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阴阳两界通

青诡纪事 +A -A

  “打了激素针?”

  顾平喃喃道:难怪跨省程序一交接好,没多久就找不到人了。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的狠角色啊!

  两心通的作用远远不止让他们知道彼此的想法,还能通过双方的双眼,看其所看,听其所闻。长安寸步不离,牢牢黏在伍冀身边。他的一举一动,尽皆反应给了顾平。

  顾平拿起电话,立刻打了出去。

  “顾平,你说的是真的?”

  帝都文华区公安局缉毒大队办公室里,一个年过三旬,一脸方正的中年人正在向顾平做最后一遍确认。

  “大表哥,陆局长!你不用再问了,我能骗你吗?”

  “你刚刚说,你看到了之前跨省供毒的两个嫌犯,其中一个还打激素改变身形……你是怎么见到的?还知道人家打了激素?更何况,胖了之后,五官也能看清楚的吧,咱们的人到处找,不可能没有符合特征的啊。”

  顾平摸摸鼻子,拿出从长安那里得来的信息:“他,还去做微整形了。就是打针什么的,把五官调的不一样。”

  “你哪里来的证据?伍冀和郑秋生,这个伍冀我不太清楚,好像就是个开茶馆的。但是郑秋生可是咱们区三年前的杰出企业家。他那个云海按摩院,我也去过两回,确确实实是做按摩拔罐的,工作人员都是残疾人,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政府还特意表彰他的慈善行为……这样一个正面形象,无凭无据,让我去那里缉毒……我明天就可以下岗了。”

  顾平胸有成竹的一笑,伸手拿出了一个U盘。

  陆明远狐疑的接过:“……这才几天功夫?你不会……连证据都拿到手了吧。不是我打击你,你要是有这本事,长安当初也不会……”

  说到这里,陆明远立刻收声,自知失言。

  当初这个小表弟因为一条狗差点变成一团烂泥,再也扶不起来。这会儿虽然看着情绪不错,但是也不敢保证……

  顾平却如同没听到一般,给他解释说:“这是一份音频文件,仅供参考。你先听听,里面有个时间,正好是下周一,你要是觉得有这个必要,我安排好,当天直接拍下视频,一打尽。”

  陆明远将信将疑。

  “不过,这个线人不是我们系统内部的,所以要额外收费。证据成功拿到手之后,要二十万。”

  “二十万?!!”

  陆明远一口否决:“咱们财政哪有这么多钱?没有!”

  顾平毫不留情的戳他老底:“你把案子破了,奖金都不止这点!”

  陆明远:……!

  周五傍晚,顾平再一次把何青约出来,请她帮忙。

  “顾教官,这个阴阳两界通,我不能保证一定能让摄像头联通啊。不然,我给你一张傀儡符,你操纵傀儡符偷偷进去吧摄像头装上吧。”

  顾平也无奈,但凡他能想到别的办法,也不会轻易就把一个学生拉进这件案子里。虽然这个学生好像很不一般,可是年龄放在那里,怎么想怎么亏心啊。

  可是从长安那里得到的信息,云海按摩院三楼,别说摄像头,连手机都没法用,防备的不是一点半点的严密。若非长安是魂魄,根本连靠近都不行。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厚着脸皮,找自己大表哥。一方面,立功的事当然要自家人最好,另一方面,如果何青可以帮到忙,他就可以帮何青争取到利益,还不会暴露她。毕竟,他从学校了解过,何青一直都是自己挣学费的。

  何青也很为难,阴阳两界通的术法,是沟通阴阳两界物品的。一般积了阴德的人家,死去的祖先会通过这种方式给后人留下东西。子孙后代也同样可以借此呈上一些不方便敬香拜收的物品。

  但是在她的记忆里,还从来没联通过电子产品呢!末法时代,电子产品盛行,也都各具磁场,她根本不能保证可以屏蔽这个磁场,还能让摄像头和存储器联通。

  但是顾平许下的报酬太动人,财帛动人心,何青纠结半天,还是答应了。

  当然,第一次参与这种官面任务,她根本没有丝毫恐惧,心中洋溢着的,是满满的跃跃欲试。

  顾平准备了三组摄像头。

  何青点燃一组净坛香,三支金黄明亮的线香,颜色无比纯正,跟紫禁城上盘旋着的巨大盘龙柱遥相呼应,隐隐有看不见的气场正相互融合。

  她四指拈香,口中字正腔圆,半点不含糊的念出敬神咒:“……天有其运,地有其规,今有义士,代守其泽。两界相通,龙脉相佑,万法皆隐,子民有德……”

  短短的四十八字敬神咒,何青单单念出来,就觉得身体如同受刑,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每念出一个字,头顶就仿佛有泰山压下,难承其重!

  在她的眼中,东方金黄色的盘龙柱上的五爪金龙仿佛活了一般,顺着柱体蜿蜒向下,鳞爪飞扬,须发皆张!接着又探头看过来,棕色的瞳仁如同一块巨型琥珀,映在她脑海里一动不动,些许龙威散发出来,直碾压的她浑身骨架都嘎吱作响!

  何青咬牙硬抗,感觉嘴里有腥咸的味道。

  顾平紧张的守在一边。

  他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单单看着何青脸上豆大的汗珠,就已经觉得十分痛苦了。何青的皮肤嫩白,在高压下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仿佛随时都要伴着猩红的血液迸出……

  他在一旁揪心不已,这样小的女孩儿……他张开嘴,狠下心来道:“算了,我放弃――”

  话还没说完,就见何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面前香炉里的三只净坛香不仅没有烧完,反而变得更加有光泽,如同被黄金淬炼过了!

  她先是惊喜的捧回了香炉,小心翼翼的收好香灰和线香,这才转身对顾平笑道:“好了,成了!这回,这个摄像头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会被人察觉到了!”

  她摊开手,白生生带着汗渍的掌心中,赫然是黑色的小型摄像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