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他在哪

青诡纪事 +A -A

  张大头抱着孩子回屋的时候,宁卫兰已经被乡亲用板车拉着去往土郎中家里了。

  他手里的孩子是镇上小媳妇儿给他生的,头一个就是带把的!长脸!

  再加上小媳妇儿的事被家里人知道后,她是宁死也不愿意和张大头分开,这样漂亮的人,一个接一个对他痴心不悔,张大头此刻觉得意气风发,再没有更自豪的了!

  只是小媳妇儿如今变得跟家里的婆娘一个样,百依百顺,说啥是啥,全无半点意趣,张大头已经玩腻了。看在这孩子是他的种的份上,他趁着夜色把孩子带着,直接甩掉了哭哭啼啼的女人回家里来了。反正宁卫兰也只会哭,半句话都不敢说,到时候两个儿子一起养,老了都不怕!

  他想的挺好,结果才抱着孩子进屋,就发现房屋有一大片血迹,还有一把沾血的菜刀!

  他立刻心慌起来,唯恐家里犯了什么事。这最近两个月风声又紧了起来,此时此刻,懦弱胆小的张大头心中丝毫没有想过身怀六甲的妻子,直接抱上孩子转身又回到了镇上!

  宁卫兰肚里的孩子才刚刚满够八个月,被人这样大力踹了一脚,此时眼看着就要生了,躺在板车上,一直不停呻吟挣扎。

  旁边两个来帮衬的婶子都是有经验的,看到这情况,也不由慌了起来。都说七活八不活,这还没到大夫家里呢,羊水都快流干了!

  宁卫兰感觉整个人仿佛被劈成了两半!

  脑海中乱哄哄的,过往一家人的音容笑貌轮番浮现,老迈的父母,年幼的弟弟,还有殷殷劝解的兄姐,让她不由眼泪纵横。

  而另一面,却又是张大头猥琐的样子,他们见面时自己莫名奇妙的一见钟情,为了与他在一起对父母的以死相逼,还有让人见之欲呕不堪忍受的他们曾经一些亲密片段……

  单单回想到这里,宁卫兰就又忍不住扒在车沿,大声呕吐起来!

  肚子里满是胀痛的感觉,仿佛有人把她的五脏六腑狠狠拧在一起,痛得她头皮发炸,耳鸣嗡嗡,半响都如同雷击,回不过神来。

  疼痛越来越强烈,宁卫兰双目圆睁,血丝满布,神情狰狞又可怖!耳畔有模模糊糊的声音响起:“宁妹子,用力!”

  “快!孩子快出来了!深呼吸!”

  “吐气,用力……”

  在神志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她恍恍惚惚感觉身子底下一阵劈砍似得疼痛。

  在这一瞬间,孩子的头露了出来。

  而她的脑海里,也仿佛有九天雷霆劈过,在旁人看不见的手腕上,一道红线的细影越来越弱,最后砰然碎裂,悄无声息的转移到镇上一个年轻的女人手上去了……

  宁卫兰躺在板车上大口大口呼吸,乡间的夜,十分寂静。天空中除了璀璨的星子,在这黎明时刻,连虫声蛙叫也听不到了。

  这时,旁边的大婶抱起孩子琢磨半响,也不知怎么开口才好:“……大妹子,你,你别太难过,还年轻呢。下一胎说不准很快就有了……”

  她低头一看,大婶怀中的孩子脸色紫胀,已然浑身冰凉。看着还没张开的五官,仿佛是有了她们宁家人的影子……

  此时板车正经过小小的石板桥。桥的下方,是清澈的小瀑布和嶙峋峥嵘的怪石。

  这承载着村里人上百年的石桥,如今紧窄的也只能容下板车慢慢过去。清晨露水湿滑,拉着板车的同乡也小心翼翼,唯恐出了事。

  ――这人还没到,死胎就先下来了……

  两个大婶看着反而还更加伤心,不住叹息道:“还是个带把的呢……”

  宁卫兰神色空茫,却在此时冷不丁一笑。

  她伸手搂着孩子,此刻低头的神情,如同冰雪初绽,莲花出水,清凌凌不带半点烦忧。

  看着孩子安静的脸,宁卫兰感叹道:“这样也好,妈妈这样的人,你这样不该出生的孽胎……是我对不起你。”

  话音一落,她抱紧孩子,用力侧身朝桥下一扑!

  风声呼啸,宁卫兰仿佛看到了头发花白的父母,她的兄弟姐妹,她最小的弟弟阿晋哭倒在地上的脸……

  ――――――

  一夜过去,何青都快揪秃了头发,到底也没想出怎么把红线截下来的方法。

  阳光已经透过窗户,于丹丹早上还有课,早在七点半就已经匆匆忙忙跑出去了。何青倒是占了学霸的名头,第一节课又是相熟的林教授,她给自己和陆少丹请了假,此时正心安理得地坐在床边,死死盯着陆邵丹的脸。

  昨天她盛怒之下用灵力截留了陆邵丹后颈处的气血运行,此时用灵力温养着,也是时候该醒了。

  何青的眼神太过炙烈,陆邵丹很快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睁眼的那一瞬间还算清醒,她慢慢坐起来,疑惑的问道:“阿青,今天上午没课吗?是不是要迟到了?”

  一边说着,一边准备起床。

  就在此时,何青又一次看到那根红线闪过!

  陆邵丹立刻想起什么似的,紧张地抓住她:“阿青,你昨天打了海强是不是?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不行!我要去照顾他――”

  她说着,就麻溜的开始起床洗漱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就算明知道是姻缘线的作用,何青还是忍不住郁闷又愤怒。

  她二话不说就去反锁了门,接着趁陆邵丹出来的时候,直接一个指诀把她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这种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暴露不暴露了,反正她本来也打算挑个时候给她们讲的。

  陆邵丹睁大了眼睛,放在平时,她肯定会问清什么缘由,何青怎么会这些之类的。

  但此时的她,满心满眼都是张海强,身体不能动,大脑却还是清醒的,只一个劲儿的愤怒挣扎:“阿青,放开我!我要去找海强!海强现在很痛,我要去找他,我要去照顾他……”

  何青瞪她:“你做梦!”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似的,问起陆邵丹:“你要去照顾他,他很痛?那么,他现在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