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洪荒之力

青诡纪事 +A -A

  “金!尸!傀!儡!术!”

  何青慢慢咬牙吐着字节,脸上带着的,是她自己也不清楚的厌恶与鄙夷。

  “这么多年下来,正统道术半点不见,反而是这些鬼域伎俩……”

  她喃喃道,表情十分不屑。

  “唔……”

  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半大少年此时发出呻吟声,嘴里满口的枕巾团,声音含含糊糊,也不知清醒了没有。

  何青瞬间回过神来,惊讶地看着手中的金灰色交织缠绕的血红色篆字:“这……是金尸傀儡术?哎呀,果然其实卖符没什么前途,这符种可比我那护身符威力大多了……”

  想了想,还是毫不犹豫的握紧拳头,一把捏碎了它。

  这种丧天良的东西,还是不要存在的好。

  那个曾在宁睿身体里折磨的他一家三口痛苦不堪的符种,此刻在何青手里,仿佛连一包干脆面都比不上,被她随手一捏就消散在手指缝里,半点痕迹都没有。

  她转身大步向前,一把扯出宁睿口中沁湿的布条,嫌弃的用两根手指尖拈着,扔到了一旁。

  瘫软在床上四肢无力的宁睿,此刻也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立刻俯身趴在床沿干呕。刚才那团枕巾,可是实实在在顶在喉咙口了。

  帝都八环外一个老旧的居民楼里,几个正笑呵呵坐在牌桌上的中年男女打牌正起劲儿呢!

  “东风!”

  “四筒!”

  “碰!”

  一个身穿大汗衫,左手摇着折扇的中年男人起了一张牌,用指腹一摸,脸上立刻泛起了笑意。他把牌往桌子上一放:“哈哈,我自……赫赫……”

  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捂住胸口,上下开始喘气:“……赫赫……”

  “怎么了怎么啦?”

  “老徐有心脏病吗?没听说啊?”

  “赶紧打电话!”

  ……

  站着的男人四肢一阵抽搐后,突然“噗”地一声,喷出了大口黑红的血液!

  接着,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最近宁睿的事儿闹得,宁家两口子早就不睡午觉了,吃完午饭就在楼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电视里新闻嗡嗡嗡的,两人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等到一点半了,楼上也没有再发出砸东西的声音,两人这才舒了一口气。

  张雪华跟丈夫嘀咕着:“端思请的这个家教行不行啊?要我说,还是男的好。现在的小姑娘一个个浮躁的很,咱们只说找个优秀点的,什么人不行呢?干嘛非得是女孩?这男孩女孩的……我听说,就她哪个学校,明大,最近还出大案子了呢!”

  宁宗晋可没空理会她这些唧唧歪歪的小心思,最近赶上教育厅人事变动,帝都一高的主任评级要开始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学校,学生家长非富即贵,一个主任在学校里,凭空能办出多少事来?可实实在在是个香饽饽!这不,还没开始动作呢,托关系的就一个接一个。

  他们这样的家庭,门路多的是,不过不显山露水罢了,也就是他们夫妻俩平生没什么志向,这才一个在中央银行,一个在宗教管理局呆了这么多年。

  宁睿那学校里,实验一班的老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路子,都明里暗里找了他好几次了。赶上这当口,真是不堪其扰。

  她也不想想,就算是有上升的机会,那宁睿的班主任不是更有优势吗?还没正式下发文件呢就着急忙慌的,烦!

  此刻听了自己媳妇这一番话,想起儿子这摊子事还没解决好呢,哪有空理她!

  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你请个家教还要求那么多,人家可是教授亲自推荐的,听说小姑娘还会两手功夫,又有好几年家教经验……你看自从她来了,咱儿子就老实的多吧!就这你还挑三拣四。明大是出了命案没有错,可前几年别的学校也没少出事儿啊?别人不知道,咱俩还不清楚吗?只不过没报道罢了。你还担心人家小姑娘对你儿子有什么心思,也不看看宁睿现在这神经病的样子,你给那点儿工资,人家没扭头就走已经算是很有职业道德的了。”

  张雪华也就在丈夫面前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惹来这么一通话,只好将那点儿小心思偃旗息鼓。嘟嘟囔囔道:“我也就说说罢了,再说了,咱儿子怎么了?咱儿子在学校里收情书都不止一打呢!长的又帅,家庭条件又没得挑……”

  说着说着,又想起中午何青给宁睿夹菜的那一幕,顿时有点坐不住了。犹豫了两下,还是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哎呀,两个孩子也学了很久了,我给他们端盘水果上去吧!”

  说着,随手从茶几上捡了几个洗干净的水果,端着盘子就上楼了。宁宗晋看她一眼,晓得她那点小心思,也懒得说了。

  张雪华到了宁睿的卧室门口,先偷偷趴在门上侧耳倾听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儿,于是敲了两声门就准备进去了。

  刚一进门,一股与楼下相差特别大的热浪就迎面袭来,她哎哟一声:“怎么这么热呀!傻孩子,你们俩都不知道开空调……”

  话音还没落呢,就看见柜机空调的出风口是敞开的,然而空调却不工作,明显是坏了。

  她顿时就心疼起来,看着儿子和家教两人汗湿的衣服,不由又羞愧起来:“什么时候坏的呀?小睿啊,你怎么不说呢!太热了!走走走,赶紧咱们下楼凉快一会儿,我给你们切西瓜!小何老师,你也歇一歇,哎哟真是对不住!”

  一边说着,一边急急忙忙下楼切西瓜去了。

  何青和宁睿互相对视一眼,齐齐松了一口气。

  宁睿的脸色苍白,一双眼睛却熠熠生辉,亮的惊人!他身上额头都是汗水,此刻丝毫不顾忌形象,直接搂起T恤下摆往脸上一擦,一边瘫坐在椅子上:“累死我了!”

  何青倒觉得还好,就是身上衣服汗湿了还没来的及弄干。她刚刚,明明觉得用尽了全力,此刻却又意外的精神抖擞了。看看在椅子上毫无形象的宁睿,她心里琢磨着:“难不成,我体内的洪荒之力解开封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