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护身符

青诡纪事 +A -A

  上课时,何青往后头一看,发现果然大半的女生都在补觉,中文系本来女生就多,这一眼看去,几乎全是乌鸦鸦的人头。剩下的一小部分没趴下去的女生,也是点头如捣蒜,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

  要知道,虽然这只是不那麽重要的赏析课,但这是明大啊!讲课的是以诙谐有趣著称的林教授,哪怕刚结束运动会,也照样有人听得聚精会神。可如今呢?

  她不由叹一口气:唉!男色误人啊!怎么办,好像有一点点理解烽火戏诸侯的感觉了呢。

  当然,早上发的誓一到零点就自动被无视了,何青和于丹丹两人大呼小叫,追男神追的如痴如狂:“楼兰也太矜持了吧!这么帅一个男神在身边,还是暖男,男友力max,她居然也能把持住?!!!”

  “对对对!她太含蓄了!要是我,肯定早就扑倒了!啊啊啊薛令演的真好!老天,赐我一个陆放吧!”

  陆邵丹早有先见之明,早早就戴好装备,一人静静去睡觉了。整栋宿舍楼里,每个宿舍都有着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窗外,屋顶,又不知不觉缭绕起半透明的白色雾气。

  因为护身符被毁的事情,何青这两天跟于丹丹是寸步不离,上厕所都要约着一起去,但仍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直到一个星期后,那张护身符又无声无息的变成灰烬了。

  “这,这不应该啊!”

  何青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那小撮符灰,百思不得其解。

  她和余丹丹最近天天在一起,寸步不离,就算有时候偶尔没有粘在一块儿,可也就短短一会儿时间,总不能那一会儿的功夫对方就无声无息使了什么手段要害了她吧。

  再说了,于丹丹只是个普通人,费这么大力气要这样温水煮青蛙的害人,未免也太有点儿小题大做了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究竟是什么,让她都毫无感觉眼睁睁看着护身符变成灰?!

  何青现在的灵觉虽然仍然不稳定,但是对于阴邪之物,她像是条件反射一般会有感应,应该不会有东西悄无声息的接近她而不被发现吧。

  更何况,她最近每天早晚都要检查她们的护身符,这护身符明明昨天晚上还检查过的,夜里也没有什么异常状况,甚至连阴气都少之又少,怎么可能早上起来就成灰了呢?!!

  正疑惑着,顾平的电话打来了。

  “何青,你现在有时间吗?有件事不太对劲,想请你帮忙。”

  护身符的事一时半会什么头绪都没有,何青也是心中焦躁。顾平来找她,刚好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缓一缓。

  果然,她叹气,虽然脑子里有很多知识,但是自己经验太少,非要出事了才能跟挤牙膏一样挤出来,关键时刻,真是急死人了!

  她想了想,回答顾平说:“这会有时间,什么事不对劲?”

  电话那头,顾平也叹了口气:“唉,一言难尽,有关我家里人的,你要有时间的话,我们在明大北门的BEST咖啡厅见怎么样?”

  何青爽快的答应了。

  何青的宿舍楼离北门不远,因此挂电话不过五分钟,她就已经在BEST咖啡厅等着了。在顾平到来之前,她已经干掉两块小蛋糕了。

  人长的帅就是不一样,顾平一推开咖啡厅的大门,整个咖啡厅里的声音仿佛都静寂了很多。

  何青回头一看,顾平穿着一身合体迷彩休闲装,他又是部队里退下来的,气势十分相得益彰,无形中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毕竟颜好腿长气场够,走到哪里都是要被优待一下的。

  跟在顾平身边的,除了越来越见身躯凝实的黑背长安,还有一个瘦的形销骨立的女孩儿。

  顾平带着她坐到何青的对面,指一指女孩儿说:“这是我妹妹,顾颖。”

  女孩儿仿佛没睡醒一般,神情呆滞,似乎对外界一点兴趣都没有,何青看着她,她也并没有什么反应。

  她也不急,先偷偷跟长安打招呼,一边对顾平称赞道:“感觉这段日子不见,长安的身躯似乎又凝实了很多,看来,你的确做了不少好事,为他攒下不少功德。”

  提到长安,顾平紧锁的眉头也松开了。

  他微微一笑:“凭我一个人,哪有这样的本事。很多时候,都是靠长安偷偷带来的消息才行的。”

  说完,他话锋一转,忧心忡忡地对何青再次介绍道:“我的亲妹妹顾颖,今年二十四岁。她之前是个挺活泼的女孩儿,但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跟她说话,十句里面得不到一句回应,人也变得傻傻呆呆的,而且不管吃多少饭,都依旧那么瘦。去医院检查,居然还是营养不良!”

  “要知道,她每年都安排有体检,上一次检查离现在,也才不过两个月时间。每天吃的都是家里的饭菜,怎么可能突然就营养不良了?”

  提到这个,顾平也是纳闷。

  为此,他还偷偷调查了做饭送菜的那些人。

  “最重要的是,”他牵过顾颖的手腕,手腕上绑着一个小巧的刺绣锦囊。他把锦囊打开给何青看,里面,赫然是一撮暗色的灰烬。

  “从小颖检查出营养不良的那天,我才发现,原来这个护身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灰烬了。但是我身上带着的,每次替我挡灾都会发热或者烧起来。可是问她,明显没什么感觉。”

  顾平的功劳也不是那么好攒的,之所以能替长安攒下那么多功德,也是不惜性命地博出来的,若不是何青的护身符,他此时估计还要呆在医院里。

  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的护身符就已经换了两个了,这个何青心知肚明。功德要是那么容易就有,那还难得个什么劲啊。

  顾平说完,拿出一张照片给何青看。

  照片中的女孩正是顾颖。可能是在海边拍的,蓝天、碧海、白沙滩,顾颖穿着斑斓的彩色波西米亚长裙,笑容灿烂。照片里很明显可以看出,她是一张鹅蛋脸,而且身材虽不算胖,但凹凸有致,绝不骨感。再怎么看,都不会是现在这个瘦的连颧骨都高高耸起的苍白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