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定价

青诡纪事 +A -A

  “有了这个,男女之间想增进一下感情交流,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客户经理嘴角挂着耐人寻味的笑,安排一旁的人把之前旁边那个陷入迷乱的女人重新带到场地中央。

  不一会儿,就见那个服用K,粉的男人就口角留涎,面色开始发红,瞳孔放大四散,整个人视野都不清醒了,却仍旧一把扑上了那个女人身上,鼻头拱动,四肢狂乱。

  明显是有了谷欠望。

  女人也仍旧沉浸在bing,毒的余韵当中,妙不可言,此时神智模糊,全然不管身上的男人已经开始狂乱的撕扯她的衣服了……

  看着地上钩缠着的白花花的肉体,伍冀拍拍手,示意把他们带下去:“这么丑的人,就别留下来细看了,腌�!赶紧的,小徐,来把这里头的道道都给胡老板讲清楚。”

  一边说着,包房里很快有人进来,把地上两个纽骨糖一般缠在一起的人如同拖死狗一般拖出了门。

  这边,客户经理用手帕稍擦了擦手:“胡老板,这四种套餐已经都给您演示完了。您可别觉得只有四种,种类太少,实话跟您说,我们也是正正经经研究过市场的,哪种最容易卖出去,哪种利润最大,哪种最为抢手……我们可都是有过调查的。这四种可是我们精心挑选过的,别的种类,类似于鸦,片,可,卡,因之类的,麻烦,而且要的人不多,零星散客,咱也挣不到钱是不是?不是我夸口,咱们这里论千克卖,那可真真是批发价了。您要是想好了选哪种套餐,或者四种搭配,就冲您跟伍老板这样的关系,那折扣是绝对的!”

  胡龙既然今天跟着来了,想法肯定是不少的。

  他眯了眯眼,微笑调侃道:“哟,你们老板还没说话呢,你这折扣都给我打好了,上道!会来事儿!我喜欢!”

  小徐,徐良,那可是郑秋生从小养大的,闻言他不仅不生气,反而哈哈笑着给胡龙解释:“关于这个,胡老板你可千万不要客气!小徐说什么,咱就是什么!你别看他在这小按摩院里当个经理,实际上那是屈才了!他可是正儿八经名校毕业,有心理学和医学方面的学位证的。这孩子实在,毕业了就回到我这里……实在的很!”

  顾平好不容易连烧了三根烤肠才安抚住暴动的长安,别提多累了。他今天回学校只是来办点小事,晚上还是要回军训基地的,结果刚进基地,正好赶上食堂开放,一边有教官招呼他:“顾队,晚上一起吃饭?”

  顾平不由摸了摸饱胀的肚皮,嘴里现在还都是烤肠里淀粉和香精的味道……他顿了顿,还是拒绝了:“不吃了。你们今晚吃饱点好好养精蓄锐,明天我去看看军训的成果。”

  “啊――”

  其中一个教官哀嚎道:“不要啊!这才一个星期,又是不能打不能骂的学生,能训练出来个什么啊!”

  他们都是跟着顾平一起来调剂一下之前紧张的生活的,军训教官还是头一回当。偏偏临来之前顶头的耳提面命,表示这些都是祖国的栋梁,严格可以,不能严厉……他带的班里有一个死活分不清左右挥手迈步的,这两天光为了他就心力交瘁,哪里还有什么成果可言?!

  “就是就是……”

  桌上另外的两个大老爷们稀里呼噜喝着汤,也心有戚戚焉的点头。

  现在的大学生,个个都不省心,昨天他们队里有两个女生装晕倒,那眼珠子还在眼皮底下咕噜咕噜转呢,结果学校领导刚收到新闻,说是XX地有个学生军训猝死了,赶紧又给批了半天假……妈,的,憋屈死了!这要是自己手底下的兵,分分钟教育的他成长……

  顾平可不知道手底下人的郁闷,他今天,简直是达到了幸福感的巅峰!此时躺在床上,看着安安静静伏在自己胸口上的大狗,莫名又有些想流眼泪了。

  他抬起胳膊,虚抚着长安的轮廓,心中是充溢着难得的满足感,很快就沉沉睡去。

  这次,梦里不再出现长安了。

  何青一晚上都泡在图书馆,去年的奖学金因为郑明翠飞走了,仿佛有人从她碗里挖肉,别提多难受了。于是新学期决定发奋图强,务必保证奖学金不再落入他人之手。

  不过回到宿舍她就想起来承诺给顾平的两心通,这个对她来说不算难,但是也比较耗灵力,亏的宿舍里于丹丹和陆邵丹出去逛街了,不然还得一番嘴皮子解释。

  不过!

  何青暗下决心:明天,明天给这个符的时候,一定一定不能见色忘利,不好意思收钱了!

  舍得一张脸皮,最起码这个符能收入……收入……收入多少好呢?

  她立刻又掰指头算了起来。

  卖给墨宝斋是十万块没错,新的符咒因为材质好,灵气流通顺畅,也会提价,但是卖给顾教官……

  何青荡漾的想:他长那么帅,对一条狗都这么痴情,怎么好意思多收呢?要不,就收个成本价?

  五千?三千?会不会有点贵了?

  她开始啃指甲了。

  最后,何青看了看这贵的要死的朱砂,一咬牙:就三千!

  大不了,大不了她再多送一张金甲符,毕竟军人嘛,枪弹无眼,送一张,表示一下心意嘛!

  还有之前画的那些符,抽空,还是一张张慢慢卖给墨宝斋的老板算了,毕竟手里有钱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啊!买买买的时候都格外有底气呢!

  更何况,她最近三餐都有荤有素,脸颊都白胖了许多,多有福气啊!还要供应好几只狗的大餐,不多攒点钱的话,吃饭都不香了。

  不过,卖给顾教官才三千,墨宝斋就十万,会不会太不道德了啊……不能人家做生意她就瞎赚钱啊,万一要是卖不出去,那多亏啊……要不,明天先去侧面打听打听?万一那个要是卖不出去,别的符就先不卖了吧……

  这个时候的何青,完全忘了,其实十万的价是墨宝斋老板自己给提的,她自己,可一句话都没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