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点金术》终

青诡纪事 +A -A

  被三只狗砸打击到了,何青沮丧的带着一管血又重新回到了学校。

  明大在假期的时候,也仍然有一栋教学楼供那些考研或者做学术的人使用,食堂里也有一个饭食窗口。因为人不多,反而口味和菜品更精致了。想当初,何青就是看中明大更体贴她这样的穷学生,这才********考进来的。

  这些黑狗血实在太少了,好在是心甘情愿给的,灵性纯净。何青决定把它炮制一下,用正午的阳光练一练,跟朱砂融合,这样画出来的符咒阳气鼎盛,诸邪不侵,刚好用来做护身符。

  她掰着指头数了一数:“林教授,李教授……于丹丹,陆邵丹……”

  算下来正好十个人呢!

  她把黄表纸一一放平,那杆竹枝符笔毫不心疼的在朱砂碗碟里饱满一蘸,稍微舔一舔那血红色的墨,立刻一挥而就,连笔不停,瞬间画出奇异诡杂的仿“黎”字形护身符。

  竹枝符笔果然对得起它的价格,灵力涌入其中,半点都没有浪费,十分顺畅。还有新换的符纸,贵有贵的好处,纸面平滑,不会掉渣也不会晕墨,那少之又少的血调朱砂丝毫没有浪费,符纸承接灵力时也十分稳定,简直再好不过。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书桌前的何青半张脸被阳光斜映,纤毫毕现,那金灿灿的半张脸,连细微的小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再加上根本看不出来的毛孔,整个人仿佛白瓷一样,配着画符的严肃神情,如同金殿上供奉的神女,圣洁又慈悲。

  而另一半隐没在阴影里的脸颊,却如同黑暗里的幽鬼,恍恍惚惚朦朦胧胧,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颤栗气息。

  何青对此一无所觉。

  她现在能力又有所提高,此刻画出的符气息浩然光明,灵力隐没,分毫不显,加了至阳黑狗血的朱砂痕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如同掺了金粉,自有威严。

  她一共画了二十张护身符,那点黑狗血就全部挥洒完毕……想想为此要包三只狗大半个月的带肉伙食,何青的心都在滴血。

  妈呀,上天给她这样的能力,为啥不让她托生个金窝窝呢,这穷困潦倒的,自己都快吃不上荤的了。毕竟,她现在饭量不小,一顿饭光吃米饭就得八两呢,更别提配菜!

  唉���。

  她收拾好东西,决定还是等开学后抽空再去卖一张符吧,上回自己那原料廉价又粗糙的练笔之作都能卖十万,今天这个,一张最起码能多两千……不,五千吧?!

  正想着,宁睿突然发信息来了:青姐,对不起,我爸妈从来没接触过这种事,所以根本不相信。

  随信发来一张照片:一张纸上,花花绿绿的小药丸,足足有十几颗。

  ……这是治我的“精神病”“妄想症”的。

  何青����。

  这种药,没病也要吃出问题了吧!

  不过从这也可以看出宁宗晋和张雪华的态度十分坚决,唉,何青想起自己村里的那些叔叔婶婶,虽然多年没见,但她还是记得他们是十分信这个的。

  就何青小时候,也没少人说她命硬克人的。

  也正因为太信了,所以何青等奶奶去世,就再也没回家乡了。

  不过想想这样也好,无知者无畏,正因为他们信仰坚定,半点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说辞,所以才会无所畏惧。如果要是信了,恐怕要担惊受怕,夜里都不能安睡了。

  这样想想,宁睿这个亲儿砸都是这个下场,她作为挑事的家教,被说一顿,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并不!

  何青小心眼的想:等你们有求于我的时候,那才是痛快呢!

  不过祸不及小鲜肉,她组织一下语言,安慰了宁睿:没事,不要太过担心,估计短时间内主谋会元气大伤,不会轻易再有动作的。好好安心,那些药想办法别吃了,有什么异常状况,记得来找我。

  宁睿也想到了这些,他很快回复道:我知道,谢谢青姐。我妈冤枉你,感觉很对不起……我看小说里都说,阴阳师或者天师做祛邪都一定要收费的,而且还很贵,我没有多少钱,这些是我上学期攒的,都给你,青姐你不要嫌少啊。

  对不起。

  何青睁大眼,看着随后弹出来的红包,喜不自胜。

  点开一看,足足两万块!

  她一边开心的想要飞起来,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了一条新的挣钱的路子!虽然估计没人会相信她一个小姑娘,可是口碑都是慢慢累积的嘛,不急不急……

  一边还心里酸溜溜的:万恶的有钱人,一个高中生零花钱随便攒一攒就这么多……想当初,她可是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同时打四份工,天天累的跟狗一样才勉强挣够学费和生活费……

  不过看在钱的份上,她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了。

  两人偷偷说完几句话,接下来的日子里,宁睿那头依然没有动静。

  何青叹了口气,看来他父母还是不能相信,算了,出事就出事吧,反正也不关她的事,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小鲜肉了……

  何青漫不经心的想。

  她头脑十分冷静,半点也没发觉自己的心理活动与之前宁愿透露自己的底细,也要告诉宁睿真相的人,仿佛截然不同。更没发现不过几天时间,自己的思维好像一分为二,一边还停留在跟宁睿聊天的心理状态,一边却又看人如同蝼蚁,认识的人的生死祸福,半点不挂在心上。

  才不到二十天的暑假过去的特别快,在何青成功拿到三管狗血(后边两只就不是黑狗了,但是不用来辟邪的话,灵力也足够了)后,明大的校园门口,又一次有了招新的指示。

  今年的太阳特别毒辣,帝都的空气又干燥,九月份了,立秋都过了大半个月了,却仍然热的要命。

  何青看看校园里没头苍蝇一般乱窜的大一新生,想想明大残酷的军训,不怀好意的笑了。

  哎呀,自己受过的苦,学弟学妹们也要来一遍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