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哪个年份

青诡纪事 +A -A

  胡老板初次跟伍冀和郑秋生合作,双方都很是满意。

  凌晨一点,他手下的小弟拖着28寸的行李箱,跟在老板身后,连夜回了燕州。

  胡老板带着三五个手下,深觉这次不虚此行。不管怎么说,这专业的就是不一样!他们盘桓了这么久,除了拿货,还多上了几节课。

  课程都是关于营销方面的,比如先用哪个套餐吸引在校的学生们,再用那个套餐加深控制,最后再慢慢发展组织一下,推荐他们以贩养吸……虽说有不少手段是他们常用的,并不陌生。但是经过这文化人这么系统的一讲,好像路子一下子就宽了许多……

  车子发动时,胡龙模糊的想着:要不,回去也培养一批大学生?

  一大早锻炼完,何青趁着几位教授没走,特意每人送了一张护身符。

  这回她生怕教授不接受这个,还去饰品店淘了好几个原木小礼盒,把符纸认认真真折好,务必表现出高大上的感觉,这才托辞是旅游时请来的,特意送给教授,大师说开过光的,务必要随身携带云云……

  等她走了,林教授捧着手里的盒子,哭笑不得:“都大学生了,还信这个?”

  一旁的老太太不愿意了:“你学生出门旅游还记得咱们这几个老骨头,你就知足吧你!我听说这些在景点卖的贵的很,那丫头去年匆匆忙忙的,奖学金也没拿到,肯定没多少钱了……就这你还嫌弃!”

  林教授也郁闷:“我没嫌弃啊,我就是说说。再说了,我教国文的我能不知道吗?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有时候也玄乎的很……反正阿青送的,回头我用自封袋封起来,天天带着。”

  在场一起打“太极”的六位教授,除了林教授,其他都是没有教过何青的,小姑娘这么有心,最近还老看她偷偷喂流浪狗,几位教授都觉得难得,一致决定带着!再怎么着,也是人家的心意不是?

  这头,何青已经跑到墨宝斋门口了。

  可惜的是,墨宝斋今天没开门。何青沮丧的看了一会,刚准备转身走人,就见铁栅门慢慢被升起,从里面打开了。

  她赶紧上前去。

  开门的并不是墨宝斋的老板,而是上次给那个奇怪的男人服务的小伙子。那个男人气质阴沉,又挑剔的很,小伙子疲于应付,根本没功夫看清何青的脸。

  这时看何青一大早就等门口,也见怪不怪,以为是这边的新客呢。

  于是憋下到嘴边的哈欠,殷勤的问道:“你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何青打量一下墨宝斋的环境,犹豫一下,问道:“我听说,你们这里有护身符?”

  小伙子一愣,最近老有人问这个问题,他的答案也是张嘴就来:“不好意思,护身符咱们之前是有,但是因为老板的朋友过来,所以就给卖了。您也知道,这东西多难得……不然,等老板回来我帮您问问,看什么时候再有?”

  感觉出面前这个一脸青涩的女孩是不一般的那种客人,他也顺势就改了称呼,别看年纪小穿着普通,保不齐人家有背景呢!

  这么快就卖了?!这才一个月呢!

  她黑漆漆的眼珠子一转,问道:“那,这个大概得多少钱?我下回,直接带着钱来。”

  “呃……”小伙子也卡了一下。

  上回老板卖出去是三十万,还是友情价,但这个肯定是不能说的。他想了想,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

  何青问道:“五万?”

  不能吧,这不亏了吗?

  小伙子好悬没忍住冲她翻白眼:“美女,那可是护身符,等于多一条命的!五万您连摸都摸不着,五十万!这还是底价,万一要的人多了,可能还不止呢!”

  何青倒吸一口冷气!

  五十万!!

  乖乖啊!难怪人家都说无商不奸!这转手挣了四十万,能不发财吗?

  不行,提价!必须得提价!

  她看看天色,温度已经升高了,未免碰到老板让他知道小伙子说漏嘴,她干脆利落的道了谢,转身走了。

  她这头刚走,后脚墨宝斋的胖老板就来了。

  一段时日没见,胖老板脸上满面红光,体重更加彪悍了,这不,才进门弯腰从柜台底下掏出账本,就听见“咔嚓”一声,他浑身一僵!片刻后哀嚎道:“哎呦!我这七零年份的老腰啊!”

  正挥舞着抹布的小伙子赵帅头也没回,纳闷道:“表叔,你的腰还没好啊?你昨天不还说是68年份的吗?怎么这才一夜,就变70年份了……不过也没事,反正差价不大,亏得不是82年的,不然一下子贬值多少啊?”

  胖老板本名唐积,本来是取个积累的意思还发财,谁知道他这生意一做,大家就称呼他为“糖公鸡”了,意思是一毛不拔还倒粘……当然,此中血泪,还是不好言说的。

  他好不容易把腰扭好,就听侄子在那吐槽,不由气结。结果话还没说呢,就见林教授过来了。

  唐积爱财,品质却不错,哪怕林教授就是买着日常的纸笔,他也高兴。

  这不,一见人来就招呼上了:“老林啊,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

  两人属于半个忘年交,林教授也不介意他的称呼,含糊应了两声,随手何青送的小木盒往柜台上一放,就急急忙忙去选些生宣了。

  刚刚离得远唐积还没发现,这走近了了才看到林教授的脸,他不由惊讶道:“老林啊,你这大半年不来,怎么就变年轻了?”

  这话可半点不掺假。

  林教授天天跟何青一起锻炼,何青聚起来的生灵之气难免会有部分逸散到他们身上,天长日久,别的不敢说,一些老毛病倒是好了很多。此时看起来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半点不见老态。

  当然,这也是何青对灵气有意放纵的结果,不然随手一个困灵符,旁人就休想沾染上一点。

  林教授天天自己看,可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最多是想着自己经常锻炼,身体好了。听了这话也只当是唐积客套,并不理他,********在那里挑书房的东西。

  唐积不由郁闷。

  不过林教授家不在这个校门处,离得远,平常买东西很少过来,因此两人大部分时间还属于神交,他这才没有多开口。

  百无聊赖之下,他随手摸到了林教授放在桌上的小木盒,手指刚一搭上,就被饱满浓郁的灵气震荡,中指指尖一阵抖动。

  这,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