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点金术

青诡纪事 +A -A

  “金石置换术?!!”

  何青看着宁睿青春又朝气蓬勃的脸,以及刚刚隐没下去的缕缕金光,脑中飞快闪现各种莫名奇妙的场景和念头,不由惊呼起来。

  宁睿虽然这段时间精神暴戾,但是不发狂的时候,他的思维能力是无比健全的,尤其是何青在旁边的时候,哪怕什么都不做,他就觉得自己是完全清醒的,不会再被莫名奇妙的暴脾气控制。

  也因此,他对何青极高的关注度,打从她一进门就没降下来过。

  何青不过是震惊之下一句疑问,虽然轻微,但对于宁睿来说,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虽然一个字都不懂,但是智商在线的他,立刻明白,面前看似普普通通的家教老师,一定是知道自己这样情绪反复的原因!不然,自己也不可能会一见到她就平静下来!

  “什么是金石置换术?”

  他凑近何青,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神情严肃。

  宁睿有一副好皮相。

  大家族出身,祖上从发迹那一代开始就都是美人,一代代改良下来,只要当代审美不扭曲,出来的,当然个顶个好看又有魅力的人。

  面前的男孩就是如此。

  何青被这样认真的注视,哪怕对方还是个上高中的男孩,看着对方浓黑的眉毛,乌黑的瞳色,以及一张标准高颜值小鲜肉的脸,她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脸。

  唉,这满满的青春荷尔蒙的气息,她这内心老司机,胆子却怂包的纯洁大学生怎么能扛得住呢?

  眼看着宁睿微微眯起了眼,何青慌慌张张,答案都不过脑子的,直接冲了出口――

  “所谓金石置换术,是一种敛财邪术,就是把一样东西的性质,硬生生转化为金系物质的法术。之所以称之为邪术,是因为天生万物,五行既定,各有养人妙处。例如绿色植物,木气十足,食之养肝,因为脏腑五行中,肝属木。黄色食物,土气满满,食之养脾。中医讲究,脾脏五行属土,脾主容纳,正合道家地坤载物,容纳所有。世间万物都是如此,属性天定。金石置换术用法术硬生生扭转物体的属性,比如把植物属性扭转成土性,普通人吃了,既不饱腹也无甚作用,有伤天和,被称为邪术。后来又有人因此得到启发,把这种术法稍作改动,甚至可以直接硬生生把物体本身外在形象全部改变!”

  何青简单的解说完,这才醒悟过来:老底漏了!说的这么详细,不是明摆着自己不一般嘛!

  她看着对面蹙眉沉思的大男孩,玻璃窗投射过来的阳光下,这样水灵灵的男孩子……她狠狠在内心深处给了自己一巴掌,不停的谴责:色令智昏!!!

  对于学识处于巅峰时期的宁睿来说,这段话未免还是有点深奥。

  字是好字,单独说他都会写呢!但是连成话之后就不正经呢,什么天生万物,五行属性之类的……看小说知道五灵根算吗?好像差不多?

  何青话都说了,肯定也是不能就此抽身走人的,只好咬咬牙,简明扼要的再度介绍这个“金石置换术”。

  “也就是常说的‘点金术’。即点石成金。通常是将属性相近的石头,通过术法改造成黄金,从而牟利。但是这个方法强行扭转天性,被转换的物体,通常维持不了多久,就会化为灰烬,消散天地。”

  她看向宁睿:“懂了吗?”

  宁睿点头:“懂了。那么,我现在,是要无师自通学会点金术了吗?”

  何青:……

  “想的倒美!你现在,是被施了点金术!”

  “也就是说,有人想要把你变成黄金。但是点金术仅限于死物,像你这样活生生健健康康的人,被施了点金术之后,首先会体内金气加重,五脏之气慢慢强行被转化。金主锋锐,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你的气场,或者说是磁场不稳,整个人攻击力十足,稍有不如意就要爆发。”

  “另外,因为身体五行之气被强制抽离转化,你的身体将不再维持平衡,脏腑就会慢慢开始衰竭,中医上经常说‘肾气不足,脾胃不善’之类的话,但是西医根本检查不出来,因为它不是病。”

  “接下来,你会慢慢发现力气变大,但是这体内金气加重并不会像是金钟罩铁布衫,让你整个人刀枪不入。而是让你体内神经紊乱,六感不灵,细胞扭转……你会突然就力大无穷,但是同时却还有着脆皮的身体和迟钝的神经……”

  何青详细的解释着,同时看向宁睿被高高吊起的石膏腿。

  宁睿长这么大,一直接受的,都是无所畏惧的唯物主义思想,更何况历年来,国家监管严密,建国后成精都不行了……这什么“点金术”,可真真让他涨了姿势。

  正思索间,突然,有一股无明业火瞬间从心里升腾而起,这种感觉来的熟悉又迅猛,猝不及防之下,宁睿的脸上,瞬间有了扭曲的快意!他随手一把推翻了床头柜,将上面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仿佛见不得面前一块好物,急需肆虐与破坏。

  何青赶紧后退一步,以免扫到台风尾。

  随着几声“平陵乓啷”的巨响,床头柜上的高价透明玻璃杯终于在来回弹动跳跃几次后,静静的躺在地板上了。

  宁睿目光涣散,看似盯着将地毯染成大片深色,仍在不断蔓延的水印,一边心内天人交战,极欲掌控主场。

  何青看到他不断跳动太阳穴青筋,还有额头上一层层沁出的汗珠,视线再一步被莫名的金色占据。

  经过刚刚宁睿的思维清醒期的缓冲,不知是触底反弹还是宁睿再也压制不住了,他的头上,金灿灿的东西占据了何青大半视野――这点金术的形成,其实是又壮烈又美观的啊!

  宁睿抬起头,神色狰狞的看向何青:“我……好想砸东西!”

  抬头的那一瞬间,何青看到他的瞳孔深色,星星点点的金光交错浮现――点金术要到最后的程序了。

  楼下,一直注意楼上动静的张雪华和宁宗晋,正直直奔向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