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收费

青诡纪事 +A -A

  “这,这是……”

  唐积指尖还在不受控制的颤动,这个盒子又不是专门的封灵盒,里面符禄的灵气波动,别人感受不到,但他既然能干这一行,天生就比别人敏感。加上何青画这些符是胸有成竹,下笔时灵力运转如意,材料都提升了不止一等,还有纯正无比的至阳黑狗血加持朱砂……论起品质来,比唐积之前买的那个符,要好上十倍不止!

  而且,看这灵力强度,如果说之前那个是一次性的护身符,这个就是长期的。只要强度不是特别大,肯定能撑不少次的。

  “老林啊,你这个,从哪请来的?”

  半响,唐积才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故作平静的问道。

  林教授从书架后面露出头来,看见唐积圆圆胖胖五根手指头死死攥着那个巴掌大小的小木盒,不由心疼起来:“哎哎哎,你轻点,别捏坏了……从哪请的?我学生放假出门旅游,从庙里请的。”

  屁!

  唐积都要暴粗口了。

  他打开盒子仔细查看,这灵气波动这么强,神光未敛,分明就是才画的。要是庙里请的,肯定都是批量制造,哪里有这种灵性?!更何况灵力虽然有波动,但是半点也没散出,维持在自己的气场中,品质简直没法说。讲真,他这店开了二十多年了,还是头一回碰到!

  难不成,最近帝都大师云集?

  想了想,他试探着问一句:“是不是,上回你写介绍的那个女孩?”

  符咒难得,能画好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想来想去,很有可能还是何青。

  果然,书架后传来林教授心不在焉的声音:“对啊,怎么了?”

  唐积感觉自己腮边的肉都一阵哆嗦,这姑娘扮猪吃老虎啊,上回卖的那张,感情才是最差的!不会……是对价钱不满意?觉得他故意压价,怀疑他人品不好吧?

  可是做生意嘛,这个这个,不是就这样的嘛……

  唐积干干笑了两声:这,很有可能啊!人家这么大方的给自己老师这样价值千金的灵符,不会就是侧面给他警告的吧……哎呦这些有本事的人,怎么都这么不委婉呢?不满意可以直说啊!我也不是不能提价的啊。就说上回拿钱时还表现的挺开心的,结果却这么久都不来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林教授抱着两刀宣纸出来,还有几只画笔:“来,小唐,看看多少钱。”

  唐积心中一狠: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能得到这样好品相的护身符,肯定老林跟人家关系匪浅,不过是人家瞒着他罢了!

  于是一咬牙:“不要钱!就一百多块钱还说啥?!咱们哥俩什么关系?送你了!”

  话音未落,就见林教授干脆利落的把东西收拾好,转身塞包里抱着走了:“哎呀老天爷啊,你这糖公鸡也舍得拔毛了……”

  唐积:……!

  于丹丹在宿舍里疯狂的贴面膜。

  她现在为了白回来,每天早上一张补水,中午一张修复,晚上还一张美白……陆邵丹的三盒面膜,也就撑了一个星期。

  何青看在眼里,不由牙酸:这亏得她年轻,皮肤怎么承受力强,不然啊,这么个敷法,分分钟脸上就得长痘痘。

  不过,于丹丹的脸是真的黑。何青连着三晚上偷偷给她引灵养颜,结果白是白了,就是同款面膜她又买了三盒,说是效果太出众了……

  何青:……!!!

  中午她接了顾平的电话,赶紧把准备的东西收拾好,去学校林荫道见面。

  于丹丹洗个脸的功夫,何青就跑了。她看向陆邵丹:“这个学习狂居然大中午跑出去,还不带书……邵丹,她不会谈恋爱了吧?”

  陆邵丹看都没看她一眼。

  于丹丹前两天拼命给她安利一款她用着效果“特别好”的面膜,结果她也跟着淘了一箱……哪怕她有钱,但是微商手里一盒298的面膜一下子二十盒,还没什么用,这种被骗的感觉���

  这几天根本不想理她。

  何青急匆匆跑到林荫道,顾平已经带着狗等着她了。

  她慢慢缓下脚步,看着斑驳阳光下顾平的侧脸,还是不由自主感叹:好撩人啊!

  ――但是!

  该收的钱还是要收的!

  她一边慢慢走过去,一边做心理建设:墨宝斋一张符卖几十万,她不要多,三千总得有吧!嗯!想好了三千!就是三千!少一分都不行!

  最多,再送一张金甲符……

  “何青。”

  顾平站起来,平安也蹲坐在他腿边,一起看着她。

  军绿色的制服,牢牢扣到顶端的扣子,线条诱人的下巴……嗷!这么帅!她要怎么收钱啊?

  何青无声哀叹。

  她伸手从包里掏出一个龙猫票夹,里面打开来,一张张全是红黄交织的符纸。

  “这是两心通符咒。你伸手,放在长安背上。”

  长安黑色的背毛顺滑又有光泽,骨形健康又矫健。但顾平知道,只是看着而已,根本没法接触到实体。他伸出手掌,虚虚放在长安的轮廓上。

  何青右手食指中指夹着明黄色的符纸,左手结阴阳道一势,掌根托起右手,口中一声低喝:“�!”

  手中的符咒瞬间燃气幽幽灵火,色泽深蓝,何青掐准时机,直接将默默燃烧的符咒贴在顾平和长安的肢体交接处。

  顾平目不转睛的看着,何青展示给他的,仿佛另一个世界的传奇。这带着清清凉气息的蓝色焰火在手上寂静燃烧,半点也没有灼烧的感觉。长安的大耳朵高高耸立,一动不动,一看就知道正在享受之中……

  不消片刻,符咒全部燃烧完毕,半点残灰也没落下,顾平眼中的魔幻大片也告一段落了。刚刚收摄心神,就听脑海中一道欢快的声音响起来:“主人!”

  顾平立刻反应过来,惊喜的看着长安:“长安!”

  长安的长尾巴立刻欢快的摇了起来!

  顾平惊喜又饱含谢意的看着何青,何青却犹豫半天,这才吭吭哧哧说出了心里准备了好久的话:“那个,咳,顾教官,这个,这个……”

  “什么?”

  顾平好奇的看向她。

  长安也立刻歪头,黑眼珠圆溜溜的看向她。

  何青一阵尴尬,脸都要烧起来了。

  她咬咬牙:“那个……这个……这个符,要,要收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