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燕州

青诡纪事 +A -A

  星期一的晚上,云海按摩院三楼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客人。

  长安就蹲守在电梯门口,每进来一个客人,他就仔细闻一下。变成魂体之后,他和顾平心意相通,他记味道,顾平记长相,两两结合,效率无比的高。摄像头已经全部放在合适的位置,所有人都对它视而不见,电磁波屏蔽设置对上三个摄像头也根本毫无用处。

  出了电梯,客人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全部都失去了作用,每一位进入的人员都是经过严格检查的。但是无论怎么排查,谁也不会想到,电梯旁就有一只谁也看不见的黑背犬正虎视眈眈。

  云海按摩院的规模庞大,本地口碑又好,每天客人的确不少。来三楼的这些人又是分批进来的,丝毫不引人怀疑。

  顾平提前带着一群人在附近的烧烤摊上分散待命,若不是有心盯着,根本发觉不出异样。

  比如来的这些客人,很多都是外地的,最近又没有什么项目之类的,怎么可能同一时间这么多人,都千里迢迢天南海北齐聚在这样普通的按摩院里。

  几个假装吃烧烤,对这次命令半信半疑的人互相对视一眼,意识到了事件的真实性,默默端正了心态。

  顾平坐在桌边,基本什么话都不说,一直默默的喝着水。

  不是他太过高冷不想提前跟警方的人沟通沟通,而是他的心神和长安相连,时日太短,两个人还没磨合的特别好,因此一心二用做的并不是很熟练。加上三楼的人的确不少,每一个都要用心记忆,他也实在顾不得其他了。

  桌子上放着的手机上,如果打开,就能看到小小的视频页面上,正是长安之前偷偷放好的其中一个摄像头所传来的画面。摄像头是军方出品,音频视频高品质无疑,仅仅不过开场十几分钟,露出的大量视频就可以作为横扫大半会场的证据了。同样的视频,陆明远办公室三台电脑正默默存储着。

  同时,顾平也不由暗暗咋舌:近些年来托络通讯发达的福,各项工作开展的还挺顺利。但是老话说的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尤其是缉毒方面,难度加大了不止一星半点儿,什么招都有。他虽然是准备从部队调动到地方武警,还没正式上岗,但是全国单位普遍如此,他知道缉毒科肯定也是有任务指标的。若非如此,陆明远这个官迷也不会这么积极。

  这次陆明远安排了这么多,看来是有一打尽的心思!君不见,这云海按摩院前前后后不知藏了有多少人呢!

  夜晚十点整,顾平通过长安的视角得知:云海按摩院通向三楼的电梯被暂时密码锁死了,消防通道也被锁着,所有电子产品禁用……

  这一场别开生面的企业家联络会,正式开始了。

  伍冀和郑秋生相携而来,手中端着酒杯笑的满面春风,志得意满。

  怎么能不自豪呢?

  这在场熙熙众人,高达三十多位,全部都是他们兄弟俩这一二十年来发展起来的大客户。每位客户手底下,还管着不少于百人的销售团队,每个销售手底下,又有大批的零售和散客……利益层层递进,最终大家共同得益,彼此联络也更加紧密,内部保密滴水不漏。真如同传,销那些洗脑计划一般,分分钟就收大把钱。

  他们怎么能不开心呢?

  伍冀的水云间茶馆,负责观察引荐客人,手底下的两个大茶场明面制茶,背地里各种新品都敢尝试制作贩卖。云海按摩院则负责谈生意,安排供货。二人强强联合,分工明确。到如今,随便拔根汗毛就能在帝都轻轻松松置下一套产业,关系更是四通八达,辐射到全国各地。

  论日子,不比国家领头儿的差。

  两人分散开来,找相熟的客户寒暄。犯罪模式下的利益共同体,除了更高的利益,是再没有什么能够破坏的了。

  但是这世界上,还有比贩,毒更高的利润吗?

  胡老板今天也来了。

  燕州上一任的道上领头人对这个深恶痛绝,手底下的场子更是严禁这个。结果一场大病要了命,胡龙这个不学无术的儿子就顺势被拱着上了位。

  初生牛犊,志得意满,很快就被手底下的人带着尝了这极乐,以他那接近于无的自制力,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不,才上位两个多月,就成了伍冀郑秋生的大客户,这次会面,也给他安排了请柬。

  他刚尝到以贩养吸的甜头,只头一回,贩的利润就够他逍遥半辈子,此刻进场,别提多潇洒了。

  但实际知道他根底的人都看不起他。

  他们这些黑生意,最难得也最必备的,就是自制力。他们贩,毒,所以更知道它的威力,手底下小弟沾染,他们乐见其成,这样还更好控制,但领头的人要是受不住诱惑,那生意迟早药丸。

  因此,在场几十人,只有胡龙一个人有瘾。

  胡龙全无自觉,满场乱窜。连伍冀也不由有点后悔了:这家伙,太闹腾了!隔着老远就能听到他的大嗓门。

  郑秋生却看的很是欢乐:“咱们这生意都一二十年了,姓胡的能翻出什么花儿?更何况,我这年纪大了啊,就喜欢这样有活力的!”

  他做出一个握拳头的姿势,和伍冀对视一眼:“好控制!”

  伍冀也看明白了:“说的也是,这人在咱们钩上,瘾还大的很。让底下兄弟们看紧点,缓着给他东西,也好多留几年打头阵。”

  郑秋生拍拍他的肩:“老弟,这么想就对了。再说了,之前胡老狗场子看的太严,燕州那一片,咱可一个大户都没有。这下有了胡龙,我还指望着以后还能在燕州弄出个根据地呢!那地方,潜力不比这皇城根下差!”

  三楼消防通道的窗户口,顾平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爬了上来,趁着两个看守人低头借火抽烟的功夫,右手食指中指第一骨节相并,直击最近之人的颈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