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忘了她是做家教的

青诡纪事 +A -A

  张雪华推开门,圆肚子的水杯还兀自在洇湿的地毯上小幅度的滚动着,她看着犹自呼哧呼哧喘着气的儿子,目光中满是绝望。

  宁睿今年周岁还不到十八,相貌出众,学习成绩又是一等一的好,如果不是今年高二下学期他变得神神经经掉了链子,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接到保送的通知书了。

  从天之骄子变成一个隐性的神经病,其中最受打击的,莫过于一向为他自豪的父母了。

  宁宗晋和张雪华刚才还寄希望于何青,希望请她做家教的时候,能够压制住宁睿的脾气。谁知道不过说会儿话的功夫,这头宁睿就又爆发了。

  眼见着宁睿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何青单单站在一旁已经很难压制了,旁边还有他的父母在,大动作是做不了了。于是她想了想,只好轻轻一跺脚!

  随着鞋子碰到毛毯,何青周身环绕着的,旁人难以察觉的气场也迅速的波动一下,如同水波一般,呈圆周状向四周辐射开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宁父宁母。

  他们二人正忧虑着,突然感觉浑身一震,仿佛有不知名的频率吸引着二人的身体,让他们四肢百骸都跟着一起震动起来,整个人从内到外,瞬间轻松又爽快。

  何青这一阵灵力波动可是为了宁睿的,站在辐射区外围的男孩此刻双目赤红,瞳仁儿中有星星点点难以隐没的金色光芒,衬着这样怒气勃发的线条分明的脸,瞬间让宁睿这样青涩的男孩有了迷の魅力。

  随着这一阵仿若实质化的灵气震荡波从他身体里穿透过去,宁睿的神色也逐渐回复正常。

  之前他之所以一看到何青就觉得能够压抑自己想要破坏东西的想法,身体头脑也仿佛清醒了许多,这一切都是因为何青每天修炼,哪怕小有所成,浑身灵气隐而不发,也仍然远比旁人醒目。近乎实质的灵气质量围绕身周,多多少少还是给身边人带来不少好处的。

  例如何青宿舍里的那几个同学,一个学期下来,愣是感冒都没有过。

  而这灵气,对于本身五行之气即将枯竭,并且脏腑衰弱的被转化人宁睿来说,不啻于黑夜里的明灯,闪闪发光,熠熠生辉。哪怕他自己本身其实并不懂,可是身体求生的本能也会驱使他去多做接触,也好延绵生机。

  就像此刻,张雪华和宁宗晋不过是觉得身体一轻,浑身舒爽,而对于深陷泥沼的宁睿,则是大大的缓解了他的痛苦和压抑,让他能够灵台清明,保持冷静。

  他是个有想法的人,何青刚才没有吭声,到现在也仍旧地下行事,证明她本身也不想张扬开来,宁睿虽然十分想解开身上的问题,可是他少年心性,不懂身体情况的严重性,也对新鲜事物有着天生的包容力,因此并没有贸然张口说话。

  只是看着神色莫名的父母,出声安抚道:“爸,妈,我没事,你们先下楼吧。”

  真是难得啊!张雪华和宁宗晋心中居然满满都是感动!

  从宁睿出状况开始,他们两人,可是不知有多久没有听到儿子这样正常的,温和的话语了。每天伴随着儿子的,不是阴郁愤怒的脸,就是毫不客气的大喊大叫……此刻再次听到这样平平常常温声细语的话,两人只觉得难以自抑的感动情绪涌在心间,一时眼眶都红了。

  张雪华捂住嘴,拼命抑制住落泪的冲动,急忙点头,口中含含糊糊的应下了:“好,好,我们先下去,你,你好好学。”

  说着,拉着宁宗晋忙不迭出门了。

  何青看着面前因为在父母面前替她做掩饰而洋洋得意的青春少年,也不由笑了起来:“你帮了我的忙,那我也要帮你才行。嗯……回头我就把你身上的问题解决掉!”

  她笑得轻松又漫不经心,仿佛这点金术当真只是一件小事,根本不值得一提。而宁睿虽然承受过痛苦,可是他对这方面半点不懂,也根本不知道一旦被施加点金术,那物体(或人)本身是不可逆转的,这才是金石置换术被称为邪术的原因。

  他看着何青淡定的笑脸,忍不住也开心起来:“说到底,还是你帮我的忙比较多。要怎么弄?要设祭坛吗?是不是还要准备小米什么的,然后桃木剑……”

  他是随口问一句,毕竟小说里都这么写的。何青听着那一句“设祭坛”,心中却莫名涌起一阵蔑意:祭坛?祭谁?凭他们也配?!

  不过念头只在一瞬间,疏忽而逝,她太习以为常了,半点没当回事儿。

  不过说起这个,何青又反应过来:对啊,要准备什么来着?我没干过啊?

  她瞅着宁睿,琢磨着:“金石置换术已经成功一半了,这时候贸然截停,你被转化的部分估计血管都要成金子了,所以现在,你还是得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等我准备好了,才好一举收拾干净。”

  宁睿点点头,看着面前身穿休闲运动服,一头乌鸦鸦的长发就简单扎个马尾,素面朝天连防晒都不用的女生,不由皱皱眉――现在学生早熟,他班里的女生,每天粉底都要调不同色号的,敢素颜在他面前的,不多。就算有,也是化的裸妆,伪素颜。

  不过他仔细看看,何青的五官虽然不出众,但是皮肤那是真的好,凭他的视力,离得这么近,硬是没看到毛孔,比那十七八岁的看起来还要青春洋溢……难怪舍不得在脸上糊粉。

  何青看着宁睿古里古怪的打量自己,也是莫名奇妙。她这山沟沟里出来的,可不知道现在男的说起化妆都能晓得粉底色号了。尤其是帝都实验一高的学生,非富即贵,要么成绩好,要么家境特别好。里面的学生,从小家庭渲染,小小年纪就有自己的审美和化妆技术,就何青这三脚猫的护肤技术,随便一个三五年级的学生妹都能碾压她。毕竟,她到现在还分不清保湿霜和乳液的顺序。

  她看宁睿的目光在悄悄打量自己,还以为昨天夜里阴气吸收多了,早上没用灵气涤荡自身,所以显得憔悴了。

  于是清了清嗓子:“既然你情绪稳定了,问题一时半会还解决不了,那现在,我们先上课吧,刚好让我看看你的水平。”

  宁睿:……

  居然忘了她是来做家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