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灵犬》完结

青诡纪事 +A -A

  顾平站在林荫下,从绿油油的叶子中洒下的细碎斑驳的金色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身上。微风拂过,他整个人如同标枪一般挺立,更加显得无比俊朗,气质爆棚。

  尤其,还有手中递过来的银行卡加持光环。

  “嗷……”

  何青内心激动的飙了起来,老司机之心立刻高高飞扬!

  然而。

  但是。

  现实中的她,只是矜持的压抑住激动的情绪,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眼前的人,颤抖的问:“……二十万?”

  对,没错,顾平说到做到,从陆明远手中抠了二十万出来,作为给本次案件中最大功劳的何青的奖励。

  “公安给的奖金?”

  何青再问一遍。

  顾平十分理解的又一次点头肯定:“对,没错,二十万,税后。”

  我滴个天啊!

  没想到,她这还没毕业,就这么能挣钱了!真是,真是太厉害了!

  何青陷入自我陶醉中,难以自拔。

  她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张银行卡,捧在胸口:“顾教官,你实在太好了!我,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顾平的脸突然有点僵了。

  “……我再给你画一张符吧!”

  何青爽快的说道。

  顾平瞬间松了口气,他回答道:“不用了。之前我不懂,但是你的金甲符,的确救了我一命,我那三万块钱,根本不值一提。不如你开个价,我再多请几张护身符,可以吗?我现在没什么负担,三两百万还是可以拿出来的。”

  立了这么大的功劳,顾平现在的前景,绝不是几百万能有的。他家世不俗,虽然没有富可敌国,但是普通的生活还是能保证的。何青的符效果这么好,有条件的话,为家人多请几张,是肯定有必要的。

  三两百万……这么壕?

  何青点头,爽快的从包里掏出上次剩下的四张护身符,这是打算卖给墨宝斋的:“护身符,二十万一张,你要几张?”

  说完,她又怕顾平误会她狮子大开口,连忙解释说:“这个我卖给中宣大街墨宝斋的,你可以去问问价,绝对不止这个数。”

  顾平爽快的给她转账:“效果我知道,这个价格,肯定是我占便宜了。行,我都要了,你记得看短信。”

  身边,一身黑棕色毛的长安吐着舌头,正萌萌哒看向他。

  “另外,”顾平看向她,认真说道:“虽然没什么用处,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的帮忙,也谢谢你对长安的帮助,无论如何,以后如果有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

  何青点头:“不用啊……其实虽然我从小就有这种阴阳眼,但是实际上的生活却越来越穷……你帮了长安,你不是也付了报酬吗?这次还特意为我秘密申请了奖金……”

  她笑了笑,未竟的话语双方心照不宣,就不用多说了。

  顾平也笑了起来,何青这样的女孩,大方,自信,永远都精神饱满,劲头十足,为人又十分厚道感恩……无论到哪里,都会有人被她感动。严格来说,她也算是顾平目前为止唯一的异性朋友。

  他看着何青黑漆漆的眼珠,再次真诚又恳切的承诺道:“半个月后,我就正式调回帝都,需要帮忙的时候,请务必开口。”

  何青点头。

  她捧着刚收到转账通知的手机和银行卡,不知为什么,心中莫名有些惆怅。

  于是又笑了起来,说道:“那么,以后有这样的好事,记得还来找我!”

  无论如何,钱,她总是不会嫌多的。

  帝都文华区,一个破旧废弃的小厂房。

  看门的老人家年龄看起来很大,走过这乱七八糟的砖块垃圾路面时,身体都颤巍巍的。

  何青跟在他身后,眼皮一阵狂跳。

  “老人家,这个地方这么破你还要三万?”

  老人家也有点不好意思:“姑娘啊,这是政府的地,虽然废了一年多了,但保不齐啥时候就开发过来了,这么大,足足四百平方,就是屋里面破了点……”

  说到最后,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这附近是单位的老房子,最高也才五层,最近几年都不会扒。这么一个废弃已久的豆腐小作坊,一个月三万……人家一百平精装修的房子一个月也才一万块钱呢。这里虽然大,可是除了烂七八糟的墙面屋顶,什么都没有啊!

  他不由开口说:“姑娘,你要真想租,我去跟领导说说……一年你给十五万块钱,但是这个说好话这个事……”

  他搓了搓手。

  何青对别的不行,砍价最有一套,她瞅瞅这灰不突突的破烂地方,要不是图便宜,离大学城又近,她才不会要嘞。

  她黑亮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压低声音,对老大爷说道:“这样吧老人家,我租三年,给你三十万。但是这个合同上写租金几万,我不管,就看您的本事了!”

  何青手里现在有顾平给的八十万,奖金二十万,还有零散的几万块钱。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她最近尝到了符咒挣钱的好处来,于是决定多多积攒有灵气又纯粹的血液,老是在大学里肯定不太方便。所以才决定斥巨资给大黑他们找个窝,这样以后有流浪猫狗动物,也省的受苦。

  毕竟,有时候下雨下雪,看学校里的动物,都很可怜。还有校外的没见过的,最近大黑带来的,瘦骨嶙峋不说,还都有各种伤……

  以她现在的存款,收留流浪动物,让他们吃好不可能,但吃饱还是可以的。

  三十万……

  老大爷心里算着帐。

  管这一片的是他沾亲带故的人,这地方两三年了也没人看中,流浪汉都嫌脏……这时候真有人租的话,上回听他说,六千就租!

  反正国家的土地嘛,又不能给自己盈利……如果按六千算的话,那还有很大一笔的空白,到时候两个人分一分……

  老人家想了好几次,觉得到手的才是自己的:“行,三十万就三十万!姑娘,你等等,我这就打电话给领导,咱们今天就签合同。”

  说着就摸出了手机。

  何青一看,得,人家用的也是龙腾最新款,跟自己这一个价儿。

  皇城根下,果然卧虎藏龙……

  她摸摸即将缩水的钱包,不由又心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