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恋爱

青诡纪事 +A -A

  时间不知不觉缓缓流淌,转眼间,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青春的气息也越来越把何青这些大三的人碾压的抬不起头来。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因为军训这段时间太阳实在灿烂,把这一群水灵灵的小鲜肉晒的乌漆吗黑,从而也让大二大三的师兄师姐们乐开了花。

  十一假刚过,上午没课,何青在床上窝了好久,终于感觉活过来了。

  最近忙的跟搬砖的一样,不是找人打扫流浪动物收容地,就是到处找厂家批发狗粮猫粮狗窝猫窝垫子之类的,每天忙忙碌碌马不停蹄,恨不得再给自己来个分,身术。

  不过,好歹是赶在秋凉之前完成了。

  现在,那边由大黑领头。何青专门把大门锁死,在门上开了洞,供动物进出。因为害怕有心怀恶念的人进去,她还特意在门上画了乱神符,只要人一进去。立刻就会胡思乱想,扩大恐惧,转身避开这里了。

  马上天气要凉了,在这之前安顿好流浪动物,以免它们受冻,也算是安安心了。虽然不能给它们提供很好的生活,但最起码,衣食无忧是可以保证的。到时候一个星期半个月去看一次就好了。其他事情,大黑会帮忙看着的。

  解决了这些琐事,何青不知道多轻松。

  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种被窝里缠绵的感觉,简直再美妙不过了!

  正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突然看见于丹丹从洗手间出来,突然开始化妆了。

  何青大惊失色,赶紧扑到床边上:“丹丹,你怎么啦?”

  居然化妆了?!!

  于丹丹虽然天天都在护肤,但是她也仅限于用到隔离防晒那一步,大学两年,她化过妆的日子屈指可数。

  于丹丹对着镜子艰难的描眼线,眼睛下瞥十分难看,闻言居然小小的羞涩了一下:“我跟同学约了去图书馆呢。”

  “可是丹丹,不是你跟我说非考试不去图书馆吗?”

  于丹丹用手给眼睛扇扇风,回头看着何青,娇嗔道:“哎呀,你怎么不懂呢?最近大一有个小鲜肉老是约我,我都推了好几次了,多不好意思啊。今天既然答应了,我还是郑重一点比较好……主要是,小鲜肉特别帅,还是军训标兵――懂了吧?”

  何青点头如捣蒜。

  “嗯嗯嗯,懂懂懂!咱们宿舍的,就咱仨没有脱单了,既然有小鲜肉,丹丹,加油!可千万别错过了!”

  于丹丹把散粉打好,转身开始拎包:“放心吧,我是谁?我可是江南妹子,咱们论坛统计的,恋爱时最具有地域优势的温柔女孩――看我的吧!”

  说着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就出门了。

  何青半是期待半是惆怅的躺下来,把自己摊成软烂一条饼,喃喃道:“唉,为什么不赐我一个帅哥呢?”

  想想曾经错过的宁睿小鲜肉,还有制服气质十足的顾平……

  唉���。

  话音刚落,宿舍门又被打开了。

  陆邵丹拎着大包小包回来,满头大汗。何青刚从上铺探出头来喊她:“邵丹――”

  话音未落,就见陆邵丹一头钻进洗手间,开始接水洗澡了。

  何青:……

  过了一会,陆邵丹裹着浴巾出来了,衣服没穿,就开始对着镜子涂涂抹抹了。画了又擦,擦了又画,折腾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这才消停了。

  她掏出新买的衣服,一件件对着镜子开始比划起来,还把何青喊了起来:“阿青,你看看,哪件好看?”

  啊?

  何青探头一看:“邵丹,这个……跟你之前的风格不一样吧?怎么这么……这么……”

  “性感?”陆邵丹笑语嫣然,回头看她。

  何青这才发现,她的眼线今天也画了,粗浓有神,还留了长长的尾勾,十分妩媚又成熟。

  她手上拎着的,是一件黑色镂空裹身连衣裙。胸前领口开的很低,V字型十分诱人。肩膀处是透明黑纱,无袖,后背从琵琶骨处是交叉系带,一直蜿蜒到腰窝……

  陆邵丹对着镜子来回看,何青却纠结的大了头:“邵丹,这个是不是太性感了一点啊?你长的这么勾人,再穿上这个,跟风尘女郎似的……”

  下半,身是裹裙,十分贴身的样子,虽然是弹性面料,但看那紧窄的尺寸,就可以想像穿在她身上是多么的诱人。

  陆邵丹回头撇她一眼,波光流转,转眄生辉,红唇一张一合嗔道:“哎呀,你不懂~”

  噫~

  何青抖了抖。

  我?我不懂什么?

  愣了一下,她突然想到什么,立刻爬起来问:“你不会,也恋爱了吧?”

  恋爱恋成这个样子,怎么感觉好可怕啊?

  陆邵丹是名副其实的高冷女神,样貌是绝对没话说的,这时突然双颊羞红,煞是动人。

  何青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一遍,心动了一瞬间,转瞬又为自己不坚定的性向狠狠谴责了自己。

  “对啊,今天,他说最喜欢女孩性感成熟一点……这件到底行不行嘛?”

  高冷女神之所以是高冷,因为她不光平时不苟言笑,而且对待男生更是不苟言笑。

  陆邵丹可是其中的佼佼者。

  她除了跟于丹丹,何青两人一起玩闹,对其他人,根本都不带笑的。

  此时突然做出娇羞的小女儿之态,声音都嗲声嗲气的。何青看在眼里听在心里,突然一阵恶寒,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她没有恋爱过,实在不懂这种转变的魅力,于是只好迟疑的说:“可是,这也太性感了一点吧?男生看到,会不会觉得你不庄重啊?”

  陆邵丹犹豫一下,最后还是把手中的裙子放下了。

  “那这件总可以了吧?”

  她手上,仍旧是一件黑色连身伞裙。好在,除了上半身贴身了一点,其他还都可以,大方简约。

  看到何青点头,陆邵丹立刻喜笑颜开,赶紧拢了拢头发,准备换衣服。

  深栗色的卷发,洁白的手腕,上下翻动间,似乎有一条红红的影子出现。等到何青凝神去看,转眼又没有了。

  陆邵丹穿着新衣服,转身摇摇曳曳开始收拾挎包了。

  何青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邵丹,你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