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套餐

青诡纪事 +A -A

  顾平右手拽着空荡荡的牛皮项圈,心情难得的好了起来。身边有一只只有他能看到的长安,如同过往无数岁月一般,静静陪在他身边,他就觉得无比满足。

  虽然暂时没有办法接触它,但是这也表示没有人能伤害他。更何况,何青不是说了嘛,只要多做好事,功德累积,很快,长安就能拥有身体了!

  此时的顾平被何青模糊重点的话所欺骗,根本不知道想要能够有实体,所需要的功德是要有多大……还好长安只是一条狗而已,先天之灵不比人类,不然,穷极一生,估计顾平都做不到。

  他刚从明大校门出来,门口有一家卖烤肠的还在营业,长安的步子立刻就停了下来。

  得,刚才在何青面前还一副高冷英雄的样子,这下子,原形毕露了。其实长安本质上,就是又懒又馋的一条臭美狗。

  顾平掏出钱包,直接挑了一根焦红流油,熟的裂口的大根烤肠,状似不经意的在右侧绕了一绕,直吸引的视线里的长安大头转了半个圈。

  他爽朗的笑出声来,惹得小摊老板格外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正开怀间,突然看到长安身子低伏,喉咙里发出熟悉的“呜呜”声,这是他看到目标或者敌人时的反应!

  顾平立刻收摄心神,假装不经意的查看四周,心生警惕――一人一狗相处三年多,长安平时的习惯反应,他是最熟悉不过的!

  长安慢慢挪动身子,目光紧盯一个方向。虽然已经变成魂魄,不管做什么反应别人都看不到听不到感受不到,但他还是保持着以前的习惯:发现目标,第一时间埋伏准备,直到接受命令时才能进攻。

  顾平顺着长安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里是不远处的烧烤街。因为才下午,基本上全部商家都没开门,路上也空荡荡的,全无半点人气,只在道路两旁的树荫下停了少少几辆私家车。长安盯着的,就是一辆停在一所名叫“水云间”的茶楼门口的奥迪车。

  长安目光警惕,顾平也紧紧盯着那里。不一会儿,就见茶馆里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矮矮胖胖,但是气质十分温和的中年男人。一个是同样身高不足一米七,但是却偏瘦的男人。

  ――这两个人,没有什么印象啊?

  顾平心里疑惑着,看到两个正准备上车的人似乎若有所觉,向这边看来,他立刻低头转身,下意识把手中令长安垂涎欲滴的烤肠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余光中,他敏锐的知觉似乎能感应到两人仔细打量了他一会,这才放心的上了那辆车牌号1122的黑色奥迪。

  直到车缓缓开走,一直紧盯着他们不放的长安才放松下来,但是顾平能感觉到,他仍然有点焦躁,似乎是想跟上去,又似乎有什么别的想法。

  顾平也不由的急了――何青说明天会送一张两心通的符,耐心下来,等明天,明天就能知道长安想表达什么了!

  奥迪车起步很快,大中午路上人又不多,很快就窜出街道,遥遥无踪。

  长安从喉咙口发出一声气音,不过他的想法相对人来说,还是简单很多。这边心思放下,那头就扭脸抬头去看自己的烤肠――

  烤肠呢?!!!

  为什么我的烤肠在主人嘴里?!!!

  这不能够啊!!!

  为什么在主人嘴里?!!!

  他从来不吃的啊!!!

  顾平低垂眉睫,对上长安谴责又不解的黑亮亮眼神,不由僵住了。

  他尴尬的抽出嘴里的烤肠,刚刚太过紧张,不知不觉就吃了好多,现在,就只剩一口了ORZ……

  顾平:……莫名有种羞耻感……

  他重新掏出钱夹:“老板,再要一根。”

  咂吧一下嘴,虽然淀粉香精比较多,但是神奇的,好像味道还不错啊……

  “――再来两根吧。”

  最后,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云海按摩院,伍冀刚一进门,按摩院的老板郑秋生就大笑着迎了上来:“老伍,有一段日子没来了吧?”

  嘴上说笑着,手掌直接就拍上伍冀的肩膀,不动声色的微微用了力,两人对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伍冀也张嘴客套:“唉,这段时间员工不老实,处理了一段时间。这可是我的大客户,胡龙!你叫一声老胡就行了。”

  郑秋生脸上笑眯眯的,看着伍冀的大肚子调侃道:“哎呦,你的大客户,那可不敢乱喊,这位兄弟,咱们做生意的,又不是混江湖的,什么老胡,不文雅不文雅,该称胡先生才对。对了,老伍,你还说员工不老实,怎么,不老实你不也长胖了吗?”

  伍冀依旧是一副弥勒佛脸,漫不经心的说道:“�,那都是小事,每年不都有几个不老实的吗?”

  谈话间,几个人进了豪华按摩包房。

  郑秋生经营的云海按摩院在本地还小有名气,规模也特别大,上下总共三层楼,共计两千平米左右。一楼是普通包房,二楼是会员区,三楼,才是真正的豪华包房。

  而且这个按摩院在片区内有名,还不单单因为价格适中服务周到规模大,还因为这里招收了大量的盲人,是赫赫有名的偏慈善类的盲人按摩院。

  三人也不靠人带,直接就到了三楼。不同于一楼二楼有貌美善谈的迎宾和经理,三楼从出了电梯开始,门口就站着两个精瘦干练年轻男人。

  电梯迎面是一条走廊,到尽头处向两侧延伸。两边都是枣红色的实木门,厚重又严丝合缝,关门开门全无半点声响。每个房间门口也都有专门的男招待,相貌身材不过稍端正,但是各个眼神都精光四射,十分精悍。按摩师倒是也有,不过同样都是双目无神的盲人,也许是习惯了三楼的严肃气氛,也都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看见老板上来,为首的男人立刻迎上来:“老板好,伍先生,这位先生,这边请。”

  他穿着西装,胸口有着客户经理的铭牌。

  三人进了最角落的大包房,客户经理殷勤的给三人倒上茶水,接着微微一笑:“老板,今天,咱们上什么样的套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