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活色生香

青诡纪事 +A -A

  当然,最后课还是没能成功上的,因为不一会儿就开饭了。

  宁睿的腿不方便,因此,是由宁宗晋把他扶到床下,然后在他卧室里支的饭桌。毕竟,有钱人家,孩子的卧室都是又大又通风。

  饭菜是张雪华做的,因为神思不属,精神恍惚,还要操心着楼上的孩子,菜的味道完全没发挥出来,何青第一次吃感觉不到,但是宁家父子两一尝就感觉出来了,只能说是味道平平。

  这个家教做的值!

  何青大口刨饭,美美的想!

  明大的伙食好,价格实惠,可是它毕竟是个食堂啊,味道千篇一律,而且人都说大锅饭小锅菜才好吃,食堂里一做一大盆,味道吃久了也就那么回事了。更何况,以何青的经济水平,一日三餐里,只有一顿是有荤的。

  此时看到桌上的饭菜,她眼睛都亮了!

  糖醋里脊,香辣小黄鱼,冬瓜老鸭汤,青椒炒鸡蛋,蒜蓉西兰花,香喷喷软黏黏的大米饭……嗷嗷嗷嗷!

  她毕竟是个女生,哪怕心里想吃的不行,吃饭的时候,还是尽量保持着矜持。

  不过,宁宗晋心里有事,口中无味,也就心不在焉的吃了两口。

  张雪华满腔愁怨,一心挂着儿子,食不知味,随口挟了两筷子西兰花也就算了。

  宁睿一个大男孩,人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按理说应该胃口很好的,不过他这段时间身体不受控制,所以胃口也变得小了,一碗饭端在手里,数米粒一般矜持的吃着。

  只有何青吃的最欢。

  连下了几次筷子之后,她就觉得尴尬了――大家都不吃,她还怎么好意思啊?

  眼珠子转了转,她看向一边的宁睿,顺手挟了自己最喜欢的青椒炒鸡蛋往他碗里一塞:“这个好,多吃点!”

  宁睿正漫不经心的拨拉着饭,突然从天而降一大筷子讨厌的鸡蛋,亏的何青坐的近,压制住了身上隐隐约约窜出的火,不然啊,他估计又得掀桌子了。

  张雪华时刻关注着儿子,看见那个大胆的家教直接就给他碗里夹菜,心里就很不乐意了,这也太没有分寸了。

  夹的还是鸡蛋!

  小睿最讨厌吃鸡蛋了,她微微一笑,伸筷子就准备帮儿子把菜夹走,结果宁睿拿筷子一架,轻轻巧巧挡住了她:“妈,别管我,你们俩也吃吧,多吃点。”

  说完,低头也开始大口吃饭了。

  张雪华和宁宗晋面面相觑,这,这要说两个人之间没点啥,他们也不能信啊?!没见从来不吃的菜儿子都吃了吗?

  这真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何青之所以给人夹菜,是因为饭桌上只有宁睿她最熟悉,没有主人一起吃,她这客人可怎么放开了吃?

  宁睿之所以乖乖听话,则是因为何青那一句“这个好,多吃点”,在他眼里,何青是个神秘又年轻的阴阳师,既然说了青椒鸡蛋好,那肯定多吃点没错,自己也是受够了这阴晴不定的身体,阴阳师说对身体好,那肯定多吃点没错的!

  于是,在宁父宁母的惊讶眼光中,宁睿一个人就着青椒炒鸡蛋吃了满满一碗饭,何青,则是一个人包下了别的菜……

  好好吃!

  何青坐在宁睿卧房书桌前,满足无比。

  唯一不好的,就是宁睿中午光吃青椒炒鸡蛋了,她也不好意思抢,只能吃别的菜了。

  不过,别的菜也吃的好满足(?�?)!

  吃完午饭,想着今天两个小时的语文还没补,何青觉得不能再这样磨洋工了,毕竟咱还收钱是不是?于是等到饭菜一收拾完,立刻就拿出课本,准备开始讲课了。

  然而才翻到一篇文言文,宁睿的眉头一竖,浑身上下,又是一阵暴躁气息翻涌。他的左手指尖,已经隐隐约约泛出肉眼可见的金色了!

  这么快?!!

  何青大惊,一把扔掉课本,赶紧把半躺着的宁睿按倒让他躺平,接着一个平掌直接按向他的胸口,掌中一片淡淡白色的光芒印下,直接透入他的心脏!

  “唔!”

  宁睿牙关一紧,把突如其来的心脏处的尖锐疼痛用力压下去,胸前金白两色此消彼长,慢慢的,他的视野也变得有点金黄了。

  点金术如果成功,他就会慢慢变成一个等身的金灿灿黄金雕塑了吧……

  他迷迷糊糊的想。

  “啊――”

  他抬手将胳膊塞到口中,止住即将发出的痛吼!

  这边,何青也是满头大汗!

  这个法术需要的灵力特别多,相应的,想要压制的话,也是十分费力的。手掌心少年的胸膛正如同擂鼓一般跳动,这搏动十分剧烈,既沉闷,声音又大,仿佛下一刻,就会直接冲破胸膛!

  何青知道,这是因为宁睿的身体,很多地方都已经被金石置换术影响,他的体质算是非常好的了,若不是身体自我保护意识慢慢改变心脏,让跳动加强,那么很多地方的血液,也将会没有力气再输送循环,那时,只能是心脏压力过大,破裂猝死无疑。

  外面阳光正好,手掌底下的男孩,白皙的面庞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唇色苍白,裸露的手臂处,隐约有血液涌出来。而负责压制他的何青,被他体内的金石之气不断抵抗,源源不绝涌过去的灵气似乎已经没力气再坚持了。

  筋疲力尽间,何青脑中莫名涌出一个想法,条件反射下,她立刻抓住这一点灵光,伸手将宁睿纯白的T恤衫掀了起来!

  宁睿:……!!!

  这一刻的惊讶压住了痛苦,他涨红了脸,羞答答的小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语气色厉内荏,中气全无,全然一副欲迎还拒,任人施为的娇花模样。

  何青却是半点绮思也顾不上有,她咬破手指,灵气封锁住伤口,让血液源源不绝涌出来,接着以宁睿左胸处为中心,手指不断来回穿梭,画出一个神鬼莫测的奇怪符文!

  女生的指腹沾着血液,在胸膛处来回滑动,又软又痒,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宁睿看着,整个身躯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脖颈以上,连耳根都涨成番茄一般的色泽!

  何青专心致志,全不顾这一副活色生香的场面。

  而宁睿呆呆的看着她的指尖,目光涣散。还有余光处瞅到的隐隐发红的身躯,不由又羞又�!

  等他再定睛一看,立刻大吃一惊:

  “――我,我身上,真的变成红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