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也曾进修过的

青诡纪事 +A -A

  何青狞笑着走向三只傻狗。

  可能她的气场太摄人,以至于三只狗都夹着尾巴慢慢往后退。不过,因为何青手上还有三根烤肠,所以尽管害怕,可是吃货的天性还是占了上风,三只狗都没有掉头就跑的想法。

  僵持了几分钟,阿黄忍不住了:“嗷呜,这个女的身上的感觉好亲切,手里的肉也好香,阿黄好想吃……”

  毛毛是最怂的,但是学生放假有几天了,它最近老是吃垃圾桶里的东西,有些都馊了,这时实在忍不住这扑鼻的香气,偷偷摇了摇尾巴:“汪呜,毛毛也想吃,不过这个妹妹似乎我曾见过的。”

  只有大黑最是沉着冷静,他严肃一张长长的脸,粗大的尾巴忍不住松了松,情不自禁就摇了两下,随后又控制住了:“汪!这个女的是个狗贩子,曾经还想用火腿肠包养我呢,你们都忘了吗?她身上虽然好香,但是手上的烤肠更香,想吃的话都别乱动,听我的,坐!”

  大黑首先一屁股坐在地上,阿黄和毛毛反应慢了一拍,但也很快都坐好了。

  大黑:“睁大眼睛,歪头!”

  随后,何青就惊讶的发现,三只狗都偏了偏头……好萌好可爱卡哇伊!

  但是今天她还没用引灵符,所以听不懂它们说什么。只是看着三只似乎挺识趣的,于是决定大人有大量,原谅他们,先喂他们吃顿好的再说。

  毛毛紧张的叫了一声:“怎么办,我眼睛上的毛太长了,眼睛露不出来,一点也不萌萌哒!汪呜!”

  大黑嫌弃的从鼻孔里发出气音:“唉,混血的就是不方便,血统都不像我们这样纯,狗又笨,什么都做不好……那你多摇摇尾巴吧。”

  毛毛赶紧点头,卷毛的长尾巴在地上摇的呼哧呼哧的。

  何青看着,不远处一只混血卷毛狗浑身都毛茸茸的,眼睛鼻头都快看不到了,此时又是歪头又是摇尾巴,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萌啊!

  好吧,她想:既然这么可爱,等下我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们好了!

  阿黄紧张的不行:“啊,老大,她过来了!是不是被我们迷倒了?我喜欢中间那个烤肠,看起来最大,阿黄好饿,阿黄想吃最大的。”他太过急切,坐在地上的尾巴早就摇圆了,十分不矜持。

  大黑无奈,只好妥协了:“那好吧,其实我是老大,我应该吃最大的,阿黄,你舌头再吐出来一点,耳朵动一动,萌一点,等下她就会给你吃的了。”

  阿黄兴奋的吐了吐舌头,赶把耳朵竖起又放下。

  何青就算此时什么也听不懂,但是这么明显的肢体动作,她想装不知道都难。

  看着三只皮毛干枯的狗狗,她蹲在正中间,把香肠举起来:“来,吃吧,请你们的。一狗一根,不许抢啊!”

  阿黄的眼睛瞬间发光,一口叼走了最中间那根,蹲在一旁吃的老香了。

  接着是毛毛,最后才是大黑。

  大黑头低着,从下往上翻着眼睛看何青,十分猥琐。

  何青看三只吃完了都没走,觉得这次应该可以打个商量,于是斟酌着语言:“来宝贝,姐姐跟你商量一下。”

  说着,手指拈动法决,瞬间引灵术启动。

  “现在学校都没人了,更远的地方有抓狗的,估计你们也不敢去。你要答应我给我一管血,我就包你们三个一个星期的伙食,每顿有肉。怎么样?”

  毛毛吐着小舌头上前,摇了摇尾巴:“那,那我给你两管血,你能每天给我两块肉吗?要肥肥的。”

  何青仔细看它,双目中灵力涌动,神采湛然――这三只狗,居然体质都很好,而且血液中灵性也足,包括混血狗毛毛,也不比一般的田园犬差!

  果然狗不可貌相!

  何青一下子来了精神:“那不行,你们要补一补血才好。这样吧,最厉害的大黑先给我一管血,然后我包你们吃一个星期的饱饭,有肉的。接着是阿黄的血,然后我再包一个星期。等到毛毛养好了,我再要一管,再包一个星期,之后肯定早就开学了,你们就又有很多饭吃了。怎么样?”

  这么好的条件,它们肯定会答应!

  何青胸有成竹,笑的双眼都眯了起来,她有一双大大长长眼尾上翘的眼睛,笑起来像是盛了星光,十分惑人。

  果然,三只狗商量一下,俱都同意了。

  大黑先把前腿伸出来:“那你去买针筒吧,要200cc的!”

  何青:……卧槽!

  她无语的买了针管回来,大黑果然站在原地等她,顺便还看了一眼针筒:嗯,200cc没有错,看来这个包养我们三个的人,还是很有素质的嘛!我的眼光果然好!

  它沾沾自喜。

  不一会儿。

  “唉唉唉,你会抽血吗?常识都没有呢你?!那是我存的脂肪,这儿,这里才是动脉,这才是血管……还大学生呢,切!”

  何青蹲着,大黑居高临下看着她,狗脸十分不屑。

  何青:……

  ����,这年头,狗都知道200cc了?还知道动脉?!

  她艰涩的开口:“您,之前在哪儿混呢?”

  毛毛和阿黄崇拜的蹲坐在一旁,十分骄傲。

  “我们老大,是在东边医科大学里出生的!”

  “我们老大,之前还进修过医科大学的公开课,还上了新闻当了红!”

  “我们老大,还偷吃过解刨用的兔子!”

  大黑看着她,不屑又骄傲的打了个喷嚏。

  何青:……是在下输了。

  她盯着针筒,目光一错不错,在大黑的指导下,慢慢把针扎进了血管。

  大黑不愧是进修过的,十分专业,不一会儿,就有鲜红的血液慢慢涌进针管。

  十毫升……二十毫升……三十毫升……九十毫升……

  “停!停!停!”

  何青停下手,纳闷的看向大黑,想起它吃了东西不办事的前科,十分警惕:“你,你干嘛?”

  大黑无语的看向她:“……针筒是200cc的,你不能真抽200cc的啊?!让你买这个因为这个针头最合适。我可是狗啊,哪有那么多血?最多一百毫升,多了没有了。”

  “哦,对了,我的小弟身子不好,最多一狗给你80毫升。”

  何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