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二次拒绝

青诡纪事 +A -A

  宁睿神色严肃又沉重,连向来明亮有神的眼睛都黯淡了下来。他一个普通的学生,虽然出身好,但并不纨绔,同学之间有矛盾顶多放学约个架,哪里想到有人一言不合就用这么恶毒的方式要他的命!

  何青看着他,本来还想先瞒着他的,此时也忍不住了。

  唉,没办法,谁让她是一个这么善良又心软的人呢!就为了这点事,都不惜豁出身份了!

  她对宁睿说道:“其实,对你们来说,应该也不难查。制作符种的要求是很高的,别的材料难得也就罢了,但是想要在符种里面刻下篆字引动灵力,那篆字必须要用至亲之人的鲜血才可以,引动符种,激活它,只需要符种种植者至亲的一滴血就可以,这个提供鲜血的人只是个引子,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他都不会有感觉,最多也就是符种失败要心肺受损,不致命的。”

  “但是在那之前,符种想要制作成功,就必须用另一位至亲的心头血,两千毫升的量,才能够炼出这么一个符种内核来。这么一来,提供血液的人就必死无疑了。这个符种下去差不多半年了,你可以从这方面着手,看看你附近常接触的人,有谁半年前曾有至亲去世,而今天,又有人受到反噬,犯病吐血之类的。”

  宁睿脸色苍白,嘴唇也全无血色。毕竟,符种在身体里久了,虽然何青之前慢慢替他做过温养,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法全部养回来。

  他咬咬牙:“豁出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我一个人的命……那他干脆直接开车撞死我岂不是更简单?两位至亲的血,其中一人还必死无疑……值得吗?”

  何青也不明白。

  但是她知道,有时候人疯狂起来,是不能用常理推断的。

  她想了想:“想杀死你很简单,但是之所以付出这么多,肯定是因为从你们身上所能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他的付出……总之,注意安全。”

  说完这些话,何青看看时间,发现今天在宁睿家里已经呆了超过三个小时了。结果,正经课一节也没讲,反而光是拔出符种就用了一个小时了。

  想想就憋屈,她也是符种拔出来之后才知道是金尸傀儡术的,要不然,直接当着宁睿爸妈的面来做,岂不是更容易取信于人?说不定,宁父宁母为了自己的孩子,会给个一万两万的救命钱呢。

  现在倒好,什么痕迹都没了,空口白牙的,他们能信才怪。

  看来啊,明天是不用再来了。

  何青哀叹。

  折腾一天,她也快狗带了,于是决定迅速告辞。反正,估计张雪华也不太想看见她在这里磨洋工。

  其实她这才想错了。

  宁宗晋和张雪华巴不得她呆久一点,全天都没问题。毕竟在宁家,从昨天到今天的情况来看,只要何青在,自己儿子就会变得安静温顺许多。这不,何青来了之后,今天一中午都没有再发脾气,张雪华心中有想法归想法,但实际情况又是另一回事儿,她还是很拎得清的。如果不是因为何青是个女孩儿,她甚至想要全天24个小时留人在家里呢!

  此时听到何青告辞的话,她立刻惋惜起来:“这么早就要走啊,小何老师,天这么热,要不你留下来吃晚饭吧!”

  何青赶紧推辞,她今天也算要了老命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一下好了。更何况,宁睿接下来还得努力说服他父母呢,她就不留下来裹乱了。

  而且,以宁睿的成绩,只要他恢复正常,也根本不需要什么补课。待会儿等她走了,宁睿能不能搞定自己的父母还是两码事儿呢!所以啊,趁着战火还没波及到,她还是赶紧撤吧。

  毕竟这个事空口白牙的,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想要让宁家这两个绝对唯物主义者相信……何青觉得,有点悬!

  毕竟,连宁睿这个做儿子的都没什么自信。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事情这么棘手,万一他们真相信了,有求于她,何青也不好拒绝呀!

  真是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的心。

  何青郁闷。

  工资是日结的,张雪华拿出六百块钱给何青,她连忙推拒。今天其实一节课都没上,全用来吃饭休息解决金尸傀儡术了。虽说解决符种的事远远不是几百块能搞定的,但是一码归一码,补课是补课,因此她忍痛只收了四百块钱。

  临走时看着张雪华依依不舍的脸(害怕她不在宁睿再犯病),心想:这大概是第一次从他们家收钱,但是估计也没有第二次了。毕竟以她的想法,宁宗晋和张雪华是不可能相信宁睿的,今天错过了让他们看证据的时候,明天,估计她就要成为这对父母心中的骗子了。

  唉,到时候万一说给林教授听了,他得怎么想啊?

  所幸她神经粗大,又念头通达,什么事情都看的开。因此拿着这四百块钱,同样高高兴兴的回学校了。

  果然,当天晚上,何青就接到电话,宁家俩夫妻再次拒绝了她的教学,因为认为她是骗子,所以措辞还很不客气。而“胡言乱语”的宁睿,则连夜又被送去了精神科,并且还被迫做了心理评估……总之,一言难尽。

  接到电话的何青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也仍然被张雪华不客气的话激出了火。她什么都没说,心中暗戳戳的想:今天你们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们高攀不起。哼(ノ=Д=)ノ┻━┻!

  不过,钱啊钱……她揪着头发,决定还是再画两张符卖了吧,通货膨胀就膨胀吧,不管了!眼看着还有十几天这个压缩过的暑假就结束了,也只有这个办法能挣点钱了。

  反正,之前准备给那些每天一起锻炼的教授们,以及宿舍好朋友的护身符,还都没有准备呢。

  更何况,最近稀里糊涂的到得一些新的记忆里面,有些运用灵力的手段和方法,还有新的符咒,她都还没有练习。趁暑假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刚好是她温故知新的好时机。

  何青现在有了新的符笔黄表纸和朱砂,就是黑狗血只剩那么一点点了,于是决定每天练习结束后,趁着时间多,到附近去寻么寻么,看见哪里有好说话一点的黑狗。

  至于上次那几只,何青咬咬牙:吃了她的东西敢不办事!再碰到了,看她不逮着收拾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