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抽血

青诡纪事 +A -A

  别的当兵的顶多是精气神足,可是才出现的这位军人,不光精气神足,他还特别帅!还有一种别样的忧郁气质在心头!

  甫一出场,就吸引在场所有男男女女的眼球,连一向高冷又淡定的陆邵丹也不由多看了两眼。

  何青也不由自主心中花痴了一下下:这么有男子气概,气场强大又帅气俊朗的人……哎呦好心动!还有旁边那只帅气的黑背,嘤嘤嘤威风凛凛的样子真的好稀饭好稀……呃……

  何青太激动,一时看岔了。

  她叹息一声,此时再看看那位军人,不由就多了几分打量。

  顾平对这样多的灼热视线略有点不适应。

  在军队好几年,基本都处于很低调的状态,尤其是之前出了事情之后,他情绪不太能调整,因此家里人才特意安排来带一带明大军训的教官,就当是休假了。

  结果几年没有正常的社会生活,今天一下车,差点被学生的视线给看的落荒而逃。

  他攥紧缠绕在手掌上的细皮带,深呼吸,默默忍受这种人群中的聚焦反应。

  虽然努力当做没有人看他,可是顾平的习惯动作还在,从一群激动的学生旁边走过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还是会留心观察身边的人的表情和动作细节。

  经过三人身边时,因为旁边有女生举起了自拍杆,他精神紧绷,右手下意识做出了拉拽的手势,何青的眼神立刻跟着动了。视线毫不犹豫的看向顾平右手下方的地方,随即对着无人的空地不由自主的笑了一笑。

  顾平手掌紧握,瞬间感受到掌中皮带的勒紧。

  他侧过头,认认真真看向何青三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比女兵还要黑的多的矮个子女孩。接着是一头乌鸦鸦长发,皮肤毫无瑕疵的女孩,她看着自己,表情有点僵硬。

  何青紧张的看向他:她刚刚,可什么也没干啊!

  就是这个人,刚刚……

  顾平抿了抿嘴,下定决心准备开口时,突然又看到两人身后的陆邵丹。

  这是……

  他犹豫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接着大步走开了。

  对面大一新生的队伍里,几个双颊通红的女生刚刚看到了顾平的停驻,不由又嘀咕起来了:“这是咱们学校的吗?”

  “肯定是啊,那个女生好黑啊……难道刚刚帅教官是在看她?也对,这么黑,跟非洲的女的都差不多了。”

  “不可能的,我觉得看的肯定是个头最高的那个女生,你看她长的最漂亮,五官好立体啊!不过冷冰冰的,真是,看不起谁啊……”

  “切!谁知道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真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看到长的帅的就走不动路……”

  何青刚从顾平怀疑的视线中脱离出来,此时也才松口气,就听对面的几个女生在那里说闲话。

  陆邵丹还好,作为一个大美女,她得到的诋毁永远比赞美多,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于丹丹面容清秀,引以为傲的就是江南水乡养出来的白皮肤了,此时虽然黑了,也见不得别人说,闻言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的。

  何青赶紧把她拉走,经过几个女孩时突然一声冷吭,然后赶紧若无其事的走了。

  “哎呀,黎梦梦,你脸上怎么突然出那么多汗?”

  “晓萱,你眼线花了……”

  “怎么可能,我这可是防水的……啊,你的也是――”

  眼风瞟到几个女生在那里手忙脚乱擦眼线补妆,于丹丹也才开心起来:“哼!还说我们!”

  军卡一辆辆陆续开走,又有新的空车继续补上。顾平坐在副驾驶上,他的右手上,仍然是一条牛皮带。

  牛皮带是一根颈圈,在男人宽大的掌中缠绕了两圈。颈圈下端,看不见的绳索蔓延,慢慢显现出一条坐的端端正正的纯种德国黑背。

  大狗舔了舔他的手掌,默默依偎在主人身旁。

  今年军训的感觉特别惨,这都过去半个多月了,天空万里无云,依旧半点雨丝都没有,于丹丹心里默默高兴,觉得自己总算不是一个人了!

  何青则通过大黑又找来两只有灵性的狗,虽然不是全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流浪狗的灵性都特别足,她也无从参照,只当这是正常现象。

  这天午休的时候,何青和大黑约好,他带自己新的小弟来献血,混口饭吃。

  何青提前准备了一次性针筒,一边把它们引到学校道路两旁的小树林里,一边絮絮叨叨:“其实你们虽然流浪,好歹还不算瘦骨伶仃,但是营养不均衡,血液质量还是有点差,要搁平时,我真看不上你们这样的(血),但是咱们头一回合作……”

  她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新来的两条大黄狗把前腿伸出来。

  大黑在旁边默默看着,他现在跟做传,销一样,每拉来一条自愿的狗,何青就请他一顿大餐,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接触,他也知道何青其实就是想要点血,人还是可以的,于是经常说动狗兄弟来。时间久了,何青炮制了不少狗血,他也养的油光水滑,格外精神。现在出入校园,门卫都拿不准他是宠物还是流浪狗。

  狗兄弟们对他也服气,因为何青每只狗只要八十毫升的血,却请吃一个星期的饱饭,感觉很赚有没有,他们也都心甘情愿,出来的血灵性特别纯粹。

  顾平回学校来办点事,走到林荫道上,突然看见上回那个奇怪的女生带着三只狗进了树林。

  他心中狐疑,不由捏了捏戴在手腕上的皮带,默默跟了上去。

  何青正全神贯注安抚手下那只怂包大黄狗:“你别怕,很快的,你看刚刚你兄弟不就很快就过去了吗?咱们头一回合作还不太信任,我就先抽五十毫升了,剩下的你吃一个星期饱饭再说。等以后再有机会了,肯定先请你们吃饭的。”

  一边说着,一边拿酒精好好给狗腿消了消毒,一边针管准备好,找准位置,直接就准备抽血。她现在久经锻炼,抽血的时候位置找的特别准,而且下手干脆利落,半点不含糊,别提多专业了。

  何青:被狗鄙视着成长,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啊……

  刚捏紧狗爪,就听身后带着勃发怒气的男声厉声喝道:“你在做什么!!”

  何青回头,那天牵着狗的男人,正竖着眉头看她,仿佛她是个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