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不敢

青诡纪事 +A -A

  张海强最初从张大头手里接过红线时,神情就好像听到了天方夜谭。

  二十一世纪了,建国后连成精也不给批准了,架空就更不行了……这么科学的社会,自己亲爹给了两根红绳就说可以绑住任何女人的心……

  张海强心想,自己一直学习不好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智商嘛,跟遗传还是有关系的。

  张大头给儿子讲了自己以前的事,包括靠着这根红线把他妈骗到手的事,还有为此付出二十年青春的事。

  最后,在儿子无论如何都怀疑的眼光中,张大头最终祭出了大杀器:合影!

  首先是一张不伦不类的结婚照,照片里的男人一身不搭调的呢子褂,身边站着的女人,哪怕裹着旧衣服,也仍显得娉娉袅袅,风姿过人。老旧的黑白色画面中,女人的皮肤如同上好的白瓷,黑目盈盈,如同珍珠,传世有韵。

  张大头要不是翻出来这张照片,其实早忘记自己老婆长啥样了。他跟小媳妇一起多年,心有余而力不足,活到如今,连女的都懒得看了。

  他看着儿子惊讶的表情,立刻得意洋洋:“怎么着,没骗你吧!没有红线,就凭你爹我,能找到这样的老婆?不说她,就是你妈,在那之前都不带看我一眼的。”

  张海强是双手捧过那两根绳子的。

  他几乎膜拜着看向掌心中平平无奇的红线,还没见识到效果,已经将学校赫赫有名的各院系系花校花全部畅想了个遍。

  而就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从张大头解下红线开始,院中埋头洗衣服的女人,也就是张海强的妈妈,突然感觉心中一阵剧痛,再也感觉不到丈夫的点滴情绪了。

  她无意识的揉搓着手中的衣角,神思恍恍,眼神涣散――红线强制绑定她的心神太久,如今一朝放松,她那绷得十分紧张的心弦此刻一松,立时断了!

  心弦松断,命神不接,过往的记忆和现实交织太过惨烈。

  她,疯了。

  与此同时,一辆奥迪车缓缓驶入了这个小区。

  车内,宁宗晋正闭目养神,旁边坐着的男人一个劲的叹气:“宁先生,根据我查到的消息,当年大小姐嫁的人就住在这里。不过,您给的信息太少了,就只有一张小时候的黑白照,那时候又经历动荡,没有通讯,所以才拖了这么些年。”

  “而且,之前任山镇也太偏僻了,虽然在帝都旁边,但是也怪咱们灯下黑。要不是咱们的人在那里提到大小姐的名字被两个大婶听到,估计都要错过了。可惜时间太久远,花了一笔钱,也没问出来大小姐究竟为什么自杀……不过,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死去,丈夫又有外遇,产后一时抑郁自杀,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找人这种活,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君不见每年有多少失踪人口都毫无踪影,更何况还是几十年前。这个任务接了二十年了,从八三年底到如今还是全无头绪,他们都不抱希望了,谁知道在小镇吃饭聊天时,误打误撞从两个大婶口中得到了消息。

  可惜,有消息是好事,但没想到人家都自杀了……

  想起那个照片上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男人也不由叹气:多漂亮一个姑娘啊!哪怕那时候家里出事,也没必要嫁给这么一个男的吧!这两人同框都瞎眼啊!

  而且她也是心狠,离家多年,居然信都不写一封……

  宁宗晋冷哼一声,这么多年没有消息,其实他也做好心理准备了。可是自己的姐姐自己清楚,她为人最是坚韧不拔,也最是心高气傲。

  当年家中出事无暇他顾,她在这个关头软下骨头,死活要嫁给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还在家里闹了整整两年,到最后以死相逼!这怎么可能!

  可惜当时家里遭遇的事情实在太大,父母一时焦头烂额,顾不得她,让她逃走很正常。但是再怎么着,她也不会嫁给张大头那样一个人渣,还产后自杀!

  政治家庭出来的人物,从来都不相信表像!

  ――――――

  何青恨恨的看向那根重又凝聚起来的红线,明明它的确是有实体的,刚才划下去时也有感觉,不然张海强一介凡人怎么可能去亲手给它打结。

  但是为什么,灵气并指成刀,却还是解不下来?眼看着都已经在崩溃边缘了……

  张海强看着何青,本来惶恐的面孔突然变的得意又张狂:“贱人!怎么不接着割绳子了?我告诉你,这绳子除了我,没人能解开!我就知道你是为陆邵丹来的,你们女的,没一个好东西!我就不解开,怎么着,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小人得志,面目可憎。

  何青心头焦虑,闻言突然莫名冒出一股无明业火,一瞬间直愣愣从脚底涌泉直冲向天灵盖!

  ――多少年,多少年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了!

  何青猛一抬头,神情凛冽,目光如剑!

  她对着张海强一声冷笑,神色是说不出的高高在上:“怎么,你以为我不敢吗?”

  说完,她五指勾成爪状,直接一把扣住张海强的脖颈,把他摁在灰扑扑的墙壁上!力道之大,直掐的他两眼翻白,面色青紫!

  张海强被掐着脖子悬在墙壁上,无论是弹腿还是抓挠,都接触不到何青半分,心中惶惑至极,无比后悔刚才一时嘴快。他整个人如同被扔上岸边的鱼,口中只剩“嗬嗬”的喘气声,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何青轻轻的扫他一眼,这眼神看他如同无物,又或者只是蝼蚁。天地不仁,又有谁会在乎脚底下蚂蚁的死活呢?

  只这一眼,张海强甚至忘记了窒息的痛苦,浑身泛寒,如坠冰窖,鸡皮疙瘩陡然耸起,布满全身!

  他突然簌簌发起抖来,恐惧感遍布全身。

  何青看着他脚腕的红线,虽然微弱,但确确实实是连成一条线的。

  她烦恼的皱起眉头,啧啧两声:“这样还不断,真是麻烦!”

  话音未落,整个人的表情又瞬间变成之前软绵绵的女孩,不见半分凌厉。

  只听她惊喜道:“我想到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