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谁怂包啊我怂包

青诡纪事 +A -A

  任山镇的张大头今天结婚。

  都是邻居,父辈的交情在那里,不管愿不愿意,大家也都得去捧捧场。

  婚礼办的磕碜,桌上就一盘瓜子。大伙一边儿嗑着瓜子,一边还都议论纷纷:“这大头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天仙愿意嫁给他?”

  “听说人家还是帝都的大小姐呢!死了活了非看上他……”

  “这女人呐,就得守妇道!你看她这倒贴过来的,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新衣服都没穿一件……”

  这年头吃喜酒的,送钱送鸡蛋送米面的,什么都有。张大头的菜弄得不地道,一桌子没两荤的,大家伙心里不乐意,说话也不讲究了。

  “我看啊,这张大头不会是想趁机收礼钱吧?”

  “那肯定的……你说这城里的姑娘,她干啥非要跟着张大头呢?长的丑不说,就他那样的人,搁早两年那都是要吃枪子的……”

  “�,那谁知道呢!没听老话说嘛,好汉没好妻,赖汉娶个娇滴滴……”

  大伙儿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新郎新娘就出来了。

  张大头今天是特意打扮过的,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老绿色呢子大褂,里面配着白花花的假领子,腿上的裤子裤脚恨不得拖到地上,脚底下踩着一双不伦不类的解放鞋。

  他个子矮,骨架还瘦,人更是长的丑。此时这样打扮,别提多不堪入目了。偏偏旁边花容月貌的新娘子脸上却还带着满满的笑容,白生生的脸颊,细致的瓜子脸,大眼睛长头发,哪怕穿着一身老旧的枣红大衣,身子也仍然显得娉娉婷婷,把在场的所有女人给压了下去。

  为了能够嫁给张大头,宁卫兰在家里百般寻死觅活,以死相逼,现在她家里又是关键时期,出了这事,差点让家里兄弟们没了活路。最后弄的老父母不得不与她断绝关系,她也仍然百死不悔。

  此时的她,跟世间其他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女人一样,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虚无缥缈的幸福感。

  ――――――

  周昊然三人目送着何青走出老远,直到这时,他才回过神来。

  他转身,脸上带着莫名奇妙的疑问与愤怒:“�?刚刚那女生谁啊?她凭什么骂我怂包?我干什么了我就成怂包了?!!――还有啊,她把陆邵丹打晕了是不是?她怎么能这样……”

  张旭瞅瞅他那张脸上冤枉的小表情,直接不忍直视:“诶呦喂,耗子,你现在才想起来,黄花菜都凉了!你认识陆邵丹陆女神是不是?你看张海强是个什么人?当着那末多人的面都敢毛手毛脚,你要认识你还能忍?!结果僵持那么半天了,你也没敢把他拦下来。要搁我,我也觉得你怂!”

  “我怂个屁!”

  周昊然愤怒的跳了脚――“陆邵丹那丫今天跟个神经病一样,非要哭哭啼啼贴上人家,我,他,妈我能怎么办?万一他俩要是真感情,保不齐回头我还得被他们家里人削一顿!你是不知道她家里人是有多彪悍!远的不说,就她亲大哥前段时间才立了大功,万一回头心情一好知道我给他妹子没脸,我肯定得玩完!”

  说着说着,自己的语气就先软了三分。

  这事,办的好像是有点优柔寡断了。

  当年小学时,他不光被陆邵丹踹的在草地上打了个滚,这事儿还有后续!那就是她的两个哥哥也闻讯赶来盯着他,足足让他在草坪上打了半个小时的滚!不滚就揍!

  ――那叫一个天旋地转、日月无光啊!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朝哪边抬腿……

  就因为年少无知,一时起了狗胆去掀那块儿冰坨子的裙子……想想都是泪!

  往事实在不堪回首,周昊然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赶紧招呼舍友先回宿舍了。

  他们走了好久,地上被遗忘已久的张海强这才捂着胸口爬起来,独自一人蹒跚着走远了。

  至于他的朋友,早半天就跑没影了。

  何青把陆邵丹背回宿舍,一路上吸引目光无数。

  回到宿舍时,余丹丹好像也才刚回来,正哼着歌儿慢慢在脸上卸妆。何青进门儿时,她眼睛上正黑乎乎的一坨呢。

  只见她眯着眼睛在那里用棉片揉来揉去,一边打招呼:“爱卿回来了?是阿青还是邵丹啊?快来帮朕一把!朕脸上上被浆糊糊住了……”

  背着这么重的人一路跑回来,还噔噔噔上了这么高几层楼,何青之前有多喜欢陆邵丹的高个细腰大长腿,此刻就有多怨念。

  她闻言没好气的说:“糊什么糊?赶紧把脸擦擦,帮忙把邵丹给弄上床去。”

  余丹丹听她语气不对,二话不说先把眼睛给擦开了。一看,陆邵丹还趴在何青背上睡得跟死猪一样!

  她赶紧跑过来帮忙扶着:“怎么啦怎么啦?喝酒了吗?”

  再一看陆邵丹的衣服和脸,顿时吓了一跳:“我去!这穿的什么啊?这妆谁给画的?!”

  何青叹气:“唉,别提了,一言难尽。来,你在背后扶好,我把她弄到床上去。”

  刚把陆邵丹放好,她一抬头,就看于丹丹脸化的跟调色盘一样,红的黄的黑的在脸上粘糊糊一坨一坨的,何青吓了一跳!赶紧催她:“去去去,赶紧去把脸洗干净了。这事不好说,回头我再给你讲……”

  于丹丹点了点头,天大地大脸最大,还是忍住疑惑先去卫生间了。

  何青坐在床边,看着陆邵丹安静的睡颜。又仔细查了查她身上,手上脚上什么都没有啊?

  应该不可能看错吧?!

  何青按耐住满腔疑惑,又去看了看她手机上挂着的护身符――护身符也仍旧好好的没错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护身符里掺了至阳黑狗血,只要是任何带有阴邪之气的东西,都接触不得!陆邵丹这样子,不可能是什么都没有?!还有那条红线,她明明看到是在陆邵丹手腕上出现过的啊?!

  何青盯着陆邵丹的洁白无暇的皓腕,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