还愁钱财名气没有吗?这样吸纳灵力的术法,他的本领肯定很高深,还要当明星?娱乐圈很乱的啊……

  这边,薛令也苍白了一张脸。

  他额角青筋直跳,两侧三叉神经处的疼痛又一次剧烈地迸发起来,直绞的他脑仁一片空白济脸上汗珠层层渗出,憔悴又疲惫。

  同时,周围缭绕的雾气又一次变得活跃起来,纷纷往他身边涌去。

  在场的人那么多,这雾气淡的几乎看不到,除了何青,没有人会把目光盯在半空中。

  因着这一番莫名奇妙的事情,此时众目睽睽之下,薛令头发凌乱,面容苍白,连一向诱人的双眸也变得无神起来,令在场无数粉丝心碎。

  何青此时对他全无仰慕感,只有满满的警惕,自然是不觉得有什么。但旁边于丹丹作为一个坚定的迷妹,立刻狂热而又愤怒地把她怼到一边,关怀的问:“男神,你怎么这么憔悴?没事吧?是不是太累了呀?要不赶紧回去休息吧!”

  薛令侧过头,看着何青对于丹丹无奈又紧张的神情,似乎明白了什么。

  下一瞬,他对于丹丹勾起唇角,微微一笑!

  于丹丹发出迷醉的惊叹声。

  何青肉眼所见,立刻有一股纯白色的灵气从于丹丹胸前涌出,薛令低声喃喃,声音沙哑又有磁性:“抱歉各位,今天实在不舒服,我先走一步,大家散了吧。”

  说完,他立刻带着经纪人,毫不犹豫转身走远了。背影干脆又利落,没有半分眷恋。

  人群中,剩下没接触到他的粉丝瞬间飙出泪来,然而一个个仍旧十分听话,咬咬牙,转身目送男神远去,自己一人默默的心疼着他的憔悴……

  何青目送薛令的背影消失不见,她低头看向于丹丹挂在脖颈上的手机。那个粉色蔷薇花球里,赫然又是一小撮灰色的粉末――

  ………………

  薛令急匆匆赶回到自己的公寓,他虽然此时人气如日中天,但是奈何在圈里还属于新人,正经拍过的戏也就这两部,片酬并没有上升到天价。

  因此在帝都这不易居的地方,目前也还仍然住着公司安排的公寓楼。只不过环境从集体宿舍,变成三环黄金地段花园公寓罢了。

  这是独属于他的单身公寓,总面积九十平方,一室一厅一厨一卫,还有多余的一间卧房被改成了书房。

  书房门长年紧锁,只有他一人有钥匙。旁的人通通不得入。

  匆匆忙赶走还要为他安排行程的经纪人和助理,薛令赶紧掏出钥匙,打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里并没有一本书,只有四周雪白雪白的、空空荡荡的墙壁,以及房间正中央面向西方的一座长长的案几。

  案几上,净水莲花香插正袅袅吞吐着烟雾,笼着中央供奉着一尊雪白雪白的,约二十寸立方,如同仙女般的雕像,让它越发显得模糊,看不清面孔了。

  这尊不过二十厘米高的小雕像通身雪白,色泽油润透亮,通体不带一丝瑕疵,触手光滑,如同上好的羊脂玉,被人细细把玩,耐心珍藏到如今。

  其间雕刻的美人形象纤毫毕现,衣袂飘带、眉梢眼角,俱是风情。美人一身宽袍大袖,披帛云动,丝毫不觉得违和。她微微侧头,目光垂敛,细细扬起的眼尾,不经意间便勾起万千风情,灵动不可方物。

  单论这雕工手艺,也堪当传世。

  薛令净手焚香,跪坐在一旁蒲团上,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凝视着面前的雕像,低声问道:“灵姬,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今天我的头痛又更加剧烈了。你不是说,不会有副作用的吗?”

  静寂的房间里有风拂动。

  薛令身周的雾气瞬间迸发,齐齐如同龙卷,直奔向案几上的美人雕像,雾气如同海浪,层层叠叠,又仿佛永无止境,用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全部吸收完毕。

  雕像瞬间扭动了身子,一个玉瓷般的小人在案几上走动两步,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好饱……”

  她伸出食指,抵在薛令的眉心,层层深灰色的灵光涌动,在他身上冲刷!

  不消片刻,薛令仰起头来,整个人荣光焕发,立刻又俊美出一个度!

  ――浓眉杏眼高鼻梁,还有利落的下颌线条,再加上仿佛又更加健美的腹肌……他整个人,变得更加有魅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