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金尸傀儡术

青诡纪事 +A -A

  宁睿现在浑身通红,仿佛刚刚抄过水的河虾,从内到外都泛出火红的色泽。

  这绝对不是他太过羞涩的原因。

  而是……

  “真的有火在身体里!”

  宁睿咬牙压抑住涌到嗓子眼的闷吭声,嘶声说道。

  何青手掌之下,一股如同火焰一般的灼热气流正疯狂的在他心脏处窜动,如同岩浆一般,带来烧伤般的痛楚!他拼命忍住叫声,唯恐引来了父母。

  以宁宗晋那个老古板的性子,如果说是被施加了点金术,他估计立刻就会叫保安。

  何青也是这样的想法,毕竟,她还没打算让人家知道她不是个正常人。宁家非富即贵,她只想老老实实领个家教费,并不想被人家审视怀疑。

  此时,涉世未深的她,还不知道其实只要她展现出来的实力够强,根本不怕这些,到时候,有的是人求她办事……

  她看着手底下紧皱眉头、满头大汗,拼命压抑着自己痛楚的宁睿,心中赞叹道:果然是个男子汉!

  但是这才仅仅只是开始,接下来只有更痛的份儿,为了防止宁睿咬伤自己,也为了让他不要发出声音,何青伸手揪住宁睿耳畔的枕巾一角,将那柔软的布料团成一团,塞进了他的口中。

  “呜!”

  你要做什么?

  宁睿口中被填满,何青不知是怎么塞的,那一团纯棉的条纹枕巾占满了他的口腔,把舌头压得动也动不了,想吐出来都不行。

  他身上如火般灼热,但是何青这个出力的人却是艰难万分。眼看宁睿不满嘴被塞上,一个劲儿的挣扎,她眼睛一瞪,怒斥道:“别乱动!”

  声色俱厉,当即便把宁睿震的呆住了。

  好……好凶!!

  他此时也不过是一个痛苦缠身的半大少年,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样的罪?!不知不觉的就红了眼圈。

  何青话刚说完,就看到身下的人泫然欲泣,双目通红。这才想起这只是一个没成年的大男孩罢了,再说,她自己施的术法,有多痛苦她自己知道,宁睿能坚持到这个状态,已经很不错了,实在不应该再多加苛责。

  于是何青舒缓了眉头,语气也放柔和了许多:“别挣扎,乖乖听话。”

  宁睿看着她漆黑的瞳仁,此刻在他上方的女孩,不过才比他大四五岁,但是整个人却有一种格外不容抗拒的震慑感,仿佛高居王座的皇者,万物皆臣。那双深沉又有威严的眼睛盯着他,王者忽然放缓了语气,他仿佛整个人被魔性笼罩,不知不觉点了头。

  片刻后反应过来,又立刻爆红了一张脸!

  何青才没空理会他这种纯情少男的小心思,她现在,可算是骑虎难下了!

  这种被施加了金石置换术的,甭管是物品还是人,有生命还是没生命,她都是头一回接触。

  本来想着,要是不严重的话先压制着,接下来慢慢想办法,反正以她莫名奇妙的迷の自信和每到关键时刻就顶事儿的实力,最后总是能有办法的嘛!

  结果事发突然,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前后两次灵力震荡引发了它,还是怎么回事,这好端端的,突然就暴起了!这会何青的灵力加持,护卫着宁睿的心脏,两人都是一样的痛苦不堪。

  仓促之间,何青只来得及用灵力护住宁睿的心脏。可是也恰巧是他的心脏处,被人种下了金石置换术,心脏如同水泵,每搏动一次,就有血液经过,再经过转化,沾染上一丝一缕的金气……人体血液每天不知道循环多少次,就是因为这样细微又不起眼的转化,所以宁睿才会一步步变得这样疯狂。

  而到后来,当血管里充斥着金色的洋流时,金石置换术就开始开辟下一个战场了。

  五脏六腑。

  脾胃肝肺肾,每天都有一部分五行之气被摄取,强行转化为金系。土元没法滋养脾脏,精水没能维护肾气,木气不再疏肝……不过一段时间,就使得宁睿日常思维行动毫无章法,神经错乱,大脑和身体无法同步,感觉不到应有的疼痛。而且肝气郁结,每天都有燥郁之火直冲头顶,无论怎么打砸都无法抒发。

  而且,金气透入骨骼横冲直撞,也使得宁睿在抒发金系锋锐气场的时候,整个人会变得力大无穷,比如之前他一跺脚就能踹烂一辆自行车,在医院里拿不锈钢吊瓶杆就能直接打烂床头柜……

  而何青要做的,就是一寸寸将它溶化。

  她先用部分灵力护住心脏,接着将另一半灵气转化为火系,金石置换术最忌有火,只要温度足够,就能硬生生将它停止。

  这需要的温度十分高,相当于瞬间熔化铁水,为了宁睿的小命,何青又不得不分出更多的灵力去包裹住这高温……一心三用,诸多艰难难以形容。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她和宁睿的痛苦表情也越发同步,突然。宁睿的胸膛如同过电一般往上一挺,他整个人如同僵死的鱼,双手瞬间攥破了床单!额头上青筋毕现,目呲欲裂!

  而何青苍白的脸色也泛出不正常的潮红,她按在宁睿胸膛处的白皙手掌渐渐蕴出红色,手指关节一步步拱起,做出一个抓东西的姿势,一寸寸向后抽离!

  随着手掌慢慢离胸膛越来越远,宁睿的肢体也越来越僵硬痛苦,他的双手慢慢向后撑住身体,胸膛却原来越高,整个人仿佛被硬生生掏走了心脏,五脏六腑都是撕裂般的痛苦!

  房间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空气中都是扭曲的重影,随着“咔哒”一声,不堪重负的空调停止了工作,冷风嘎然而止。

  与此同时,何青五指攥紧,一个用力,直接从宁睿的左胸处拉出一个金灰色交织的朦胧圆球,似透明非透明的中心处,一个血红的篆字被缠绕在正中央,似乎是个“金”字。

  “啪!”

  何青骤然攥紧了手掌,神色阴厉又愤怒,白皙圆润的腮边鼓了起来,似乎是正紧咬着牙根。

  她目光仿佛是要择人而噬,半点没理会仍躺在床上不知生死的宁睿,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涌出,带着无比的厌恶与恶心――

  “金!尸!傀!儡!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