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青诡纪事 +A -A

  “和离书,你写不写啊?”

  何青的声音清清淡淡,听在张海强耳朵里却恍如霹雳炸起,惊的他顾不得管身上难言的痛楚,赶紧手足并用爬起来。

  连忙喊道:“我写!我写!我现在就写!”说完又立刻捂起嘴巴,两股战战,生怕何青一言不合再将他暴打一顿。

  ――尤其是那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恐怕再经不得任何打击了!T-T

  何青此时揍他揍得心满意足,狠狠的替陆邵丹出了口气,更是想出了解决办法,心里别提多畅快了。

  因此只是嫌弃地瞅了他一眼:“你看看你这一身的灰,这样写和离书,一看就不诚恳!去,赶紧回宿舍把自己收拾干净再出来。嗯,就在小树林集合吧。”

  张海强忙不迭点头,连滚带爬的冲到门边:“好,好,好!我现在就去!”

  “等等!”

  何青喊着他:“你不会趁机逃跑吧?”

  一边狐疑的看着他,一边左手在空气中晕出幽绿的荧光,荧光的映衬下,何青白嫩的脸盘泛出青光,在这幽暗的储物间,仿佛拍鬼片一样,吓得张海强动都不敢动,任由她把那点荧光点在自己身上。

  何青温声细语道:“这是定位灵符,有了它在身上,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能把你揪出来!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再承受一次疼痛了。”

  张海强立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假如何青是个普通人,他说不定还真会躲在宿舍里不出来。但是见识到她的手段,张海强此刻是半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毕竟,他人品再怎么下作,此时也不过是个没出校门的学生罢了,跟他那个老油条的爹还是有一点差距的。

  何青看他老实了,这才打开储物间的门。楼道里的光线涌进来,令人心情格外明朗。何青伸了个懒腰,终于侧开身子放张海强走了。一直目送他的身影消失,何青这才在脸上�出一朵花来:“耶!终于搞定了!”

  看看静悄悄的办公楼,她连忙转身蹬蹬蹬蹬跑回了宿舍。

  陆邵丹依旧被定在宿舍里动弹不得,看到何青进来,她连忙问道:“阿青,你把海强怎么了!你怎么会这么狠毒呢?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何青!再这样下去,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快把我放开!”

  何青心中畅快,嘴里哼着小调,自顾自收拾着她的朱砂符笔和敬神香等待会儿要用到的东西,根本不理会陆邵丹此时的话。

  反正她现在心神不属,跟一个没有理智的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等到何青自己也收拾好了,她就封住陆邵丹的嘴,胸前挂着书包,背着她往小树林去了。

  此时正值大中午,宿舍很多人都在午休,下楼时碰到同班的曹梦,她还一脸惊讶:“何青,你们这是……”

  何青对她大大方方一笑:“邵丹那个来了,肚子痛,我背她去医务室。”

  曹梦立刻点头,热情的说:“奥奥奥,我晓得了。这麽严重啊?我这里有止疼药,布洛芬,要不要?”

  何青背着身高腿长的陆邵丹,姿势其实挺别扭,她赶紧婉拒:“不用了,那个她吃了没用……谢谢你啊曹梦,我先走了。”

  曹梦一个人回到宿舍,还不忘满怀敬服的给舍友们安利:“哇塞!你们知道不,何青对陆邵丹真好,陆邵丹肚子疼,她还背她去医务室呢,陆邵丹那么高她都愿意……你们呢,陪我逛街都不肯……”

  她的舍友们赶紧澄清:“梦梦,你一百二十五斤,我才只有九十,实在背不动啊!”

  “就是,再说了,人家身高是身高,身材没得说,你的都是肉啊。”

  “对,还有啊你逛街要是喜欢一件衣服,买了也就算了,偏偏老是反反复复去犹豫,最起码要回头看三次,就是不买……我们陪着好丢人啊……”

  “这代表我谨慎,懂吗……”

  “才不是……”

  ――――――

  何青背着陆邵丹一路小跑到小树林,张海强已经在树荫下战战兢兢候着了。

  他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耳畔还沾了点点泡沫,头发更是水淋淋直接贴在头皮,不过总体看来,还算干净。

  何青让他回去收拾一下,倒还真不是为难。古人祭祀,沐浴更衣,三天茹素,牲畜五谷,檀香不灭。十分正式的。

  换到现在,虽然只是敬月老,也同样不能大意。牲畜五谷没有了,有更能聚集信仰的敬神香,三天茹素做不到,最起码身体洁净还是要有的。

  她上下瞅一瞅张海强,终于在他惶恐不安的眼神里点了点头。

  小树林里有不少供人休息的大石头,何青亲自找准一块,清理干净,摆上香炉,在香炉前把宣纸朱砂准备好,符笔蘸一点递给张海强:“我说你写,要认真,听到没?”

  张海强小心拈起那根又细又轻的符笔,小心翼翼的回道:“是是是,好,都好。……就是,我不会写毛笔字啊……”

  何青看他一眼:“那没关系,只要能认出来写的是什么就行了。”

  她把陆邵丹拉过来,撤掉封禁,指一指青草地面:“你们俩,对着石台,并排跪好。”

  陆邵丹正准备说什么,突然看到张海强已经听话的跪好,赶紧也跟着跪倒在地,眼神看着他,无限缠绵。

  何青:……真是辣眼睛!

  “听好了。天地有证,月老明心;今我有误,与妻书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张海强赶紧下笔写,然而他实在太紧张,写到第二句就不知道是什么了,只好又问道:“今我有误,今我有误……下面是什么……”

  “与妻书离……”

  陆邵丹把盛朱砂的盒子捧在掌心,看着张海强,一副怨妇样:“海强,你要写别离书给我吗……”

  嘿我这暴脾气!!

  何青看着,忍不住又深呼吸几下,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

  “还有呢?”张海强根本不敢看她,只自顾自把毛笔当钢笔,埋头拼命写。

  “还有……还有……解怨释结,怨气的怨,释放的释……海强嘤嘤嘤……”

  陆邵丹一边解说着,一边控制不住,眼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