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困

青诡纪事 +A -A

  其实不光是何青和于丹丹,整个校园的女生一到夜里就集体安静了,约会的早早就回宿舍了,唱歌的根本不去了,简直万人空巷看男神!

  何青和于丹丹半是心满意足半是抓心挠肺的看完这一集电视剧,片尾曲响起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哀嚎了一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每天只有一集?为什么我们国内电视剧一集只有四十五分钟还带片头片尾?!!求模仿韩剧!要一集一个小时!!!”

  何青打了个哈欠,没精打采的嘟囔道:“得了吧你,要是跟韩剧一样,一个星期就两集,你觉得哪个更划算?”

  “唉……”

  “唉……”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叹了口气。

  于丹丹摸索着扒着床栏,往自己床上爬去了,临睡前,还是忍不住呐喊一声:“啊啊啊啊男神好帅啊!!!可是为什么结束的这么早……”

  当然,不止是她们,隔壁宿舍的,也都响起此起彼伏的哀叹,仿佛整栋女生宿舍楼都在叹息,杜鹃啼血,闻声可泣。

  何青困的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自从开始锻体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困到极致的感觉了,一定是熬夜生活太不适应了。

  毕竟,她都大三了,老了。

  她都困成这个样子了,于丹丹更是不成,此刻被子都没盖好,直接趴着睡着了,还好这个天气,她的睡衣厚,宿舍门窗关着,也不会冷。

  当然,冷也没办法,陆邵丹早就带着眼罩耳塞睡着了,这么齐全的装备,才不怕两个迷妹半夜三更鬼哭狼嚎。而何青,她用尽了洪荒之力,也不过是把被子往怀里搂了搂。接着,就又陷入沉沉睡眠了。

  说来也奇怪,看电视的时候专心致志,精神抖擞,可偏偏每次一到结束,两人都恨不得倒头就睡。

  何青也还罢了,毕竟不常熬夜,于丹丹却是扎扎实实的夜猫子,之前《男神和我》没播出的时候,她也是每天熬到两三点……唉,只能说,男神的魅力,吾等凡人不懂!

  晨光微曙,校园里仍旧寂静无声,薄薄的雾气在城市上空缭绕,迷迷糊糊中,何青似乎听到蟠龙柱上的神龙一声愤怒的呼号!它巨大的身躯在龙柱上蜿蜒,金黄色的龙鳞阵阵翕动。

  这次,何青看清了它的样子。

  侧颈间的一块地方,鳞片内翻呈半圆形拱卫状,似乎那里,曾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存在――龙之怒,谁人敢忤逆其麟?

  这是逆鳞?!!

  那,逆鳞呢?

  逆鳞是龙神命脉,没有逆鳞,它的致命弱点动辄暴露,危险至极。而且逆鳞牵连神魂,逆鳞有失,代表龙魂不济,灵力受损!

  神龙是国之龙柱,可聚灵气,引玄黄,生龙脉,一旦受损,则国家必有不测,运势转衰!

  但凡龙之子民,擅动神龙,如刑父母,心无伦常,必遭反噬!

  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护国神龙遭受这么大的伤痛?!

  龙神身上须发参差,鳞片虚虚实实,不少地方都露出斑驳的血肉。国重九五,神龙也是五爪金龙,但如今,他前爪已经只剩四指,伤痕斑驳,断指不知所踪……

  鳞爪四散,逆鳞不知所踪,主魂镇守中央动弹不得,又是什么,让它这样愤怒?!

  陆邵丹的话在她脑中不经意过了一遍:“……天下浩劫,玄门中人十不存一,华国龙脉四散逃离,再难聚集,以至于国运至今不够昌隆……”

  然而念头实在太过虚渺,不过翻个身的功夫,何青就又沉沉睡去,忘的一干二净。

  这次,她再次陷入了奇诡的梦境中。

  她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又像是在街道,又像是在校园。旁边一闪而过的,有熟悉的人的脸,也有陌生人的脸。麟次栉比的人群中,所有人的表情都诡异的相同。俱都面色苍白,全无血色,明明神情是呆滞空茫的,眼神却透出飞蛾扑火般的灼烈。

  何青身边,正是她最熟悉的于丹丹。

  于丹丹眼神涣散,四肢僵硬,仿佛木偶人一般被人群拱卫着往前走,脸色更是惨白!仿佛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血液。她的眼神定定的看着斜上方,狂热而又痴迷,如同虔诚的信教徒,主,即是一切!

  何青在越来越多的人群中挣扎,拼了命地呼喊她,她也毫无所觉。嘴里喃喃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音符,一步一步,坚定地向前走去。

  视野渐渐拉远,何青此时骤然发现,她们正聚集在帝都的中心广场上。

  广场中有一面巨大的led电子屏,竖立在高楼中间,而在场成千上万的苍白人群中,所有人的眼神都直直盯向那块屏幕!

  她陡然惊起一身冷汗!

  这样静寂而又诡异的画面,简直让她的恐惧都无处安放!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体内拼命喧嚣呐喊:“接近他!接近他!接!近!他!”

  这时,画面突转!

  她和于丹丹又重新回到了宿舍的床铺上,两人肩并着肩,头挨着头,正一起追着热火的电视剧。

  薄薄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几天前才开播的《男神和我》。画面中薛令饰演的大明星陆放,此时正是第一次登场。

  他穿着薄薄的几何图案套头毛衣,下,身是笔挺的九分休闲裤,在脚腕上不规则的挽了两道,左右两边分别一长一短,时尚气息十足!

  脚底下,穿着的正是何青心心念念要买同款的那双纯白色阿迪运动鞋。

  对着底下熠熠闪亮的闪光灯和诸多狂热的粉丝,陆放微微一笑,眉眼都仿佛盛开了花,无比撩人,又无比的温暖。

  ――突然!他却诡异地嘎嘎笑开了,接着嘴一张,瞬间变成血盆大口,咔嚓一声咬掉了面前粉丝的头颅!

  “啊啊啊――!!!”

  何青一个激灵,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

  陆邵丹带着高品质的耳塞,此时还在沉沉睡着。于丹丹却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嘟哝道:“阿青,一大早的,你怎么了……”

  何青怔怔的坐了半响,突然摸了摸额头,满头都是冷汗!

  她想了半天,最后才怅然若失的回答于丹丹:“没事,你睡吧,我……做了个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