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MDZZ

青诡纪事 +A -A

  张大头这天夜里睡得并不安稳。

  自个老婆死了,他就又找上了小媳妇,两人一起躲在别的村子,唯恐人家发现。

  小媳妇是镇上有钱人家新娶的,结果新婚头一个月,就被张大头给迷住了。她脑袋挺聪明,丈夫是个当兵的,结婚后就走了。因此瞒着两人这事,也不算太难。

  只是孩子一生下来,看那丑的不行的五官,再想着镇上的流言,公公婆婆就起疑心了,她这才听张大头的,卷了大笔钱财带着孩子跑了。

  睡梦中,张大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天幕阴沉、大雨将至的天气。

  这回,他看清楚了身边的男人。

  瘦高个,穿着一身黑衣服,还是老式的长袍。脸庞消瘦,瞳仁很小,带着金棕色的光,仿佛眼睛一翻,就全是眼白了一样。

  张大头清晰的看到自己打了个寒噤。

  那个男人五指扣成爪状,直接按住他天灵盖,硬生生抽出一团绵紫色的气来!

  “啊啊啊啊――”

  这种感觉太痛苦,张大头忍不住嘶嚎起来!

  然而周围三三两两都是人,却没有一人看向这边,仿佛他们被什么挡住了一般。

  看着手中一团泛着氤氲色泽的紫色气团,那个黑衣男人满意的笑了:“我借了你壮年期的二十年寿数,等你满三十了,面容就会直接变成五十岁的模样……放心,你还是会活到六十岁的。”

  看着张大头惊恐的样子,他又加上最后一句话。

  黑衣男人拿出一根鲜红的红绳,一截两段。

  “放心,不白拿你的,你不是为了这女的减寿二十也心甘情愿嘛?我这是实现你的愿望,你该感激我才是。要知道,我可是正正经经修功德的,这有借有还,可是原则。”

  他双手熟练的把两段绳子缠在一起打上同心扣,一条绳子打内圈,一条绳子作反扣,手指翻飞间,不知怎么弄的,两条绳子打着同样的结扣,又分开了。

  张大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脸色煞白。

  黑衣人把两条绳子往他手上一塞:“这两条绳子呢,你一根,你想要的老婆一根。只要接触那个部位,它就会自动在那个部位打结。要是你们俩都打在手上,双方就会都有牵制。要是你打在脚上,她在手上,那么你就可以把她牢牢踩在脚下,你说什么,她就是什么……”

  说到这里,他诡异的一笑,整张脸不仅没有显得和煦,反而阴恻恻的:“我猜,你肯定想好了系在哪里对不对?”

  “当然,你可不要三心二意啊,不然,一绳结两人,说不定会有人挣脱的哦!到时候,孽债就得你自己负了。”

  ――――――

  “你怎么知道张海强身上很痛?他在哪儿?”

  听了何青的问话,陆邵丹一愣,虽然身体动不了,但她的心却仿佛飞到天边去,半刻不肯消停。

  她看着何青,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海强身上很痛,我当然知道啦,我们心有灵犀。”

  她双目圆睁,怒视着何青:“阿青,你怎么可以打他呢?海强人那么好,你怎么可以下那么重的手!亏我还当你是老朋友,你这么狠毒,以后我们就不要来往了!”

  何青简直气急:“我去陆邵丹你这忘恩负义的女的!我狠毒……你等着,等到我把你这破绳子解了,我看你还有脸说这话不?!!”

  郁闷也就在一瞬间。

  等过了一会,何青就毛燥的抓起了头发:“算了算了,跟你这傻子现在计较有什么用。你刚刚说,你们心有灵犀,”说到这里,她想起张海强那个猥琐样,忍不住抖了抖:“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儿?”

  陆邵丹看着她,犹豫一会,还是老实说了:“他在他们辅导员那里啊,你打了人,肯定要受处分的。”

  哈?!!

  他一个大男人,他还有脸了?!

  MDZZ!不就仗着陆邵丹现在对他百依百顺嘛!论告状,我就不信你个年年挂科的渣渣还能比得上老娘!

  “不过……”

  何青转了转眼珠:“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怎么解这红线,但是对付‘心有灵犀’,我还是有办法的――太上有灵,明台封禁!”

  不过一个指诀封在额头,陆邵丹的眉心处立刻旋转出两道迅速转动的金光来,在她的额头处上下环绕旋转,片刻不停。

  陆邵丹怔忪片刻,感应不到心上人的心情,瞬间安静了下来。

  何青把宿舍门锁好,捋了捋袖子:接下来,就要去打嘴仗了!

  她们中文系的辅导员是个年近三十的老好人,名叫黄倩。一身温厚的气质,平时说话都不大声的。索性因为同是女的,比较好沟通,因此还是很得人心的。

  何青敲进办公室门的时候,黄倩正一脸尴尬又生气的表情,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看到何青,黄倩也松了一口气:“张老师,你看,这就是何青,她这么瘦一个女孩子,怎么打的过张海强?你们无凭无据说这话,我是肯定不能接受的。”

  原来,张海强吃了一股闷亏,不仅到手的女人没了,还被宿舍人看了笑话,心里憋闷了一夜,一大早就找辅导员告状了。

  他们计算机的辅导员是个年轻的男人,为人原则性很强,一看张海强拿出来当证据的两颗大牙和他肿成猪头的脸,立刻就怒了。也没问清楚什么情况,就直接找到了中文系。

  何青来之前,他正要求黄倩把学生叫来,好好处理呢。

  何青可是连续拿了好几次奖学金的,不大不小也算在老师面前刷过脸卡的。小姑娘脸圆乎乎的,下巴都带着双层,骨架娇小,一身的细皮嫩肉。可能是因为紧张,绞在一起的手指头显得白胖白胖的……看到真人,张老师立刻就感觉底气不足,仿佛矮了一头似的。

  ――这么一个小姑娘,能一巴掌扇掉他的两颗牙?

  他瞅瞅身边的张海强,虽然个子矮,但好歹一米六五是肯定有了,手长脚长,骨节宽大,脸因为肿了一圈还带着巴掌印……咳!

  张老师有点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