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影帝

青诡纪事 +A -A

  这,这怎么看也不可能吧……

  张老师首先说不出话了。

  男女之间,论战斗力,肯定还是男的比较强。这倒不是说歧视女性之类的,而是事实如此,论爆发力,续航能力,百分之九十的女人都是比不过男人的。

  在张老师眼里,何青就是如此。

  何青的脸圆,首先看起来就减龄,人也长的白嫩,托养颜咒的福,就算何青平日里经常打工,也仍然显得细皮嫩肉,看着就肯定弱。而张海强呢,粗手粗脚不说,人长的黑,据说是家里做农活晒得。这样一个男生,就算他个子矮,但要说被一个女生一巴掌甩掉两颗牙,他是肯定不信的。

  何青睁大眼睛看着辅导员,一脸纠结又紧张:“黄导……”

  黄倩看她的样子,也不由郁闷在心,一腔怒火直喷张导:“张老师,你看看,这就是张海强说的何青,她今年才二十出头,一直都是我们系的奖学金获得者,小姑娘家里连个亲人也没有,要不是经常打工,估计大学都上不起了。这么一个姑娘家家的,我倒想问问,无凭无据的,怎么能污蔑她打人呢?不能因为人家是农村出来的,还是孤儿,就这么欺负人吧。就她这体重,撑死了也不到一百斤,说她打人,还不知道谁打谁呢!”

  这,这怎么还上升到农村城市了呢?

  张老师本来在计算机系就是以温厚出名的,不然一群精力旺盛的男生,换个暴脾气还不一定能有人买帐。但短板也很明显,比如现在,他自己首先气虚,就说不出什么话来。

  毕竟,这样两个人对比,搁谁看也是女生更吃亏的。

  倒是他身后的张海强不服气。

  他这人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人,天大地大脸面最大。昨天好不容易尝试了月老线,结果刚尝到甜头,还没上手就被周昊然和何青搅和了,岂能不恨?

  偏偏周昊然同样是人高马大的大男生,家里还很有背景,他权衡之下,还是决定挑个软柿子捏。

  在给陆邵丹绑红线之前,他就查过了,陆邵丹平时穿着打扮很低调,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偶尔有一两件饰品,按他的揣测,肯定也不是正当得来的钱。

  而何青,虽然年年都领奖学金,但是平时还打工做家教,食堂吃饭都根本不敢点多的菜,穷鬼一个。据说山村里出来的,也没有家人,当然是要先拿她开刀的。

  结果到了办公室,先是黄倩怎么也不肯听他的话把何青叫来,那种眼神,明摆着又鄙视又不信任,看得张海强火冒三丈。

  好不容易何青自投罗,结果他万万没想到:何青是没有什么后台,但是在校园,无论如何,成绩就首先是再坚挺不过的后台!

  其次,什么叫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就是!光是几个小表情小动作,黄倩和张导就瞬间倒戈,简直不可理喻!

  从小靠张大头和自己亲妈仙人跳过上衣食无忧生活的张海强是怎么也想不通,何青从懵懂不知事的时候,就无师自通隐瞒自己的不正常。一路磕磕拌拌到这么大,那演技,不说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最起码的表情和动作拿捏,她能分分钟甩张海强一脸。之前没显露,不过是平时觉得没必要罢了。

  张海强可不知道这些,他是小城镇长大的,拖自己爹妈的福,仙人跳倒是有经验,但唬弄老师,他还没那本事。毕竟,从小到大成绩都不行,能考上明大,还是……咳!

  看着自己这边辅导员如此不给力,被个女的分分钟拿捏住了,他立刻顶着肿胀淤紫的半张脸,上前口齿不清的反驳:“黄老师,你这话就不对了。何青是年年拿奖学金没错,但是拿奖学金的就不打人了?之前咱们金融系的系草不还杀人碎尸呢吗?人家也拿奖学金的!要我说,就是拿奖学金的才要好好查!”

  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吸溜一下口水,看的黄倩恶心不已。

  没办法,牙掉了,脸也肿了,控制不住生理反应很正常,但是相应的,大家看着挺恶心也正常。

  他不说则已,这话一说,不光是黄倩,张老师的脸都崩不住了。

  明大出来一个杀人碎尸的绩优生,是他们当老师的耻辱,也是学校的黑历史。之所以从大一军训就一切严格,不就是为了好好育人,挽回声誉吗?张海强这话一说,首先就摔了一巴掌在全校师生脸上。

  何青倒是看懂了神色,不由有点替他们脸痛。

  明大这样的顶级名校,成绩不好的不一定低人一等,但成绩好的,百分之八十都是成功者。君不见每年学校的荣誉和资金赞助,都全部出自历任的学生。

  他还当这是三流野鸡大学呢,有钱就能随便进?

  黄倩深呼吸一下,不是自己带的学生,忍了忍,还是没有吭声。

  张海强还不消停,指着自己带着瘀红指痕的半张脸:“你们看,手印还在这上头呢,怎么就不承认了!还有我的牙,牙掉了牙龈到现在还是肿着的!还有我的胸口――”

  他说着,一时情急,不顾在场还有两位女士,直接大剌剌把胸口的衣服拉开,给大家看上面一团青紫的淤痕。

  黄倩眉头一皱,更是对这张海强印象变差。

  这时候,演技帝何青上线,她眼里包着一团泪,委委屈屈的说着:“你,你说谎!我才没有那么大力气,你的牙那么结实,男的都不一定能打掉,我根本不可能!还有你的胸口,我,我怎么可能踹那么高……”

  说着说着,眼泪就要掉了。

  张海强以为她心虚,表情更是得意洋洋。不过做表情这种事,也是要看脸的,他本来就长的猥琐,此时还只剩半边脸,做出这种得意脸,根本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分分钟让人不忍直视。

  最起码,在场的几位,连张老师都默默扭过头了。

  关键时刻,还是黄倩最给力,她清了清嗓子:“张海强,你说何青打了你,你身上脸上也有伤,那她怎么打你的,为什么打你?无缘无故,一个女同学不可能去打人吧。还有,她这个样子,你一个拳头都能撂倒,你被打这么惨,为什么不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