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怨

青诡纪事 +A -A

  宁卫兰抱着孩子死去,红颜薄命,香消玉殒,这个幽兰一般的女人,她死时的宁静旁人无从得知,她的怨恨也同样不为人知。

  而张大头则是彻底没了媳妇。

  不过他也不着急,有了手中的红线,这片的女人,他看中哪个是哪个,要不是小媳妇把的紧,还有儿子稍微牵着他,他指不定又糟蹋多少好女孩了。

  至于当初对宁卫兰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在了解到红线魅力的时候,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他现在,仿佛只要自己看中,任何人都会招手即来,毫无障碍。

  张大头今年二十九,才只有张海强一个独苗苗,那可是跟宝贝蛋一样供着,可惜小媳妇卷的那笔钱只进不出,很快就没了。

  那天,他三十岁整。

  到了第二天,他就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垂垂老矣,看身体面相,足有五十岁!

  张大头不禁想起当年那个黑衣人说的话,他壮年的岁月全部给了别人,再有三十年,他就一定会死去!

  想到这里,看着牙牙学语的命根子,他立刻就决定,开始给独苗苗张海强攒钱!

  可惜他身体老去,又不是勤快人,一想到挣钱,立刻就又忍不住摸上了红线……

  这次,他太过急功近利。以前只要勾搭女人就行了,现如今还想再套一笔钱,欲壑难填,步子就不那么稳当了。

  ――――――

  “你为什么不反抗?”

  黄倩表情不耐烦,看着张海强胖头肿脸的样子,感觉十分酸爽。至于计算机系的张老师,人太老实了就这点不好,一觉得心虚就全无半点战斗力。

  他认准了是自己的学生说了谎,此刻不管黄倩怎么说,都讷讷不肯言。

  何青在旁边看着,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张辅导是他做教授的父母走关系留校的,能力一般,但人品一流,为人绝对老实。不光计算机系,别的系的同学有事,他都很热情,跟他比起来,黄倩都不好意思被评价温和忠厚……

  不过,个人感情归感情,恩怨不能忘!

  何青穿着白色帆布鞋的脚在地上“局促”的滑来滑去,忽左忽右,上上下下,半天都不肯停。

  看在两位辅导员眼里,不由更加郁闷。

  黄倩是觉得自己手底下的女生被这样诬蔑,这男生太没品了!你看学生这小动作,心里肯定慌的不行……

  张老师就是觉得一个大男生欺负女生,人家都要哭了,吓得手足无措,他还跟老师告状……这也太……

  敞开的门忽然发出轻微的“嘎吱”声,有清风穿堂而过,悠悠荡荡,带着丝丝凉意,在办公室几人身上打了几个旋,又倏忽散去了。

  微风散去,它裹挟着的看不见的灵气,却慢慢随着何青的脚底摩挲,缓缓开始汇聚。半透明的白色雾气汇聚成漩涡,一丝一缕慢慢在地面成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似乎是一个“怨”字。

  佛家讲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这个怨嘛,指的是怨恨,是不平,是委屈,是怨念。

  张海强别的没有,直男癌刚刚的!而且格外仇富,见不得任何日子比他好的人……时日一久,自然就心气不平,怨念丛生了……

  何青脚底下仍然不紧不慢的划着,半点不着急。

  “我为什么不反抗?”

  张海强把黄倩的话喃喃重复一遍,心中满是憋屈:老子倒是想反抗来着!

  可是当时何青上来就是一巴掌,那力气如同抡捶,瞬间让他感受到什么是“千树万树梨花开”!

  不光脸抽肿了,耳朵脑袋全部嗡嗡作响,听不见半点声音。接着一口血沫子出来,牙都吐出来两颗,可不就是梨花开!!!

  尼玛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女的有这力气!这肯定是练过的,这绝对是练过的!

  还有后来当胸那一脚,妈蛋跟碾蚂蚁一个样,她跟头狮子一样,张海强自己哪里还敢反抗?!!

  此时面对黄倩质疑的表情,他瞬间憋屈了。

  “我为啥不反抗?我打不过她啊!老师,都男女平等了,现在那么多人学跆拳道,我打不过她很正常。就她这力气,保不齐还是个黑带呢。”

  居然承认自己打不过女生?

  何青郁闷:要知道他这么豁得出去,她昨天就不手下留情了,分分钟把他打成二维码!

  想到此,她决定不再留情,脚底下轻轻一跺脚,刚刚成型的“怨”字符立刻倏忽飞起,无声无息间贴到了张海强的后颈处,顷刻间消隐无踪。

  张海强形象不怎么样,又是个年年挂科的学渣,但是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黄倩想起前两天“某女大学生遭遇持刀抢劫反制劫匪”的新闻,不由有点愧疚:难不成,真冤枉了他?毕竟,如果不是真的,他一个男生,说自己打不过女生,那得多丢人啊……

  不过,再看看张海强的脸,还是不能信啊。

  张海强说完那句话,突然脑子一阵眩晕,一瞬间记忆紊乱,过往的那些委屈与怨念全部涌上心头,一时齐齐冲上天灵盖,让他立刻就想要大声宣泄!

  “再说了,你们不相信我,不就因为我成绩不好吗?玛德我要是成绩好我还搁这混?我他,妈早就出国了!”

  嘿!这话说的,黄倩和张老师都不开心了。

  搁这混?这是什么地方,明正大学!全华国上下,它年年排行前三!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来的,还“混”,这是能混的地方吗?!还出国……

  “你们学习好了不起啊?学习好有个屁用!老子当年回回考试都不到三百,不也照样进来了?!”

  这话一说,不说瞬间挣愣的两位辅导员,包括何青,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听张海强的意思,难不成,他进明大还有什么内情?

  这边还在怀疑当中,那头张海强犹自不肯停歇,嘴里骂骂咧咧:“明大了不起吗?几万块钱的事儿,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有你,喊你一声张辅导是给你面子,不就是靠关系吗,得意什么,谁不知道似的……”

  张辅导老好人的脸黑了。

  “还有你,”张海强此刻全无理智可言,对着黄倩就是一顿喷:“老女人天天还得意个什么劲儿呢!跟你说话你当没听到似的,不就是个辅导员……”

  话还没说完,黄倩的胸口就一阵上下起伏,简直火冒三丈!

  她能进明大当辅导员,不管怎么样,手上两把刷子是肯定有的!带了这么久学生,还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

  “够了!”

  她厉声喝道,看着张海强一副郁愤的样子,赶紧喝问:“张海强,你刚刚说几万块钱进明大,到底怎么回事?!!”

  话说到如今,何青和张海强的那些事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张海强口中的话。明大历年来都奉行君子明心正德,学风最为严谨,每年高校录取考核也是重中之重,全国都为之紧张。如今突然一个大三的学生跑来说花钱进的,不光是打了学校的脸,还有当年张海强的学校!

  毕竟,明大虽然也有自费进的,但是自费名额少之又少,钱权二字,一个都不能少。几万块钱能搞定的……

  莫非,是替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