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红线》完结

青诡纪事 +A -A

  啊啊啊啊这样的陆邵丹真的好想一巴掌抽飞她!!!

  何青在旁边,身上飙飞的怒气直以幂的形式增长,陆邵丹毫无所觉,张海强却越写越手抖,整个人都快埋到尘埃里!

  所幸只有三十二个字,再怎么慢吞吞也写完了。张海强长舒一口气,终于觉得活过来了。

  何青抖了抖手中的纸张,看着上面如同狗爬一般的字:“天地有证,月老明心;今我有误,与妻书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啧啧,什么解怨释结,更莫相憎……真是不想加这一句……算了算了不管了,来!”

  她把纸张放在地上,指着那盒朱砂:“你们俩,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盖个手印。”

  张海强此时如同一只听话的鹌鹑,何青说啥是啥,毫不犹豫就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陆邵丹倒是哭哭啼啼,满脸不甘愿,但是她此刻全部心神都受张海强影响,张海强签了,她就算泪流满面,也不得不签。

  其实,和离书一写,就好像他们两真有什么关系一样,恶心死了。但是红线绑定,本来就是牵情所用,不用这种方法,根本断不了。

  估计邵丹醒来得恶心死。

  何青四指拈香,请出天地人三才敬神香来点燃,递给张海强:“拿着这香慢慢插到石台上的香炉中,然后跪好,把和离书在地上烧掉。”

  张海强一一照做。

  三根线香平稳的站在香炉中,微风拂过,突然,陆邵丹手腕上的红线一阵闪烁,又重新出现了!

  何青看着红线上散发出阵阵灵力波动,一直不动声色的干扰着香炉里的香,不愿意就这样被解下。她低头看着正在慢吞吞引火的张海强,厉喝:“马上把和离书烧掉!你要是不情愿,我今天就把你放这烧掉!”

  张海强一个哆嗦,磨磨蹭蹭的动作立刻加快。他脚腕上的红线光芒越发不稳定,突涨突消,似乎也越来越急促――

  “啪!”

  黄蓝色的火苗静静燃起,在洁白的宣纸上撩起黑红色的火星。

  陆邵丹洁白的手腕上,红线时隐时现,光芒也闪烁的越发急促!她突然闭上眼睛,双手按住太阳穴,低低呻吟起来。

  何青也越发凝神,看着迟迟烧不起来的和离书,赶紧重新奉上一柱香:“天下婚牍,莫不请尔;�敌之家,贵贱悬隔;天涯从宦,吴楚异乡;此绳一系,终不可逭。然今两心,各不相干;别后分散,自有前缘;赤绳有灵,难勉情牵;以呈月老,望乞垂怜。”

  说罢,恭恭敬敬又把香敬好。

  六根线香寂静燃烧,有缥缈青烟袅袅缭绕,张海强和陆邵丹手上的红线齐齐闪烁,红芒遥相呼应,欲要冲破这无形屏障!

  张海强本人仍战战兢兢,毫无所觉,这边陆邵丹却已经忍不住蜷缩在地,双手抱住额头,青筋毕现,显然是痛苦难当。

  何青看在眼里,再看看一边毫发无伤的张海强,忍不住想要迁怒。然而想到这是关键时刻,最后还是忍住了!

  反正,替考的事还没解决,张海强还没有做出实质性的坏事,此时折磨他,未免出师无名。等过两天,处分一下来,到时候他成了明大肄业,没有文凭,看他怎么找工作!

  而且,山医命卜相,虽然何青什么都似懂非懂一知半解,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顶用的。最起码,就在刚才,她看到张海强的天庭父母宫颜色由青转黑,证明另一位直系亲属也出事了。

  哼,干出替考这种事,使用红线还毫无负担,肯定是家里人教的。这种蕴灵深厚的红线堪称灵器,没有足够的代价,根本不可能驭使,说不定之前还害了别的人呢……活该!

  ――――――

  清早的阳光正好,晨曦点点,遍撒金箔。女生宿舍三楼,504宿舍,靠近窗边的床上却已经没人了。

  于丹丹扒着门框哀嚎:“邵丹啊,你都洗了一早上了怎么还没好啊?这会热水肯定没有了吧,你怎么还洗啊……最重要的是,我憋不住了啊啊啊啊!!!”

  说着,她整个人都趴在磨砂玻璃门上:“邵丹!邵丹!求求你快出来让我进去吧!五谷轮回这种事,拖不得啊――”

  大早上的,各个宿舍都是卫生间抢用高峰期,于丹丹每天早上必蹲大号的,今天实在是撑!不!住!了!!

  正哀嚎着,自暴自弃的于丹丹都已经快控制不住了,她蹲下身子,深呼吸,深呼吸……

  “咯吱――”门开了。

  陆邵丹浑身湿淋淋的,随便裹了条浴巾就出来了。

  于丹丹二话没说,直接就挤了进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陆邵丹裸露的肩头脖颈和腿部,全部被搓的红通通的,还渗着点点的血点,不知是在浴室里磨了几层皮。

  何青锻炼完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一身红血痕的大长腿美女。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沉默的把早饭放到了书桌上。

  “阿青。”

  陆邵丹突然叫她。

  “谢谢你。”她看着何青,表情是说不出的认真与诚恳。

  “谢谢你这么不遗余力的帮我,不惜泄露自己的身份。我都不敢想象,假如没有你,我现在会是什么模样?会不会真的低到尘埃里去,连独立的人格都没有了?”

  那种感觉,那种如同换了一个人的模样,单单只是想起来,她就不堪忍受。如果他们两真有了什么实质性的关系,陆邵丹心想,真是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阿青,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认识了你,没有你,我现在估计连死都做不到,这对我而言,将如同地狱。”

  何青愣住了,陆邵丹太认真,她反而卡壳了,半响才结结巴巴回道:“我,我什么身份?我就是学生啊,你不怪我隐瞒就好,我本来,也没多大本事的,就会这一点点而已。再说了,天下那么大,假如你出事了,肯定还会有人来帮你的……”

  “你不懂,假如我出事,就算我家再有本事,可能也根本找不到人来帮忙。阿青,你现在的能力,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奉为坐上宾。我曾听爷爷说,当年华国的能人异士还是很多的,但是开国后,因为领导人的错误决策,导致天下浩劫,能人异士十不存一。据说一度导致龙脉都四散分离,以至于国运到现在都不够昌隆……总之,你现在的能力,很厉害的,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如果平时缺什么东西或者钱之类的,千万不要客气,你救了我的命,从今往后,我的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