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跟上

青诡纪事 +A -A

  何青吭哧半天才说出了“收费”两个字,过程无比尴尬和揪心。

  但是托厚脸皮的福,话一说出来,她就浑身舒爽了。反正,自己的要价不亏心,这些材料,光是买就花了两万呢!墨宝斋出十万收购,顾教官长这么帅,友情价三千元,一点都不贵好不好!

  顾平微微一愣,接着立刻笑开了:“应该的,这些应该很贵吧。”

  虽然之前从来没接触过,但是牵扯到这种非人力能及的事情,价格当然也会非常出众。好在他小有身家,多的没有,百十万还是拿的起的。长安如今和生前一样陪在他身边,那就已经比他的所有家当更加珍贵了。

  顾平这么好说话,何青也松了一口气。她分开扭曲在一起的两个手指头,抬起右手比划出ok的手势。

  顾平有点不确定:“30万?”

  他说的淡定,何青却倒抽一口冷气:妈呀!怎么现在碰到的人一个比一个更有钱?前有宁睿随手给出两万块零花钱,今有顾教官张口就给六位数……两心通而已啊,并没有什么大用处,30万?!难不成这个符其实是很贵很贵的?

  可是……她好像还会很多呀。

  何青定下心神,赶紧摆手拒绝:“不是不是,怎么会是30万呢?三千,三千就够了。”

  顾平大方一笑,并不理会她的开价:“虽然我不是很懂关于这个的行情,但是多少也能估算出它的价值。没有30万,最起码也得有三万吧?”

  他不动声色地要了何青的账号,直接转了三万元过去。

  何青看着转账记录,不禁心生感动:――长的帅!又有钱!还那么大方……怎么好意思呢?

  于是想了想,飞快地从包里掏出那张准备好的金甲符:“三万块钱有点多了,嗯……这个,这个是金甲符,就相当于武侠小说里面的金钟罩,你随身带着,万一碰到攻击,可以挡一挡呢。”

  见识过何青的不平凡,顾平十分感谢,心知这金甲符的能力,绝对不止和亲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于是郑重道过谢后收下了。

  这边两人一分开,顾平就带着长安接着去吃烤肠了。

  有了两心通,长安的所思所想,他都能感受到,尤其是长安心里对烤肠的念念不忘……

  一边朝小卖部走着,顾平一边在心里试探着问长安:“长安,今天想吃几根?”

  “平平,长安想吃五根。”

  平平?

  顾平黑线。

  “五根?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这样很快你就吃腻了,不会再喜欢吃了呀……怎么了?!”

  只见长安黑厚的背毛微微耸立,又一次趴伏下身体,做出攻击待命的姿势!

  顾平不由得惊讶地喊出了声。

  路的那边,一个矮胖胖的男人立刻警觉的回头,看到是上回在学校门口买吃的的当兵的,以为他是学校的教官,立刻扭回头不在意了。

  长安却十分警惕:“平平,这个味道好熟悉!”

  顾平立刻警觉心大起。

  长安是受过正规训练的,两次下意识做出攻击姿态,又同样觉得味道熟悉,对于他而言,肯定是曾经有过接触的人,或者是,任务目标!

  他在心中默默问道:“是谁?”

  长安睁大了眼睛:“平平,你不记得了吗?之前就是你让我追他们的呀!就是昨天那两个人。今天为什么只有一个?”

  追他们?那两个人?

  顾平一咬牙:“是那两个毒贩!”

  可是,可是之前追捕的时候两个人身材都偏瘦,没有胖子啊?这才过了多久,不可能胖这么多吧?!

  长安感受到主人的疑惑,歪头一下。但是狗狗识别人并不是看身形的,他并不是特别理解顾平的想法:“没有错啊,就是这个味道。”鼻头在空气中嗅了嗅,他肯定道。

  以长安的本事,他说是,那肯定就是!

  顾平毫不犹豫的说道:“看着他们,长安,我去汇报。”

  长安吐出大舌头:“这回我可以跟上去的,主人,不会跟丢了,也不会被发现。”

  他说的理所当然,这是每一只接受过训练的狗的本能。

  顾平却骤然拽紧了手上的颈圈:“不行!”

  上一次分离后的场景太过痛苦,已经成为他的噩梦。无论如何,他不想再看第二次!

  长安热乎乎的舌头舔了舔他粘湿的手掌,虽然没有任何感觉,但顾平还是感受到了长安的安慰:“没有事,长安可以的,长安已经死过了呀!”

  听到这句话,顾平终于忍不住颤动了身躯。

  他咬咬牙,终于放手:“行!那你去吧。”

  ――他们害你死去,无论如何,我要抓住他们,血债血偿!

  他手掌一松,长安立刻如同离弦的箭,几步飞奔,直接上了刚才那个胖子的车。

  正中午热辣辣的阳光下,除了顾平,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

  奥迪车内,司机对身后的老板请示道:“老板,那个当兵的,我们上次在这里也碰到了。要不要去查一查?”

  车后座的长安竖直了耳朵。

  圆圆胖胖的老板却并不在意,笑呵呵的安抚他:“小张啊,不用这么草木皆兵。上回的事儿咱们不是已经避过了吗?那个当兵的年纪轻轻,肯定是这学校里的军训教官,跟咱们没有关系。不然教官几十个,难不成每个都查一查?再说了,之前那帮人是跨省追踪,根本不了解我们的底细,回来我又连打了一段时间的激素针,现在这体重长相,谁还能认出我来不成?――放宽心,昨天咱们才把胡老板搞定,再等两天,咱们就开庆功宴!到时候,老郑那里肯定要打发红包的,你去多领几个,这段时间给我打掩护,也辛苦了。”

  司机小张不安地看了一眼后视镜,远远望去,已经没有那个当兵的身影了。

  他压下心头的不安,口中却赶紧道谢:“谢谢老板!之前不算什么的,老板才最辛苦。”做了微整形,还打了激素针迅速变胖,这种辛苦也不是常人能受的。

  小张一路平平稳稳,把伍冀送到了目的地。

  殷勤开车的时候,一手紧张挡在车顶的人并没有发现,有一只精神抖擞的大狗也跟着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