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镜花

青诡纪事 +A -A

  自从瘸了腿,张大头知道了一个词,叫做适可而止。当然,比适可而止非彼适可而止。

  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也多少学会动点脑子了,因此到了陌生的城市,他和自己的两个弟兄一起,专门挑些小有名气又爱惜羽毛的人,想方设法拿到他们和自家媳妇儿的艳照,每个月分批次勒索。

  为了害怕别人狗急跳墙,他们把这个艳照的人群基数扩大,每个人每月从八十年代的两块钱,到九十年代的五十一百,涨价也随行就市,十分有次序,而且绝不逼得人家没饭吃。

  就这样细水长流的做生意,从最开始的每个月收入十块二十块,到后来的四五十人每月凑出小十万,他们居然还成了小有资产的人家。

  张海强从小继承了他爸的基因,不止面容没有一丝一豪像他漂亮的妈妈,反而彻头彻尾都是另一个张大头的翻版。游手好闲、不学无术。

  因为从小见惯了家里对有钱人家的仙人跳,他一方面憎恨有钱人,一方面又看不起他们,还有身为艳照女主角的自己的亲妈,他和张大头秉持一样的观念:长的好看的女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人,水性杨花!

  虽然他从小什么都不缺,但无人监管,成绩实在太差。

  待到高考的时候,张大头终于有了点远见,觉得儿子以后可没办法像他一样吃老本儿啊。毕竟通讯越来越发达,最近在做仙人跳的新局时,好几次都差点被人家爆出来。若不是媳妇儿那些骈头们拦着,不知道被发现多少次了。

  因此,张大头决定给自己的独苗苗安排个好学历,以后出了校园也做人上人。

  这时候,人脉的力量就体现出来了。

  他那个小城市里,也没有什么指静脉、指纹、照片联等防替考手段,这边安排好替考的学生,那头儿监考老师打一声招呼,上上下下都打点好,再掏个几万块钱封口费,这事儿就这么成了。

  而且,因为张海强户口所在地是农村且是独生子女,因此还额外得了加分。

  在这条替考产业链的加持下,张海强成功从一个学渣晋级到赫赫有名的明大。只要大学多用一些功,等到毕业后,他也就算小半个人生赢家了。

  毕竟,明大出来的学生,出众的不光是能力,还有人脉。

  而在张海强成功升入大三后,家里的生意也做不下去了。

  原因很简单,女主角老了。

  小媳妇年轻时跟着张大头私奔,来回奔走,她全心全意挂在一个男人身上,自己毫不爱惜自己,年轻时还好,等到年纪大了,就老态频出。

  这么老的女人,就算拍了照片,传播出去也得有人信啊,自然而然的,生意就不好做了。而张大头体会过一脚踏两船的感觉,如今年纪变大,再也没有胆子去尝试找新的年轻女人了。

  张大头如今越老越是害怕死亡,他今年五十三岁,看起来却仿佛有七十整。每天晚上做梦,都梦到当年黑衣人的话:“……活到六十岁……”,心中越发惶恐,于是赶在开学前,把红线传给了儿子。

  ――――――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已经不单单是何青和张海强两个人的纠纷了。在办公室默默坐了一上午之后,张海强终于在老师的多番询问下,苍白着一张脸默默出了门。

  一上午的轮番轰炸,尽管因为害怕影响学校声誉并没有叫警察,但是张海强的老底也快要兜光了。

  替考的事一出来,他的大学生涯基本是没希望了,档案上会有着消磨不掉的印记。

  与之相反,何青的表情堪称灿烂。

  今天这一闹,不光揭了张海强的老底,还断了他的大学梦,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

  何青看着他脚腕上一上午都在闪烁不停的红线,心中一阵快意,对付这种人,就得这么干才痛快!

  途经楼梯道,一直佝偻着身躯的张海强突然气息一滞,猛地转身朝何青扑去!

  “――贱人!我杀了你!!!”

  他个头不高,行动又毫无章法,何青丝毫不怕,正愁没有机会再打这恶心的男人一顿呢!

  她这回没有选择用暴力,直接一个侧身躲过,左手中指在半空中虚虚点化,黑暗的楼道中,她莹白的手指下,细碎朦胧的荧光熠熠生辉,在虚空中蜿蜒穿折,如同姑娘巧手生花,妙不可言!

  那玄妙的符文一经出现,映衬着何青的眼睛也更加深沉,看在张海强眼里,却如同重重鬼影一般可怖又可怕!

  “你……这,这是什么?!!”

  他厉声问道,声音里,是足见惶恐的颤抖。

  “这个啊,这个,当然是教训你的手段喽!怎么样,你不会以为红线这种东西,只有你才有吧?”

  何青嘻嘻一笑,神情带着少女独有的调皮与天真,看在张海强眼里,却如同恶魔一般!

  他神情张惶,手足无措,怔愣片刻后转身就想跑!

  一只手从身后伸出来,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何青冷笑一声:“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楼梯转角处有一个储物间,何青拽着张海强,如同拖死狗一般,直接撞进门去。

  储物间空间狭小,空气中都是悬浮着的细密的尘埃,环绕在何青身周,却又被看不见的灵气阻隔,衣袂不沾。

  她把张海强狠狠掼在墙角,倒立的扫把纤长的塑料尾巴直接抽上了他的脸。然而这个猥琐又怂包的男生,此刻大气也不敢出。他只是恐惧的看着何青,如同即将惨遭蹂躏的小媳妇。

  何青并指成剑,直接蕴上灵力在张海强脚腕狠狠一划!那根闪烁的越发频繁的红线就如同水月镜花,即刻散去。

  这指风其实并没有在他腿上留下痕迹,但张海强仍然惨叫一声,仿佛被割腕可一样!

  何青看着渐渐散去的红光,心中一阵惊喜:邵丹马上就要没事了!

  然而这喜悦还没来的及在心头滚上两圈,却见张海强的脚上,四散的红光又重新凝聚回来,虽然灵光微弱,却仍旧连成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