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藏不住了

青诡纪事 +A -A

  吃着西瓜,何青郁闷的对宁睿说:“之前咱们白折腾了,这事儿不小,也不简单,你还是想想怎么跟你爸妈沟通吧。”

  说完,不等宁睿开口,就又咬了一口这张雪华极力推荐的什么石头瓜还是什么来着,何青还嘟嘟囔囔:“贵圈真乱。你们城里人也太会玩了,一言不合就要命。”

  宁睿心里委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何老师,不,何青姐姐,你之前干嘛不直接说呢?那时候,”他做了个手掌后拽的动作:“跟拍玄幻剧一样,特效绝对不止五毛!任谁看了都得信!现在再让我说,我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就我爹那个样子,他们能信才怪!”

  他脑补了一下小时候看他爹那些宗教典籍,在家里披着床单,拿着鸡毛掸子装大仙的样子,随后就被宁宗晋那张严肃又鄙视的眼光打败了:“封建!迷信!”

  这段回忆充满了叶良辰式的不可一世的中二气息,宁睿抖了抖,不肯承认那个记忆中的小屁孩就是自己。

  何青也郁闷,她看了一眼手中的瓜,这红艳艳的沙瓤被张雪华夸了又夸,说是特别甜特别好吃特别有瓜味,但是何青吃了两口就知道,跟自己在老家吃的,根本没啥两样嘛!

  城里人吃东西真讲究!

  西瓜偏凉,她身上阴气重,一般不多吃,此时已经吃了两块了,于是两口啃完剩下的,一边慢条斯理擦嘴一边小声说道:“我不是想着能瞒就瞒嘛!再说了,我就是说了你是被下了符种,我有能力解决,那你家里人能信吗?我要不是自己身上有这本事,我也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呢!还折腾这?!之前在学校,恨不得每晚都有一二三四号鬼魂过来。”

  宁睿这半大小子记吃不记打,刚刚还被符种折磨疼得要死要活的,这会儿何青一句话,就把他给带的歪楼了:“鬼魂?何青姐姐你还能看到这个?那,我家里呢?”

  他一边问着,一边还左顾右盼,唯恐身边真的有什么。

  不得不承认,宁睿的嘴就是甜!会说话,会来事!此时装成萌萌哒纯情小少年跟何青撒娇,分分钟她就沦陷了。

  唉,食色,人之所欲也!

  何青哀叹。

  她头也不抬:“放心,一般家里没什么事的话,孤魂野鬼也不愿意来。更何况,你家不该贴有门神春联吗?虽然末法时代信仰堕落,神无寄身,但是风俗传承千年,自有独特的灵性,一般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想吃这个苦头,非要往有主的家里去。”

  宁睿:……

  “姐姐,你别欺负我没看过小说。你这话总结的太有络小说的气息了……”

  何青瞪他:“爱信不信!”

  宁睿怂了。

  不知道为什么,何青的大眼睛一瞪他,他就忍不住乖乖听话,心跳加速,耳朵也发烫了……

  沉默好一会,他才想起来正事儿:“姐,那个金尸傀儡术是怎么回事?不是什么点金术吗?还有,为什么比较严重要告诉我爸妈?咱俩之前忍得那么辛苦,不就是为了帮你保守秘密吗?”

  何青也愁:“我之前是那样想的没错啊。”

  她郁闷的看向宁睿:“一开始以为你是不小心自己接触到什么点金术的符之类的。所以想着慢慢解决,不动声色的,慢慢的你自己就好了。因为点金术要有预谋的施加在一个人身上的话,很没有必要的,需要很多很多的灵力,到最后你也最多是变成个黄铜人罢了,有生命的物体变不成金子的。要真是预谋杀人,方法多的是,何必用这个,得不偿失呢。我就想着可能是你自己无意中接触到了,所以才想着不透露自己能力的。”

  宁睿听得聚精会神,他这个年龄的男孩,最喜欢的电影是《X战警》类,最喜欢的小说的东方玄幻类,比如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什么的,虽然有时候不太理解那些**丝逆袭的心理(毕竟他有这样的家庭背景),但不妨碍看书时很爽啊!

  但是,那些看着精彩,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啊!只有何青的能力,他是确确实实见到了,也感受到了,此时听她说起这些充满玄幻色彩的话,恨不得立刻倒头就拜师了。

  他内心的小癫狂何青是不晓得的,她只是皱着眉头:“谁知道它爆发的那么突然,我也是赶鸭子上架,事到临头才发现它不是点金术,而是金尸傀儡术。你说,我一个穷学生,为了挣这两百块的时薪,我容易吗我!”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青想想自己被这点钱诱惑,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学生折腾好,真是亏大了!

  宁睿:……虽然可能是实话但是听起来为什么心里有点不得劲儿?

  这边,何青的神色却变得严肃了。

  “宁睿,这个事你好好想一想,把我的情况透露给你父母也没关系,但是,务必要让他们重视。”

  “金尸傀儡术非同一般,一旦种下,你就会慢慢神魂癫狂,四肢僵化,形同木偶。到时候,再用些特定的血腥怨意之物献祭,就会使人变得像金尸飞僵一样。飞僵的能力非同一般,尤其还是金尸,身体强度能抗的过坦克碾压。而它本身的毒性也非常大,非修行中人一旦被伤到,整个神魂都会被毒素侵蚀,到时候,人体先天灵火不能护卫神魂,轻易就会被孤魂野鬼所夺舍。”

  何青神情厌恶,想起了那团诡异的金灰色圆球,说道:“最重要的事,这种金尸傀儡术是特别费工夫的,施术就不容易,更何况是这样处心积虑制成符种,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种在你的心脏。等到引动的时候,还需要至亲之人的心头血……总之,如果不是早有预谋,肯定是做不到的。”

  宁睿听得目瞪口呆。

  他出身家族不一样,从小接触的鬼蜮伎俩也不少,但是这样充满玄幻色彩,而且还恶毒无比的手段,他还是头一回知道。

  这个十七岁的少年不禁陷入深思: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有人是下这样的狠手?是老宅那边的?还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