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为色所迷

青诡纪事 +A -A

  小小的,不过婴儿拳头那么大的黄色折纸稳稳当当停在半空中,没有半点要掉下来的感觉。

  顾平是军人世家出身,何曾见过这样的奇观,不由睁大了眼睛,仿佛是在看西洋景。

  何青双掌遥遥对应,正中午,突然有阴凉的风从二人身边穿过,不停徘徊,顾平模模糊糊感应到这不寻常,突然想起来:传说里不是说鬼魂白天不能出来吗?一晒太阳就要灰飞烟灭……那长安!

  他心中一紧,不由抬起右手,在空气中虚虚拢起胳膊。

  何青见状,眼底微微有了笑意,她大拇指扣住无名指上的阳明经,低声诵咒:“阴魂阳牵,梦魂有德,今有所请,暂请准允。”

  那张空白的折纸突然在半空中金光闪闪,随后更是紧缩成一团,在微微的风中发出灼灼的白色火光。

  ――自燃了。

  何青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的脑子就跟叮当口袋一样,总能在需要的时候掏出点东西来,但是头一回做,她自己也不敢保证能不能起作用。

  此时看到符纸自燃,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何青双手摊平放在燃烧的符纸下方,牢牢接住燃尽的一小撮灰烬。

  顾平不由咽了咽口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能治百病的符灰?能让他看到长安吗?要干吃?还是冲水喝?

  他眼珠子盯着何青的双手,一错不错,实在太过专注。何青捧着这一丁点烟灰,突然出声喊道:“顾平。”

  顾平稍微扭过头来:“什么――”

  话音未落,就见眼前一蓬灰色的烟尘,刷拉拉半点不落的全部进了他的眼睛。

  何青刚刚趁他扭头的时候,已经把符灰一口气全部对着他的眼睛吹散了。

  !!!

  多年锻炼的条件反射,顾平下意识闭上眼,接着右腿一动,瞬间就要弹跳起来,给对面的人一个教训。

  然而何青早有察觉,不过一声咳漱,顾平的双腿立刻软麻如泥,身上急剧攀升的对敌气势则瞬间如同土鸡瓦狗,委顿消散,半点情绪都没有了。

  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何青,是来帮他的忙的。并不是敌人。

  刚刚太过猝不及防,大部分的符灰都进了眼里,他试探性的微微眯了眯眼,睁开了一条缝――

  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他立刻睁大双眼,眨动几下,发现确实什么感觉也没有。

  怎么可能呢?明明有纸灰进去了。顾平惊叹着:果然是非常规手段,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眼睛处有微微清凉的感觉,仿佛是刚刚用过滴眼液,有一种特别清晰和清醒的感觉。

  他上下逡巡着,看着四周的场景。右侧膝盖旁,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坐在那里,如同他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场景一样。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有时候,顾平会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给长安取了这样一个名字,才让他正年少的时候就痛苦死去……

  “长安!”

  他慌慌张张单膝跪地,张开双臂要去搂抱他。

  长安是一条英俊的军犬,四蹄下腹棕黄,整条脊背都是黑色,一双大耳朵竖得又直又高,看着就帅气又精神抖擞。特别是他的双眼,黑漆漆的圆眼睛,目光永远只关注着他的主人顾平,忠诚又坚定。

  何青看着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顾平这样意志坚定的军人,能为他痛不欲生,并有这样强大的信念,能够把他留在身边,永远相伴。

  顾平喜极而泣,然而双臂合拢之后,却发现怀中的身影如同一阵烟雾,立刻就消散无踪。

  他张惶的环顾四周,转瞬又把目光对准何青。

  何青摇摇头:“不行了,人鬼殊途,能借阴间法眼给你暂用就很不错了。长安虽然是一条功德犬,但是死去时间不长,还不能让人接触到。更何况你们当兵的,阳气最重,是他们天然的克星。要不是你们一人一狗的执念深重,还相互重合,不然他也不能这样留在你身边,被你拴着,保持清醒的魂魄,还不被环绕在你身边的阳气冲散。”

  顾平对她弯腰,真心实意的对她感谢:“谢谢你。”

  “无论如何,长安还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何青看着他,无论何时,刷脸的总是大有人在,这样的又酷又Man又痴情(咦,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啊?)的人,一脸真诚的看着自己,不说别人,何青自己是把持不住的。

  她憋回羞答答的脸蛋儿,故作大方的伸出手来:“小事啦,你只要记得保密就行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叫何青,中文系的,你一定要记清楚啊。”

  顾平此时眉头抑郁全无,整个人散发着独有的爽朗特质,跟之前判若两人。他认真的对何青承诺:“放心,我记得,你是何青。”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何青压抑住激动,拽着手机就要回去,顾平突然又想起来,问道:“何青,你刚刚说,我的阳气重,会很容易冲散魂魄。那长安呢?他有没有事?”

  何青想了想:“没有关系,长安是靠你们俩的信念才能够留在你身边的,魂魄之所以能够存世,要么是因为特定天时地域,要么是因为亲人爱侣的执念,或者是死者自己的执念……你们这种情况,他跟着你,多做好事的话,说不定会修成实体,你就可以拥抱他了。”

  顾平的眼睛如同盛有星辉,熠熠生光。无论何时,希望,才能带给人无限动力。

  他看着脚边的大狗,做善事好事而已,他的存款不少,家里人也都有本事,本身工作又有天然便利……只要对长安有好处,他一定会尽一切能力去做的!

  “哦,对了。”

  何青转头嘱咐道:“你这双眼睛是从阴间界借来的,没有术法加持的话,到人间界是会被压制的,你现在,只能看到长安。等明天我给你带张两心通,这样你们就能清楚明白的理解彼此的意思,这样就更方便了。”

  何青说完,看看时间,下午课就要开始了,校园里的学生也渐渐多起来了,她赶紧道别,匆匆忙忙离开了。

  走到了宿舍走廊,她才一拍额头(���)=凸:“妈蛋!不是说好了要用这个能力收费的吗?怎么又为色所迷……嗷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