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中邪?

青诡纪事 +A -A

  何青被张雪华小心翼翼的请进屋子里了。

  说实在的,有点不习惯。

  她也不是头一回当家教了,有高冷型的家长,见面话都说不来两句,也有热情好客型的,进门又是请吃东西又是一个劲儿的捧着的,但唯独没有张雪华这样的,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满肚子的疑惑与不解,偏偏还仍要控制着自己一探究竟的心,来努力对何青这个一穷二白的学生做出尊重样。

  这也太奇怪了,何青心想。

  而且,昨天才客客气气的把她劝走,今天又这么郑重的请自己回来……何青表示:不是很懂你们城里人请家教的方式。

  不过,当家教嘛,主要还是教学生,所以其他的,只要工资给够了,也就无所谓了。

  进门了,她又吃了一惊。

  宁宗晋坐在沙发上,眼底也是同样的乌青,不过他这个乌青,明显是被打的,颧骨处还有轻微的红肿。

  这明显是被儿子打的嘛!何青心中琢磨着:杀伤力这么大的学生,自己爹妈都反噬了,一小时两百,还真是不多……

  张雪华和宁宗晋昨天琢磨了一夜,今天请何青来,心中也是有想头的。因此,她递给何青一盒药和一杯水,无比和蔼的说:“小何老师啊,小睿在楼上呢,你要不先去看看?顺便,能不能把这药给带上去,这马上该吃饭了,他这药得饭前半小时喝才行。”

  张雪华耳根都要红了,又是忐忑又是愧疚。自己儿子的脾气和力气,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他们可是好好领教了一把,那是等闲三五个人都制不住的。

  这时候就为了心中的一个不能肯定的念头,就要让这家教小姑娘去直面风霜,哪怕他们已经决定跟在后边跟着,心中也是十分不好意思。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昨天白天还不觉得,到了下午送何青走,回来就赶上儿子发病,都冷静一整天的人了,别人一走他就出状况,也不怪夫妻俩多想。

  何青虽然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心思,但这两夫妻看面相人品还是可以的,再加上她自诩也有两把刷子,因此甭管张雪华打的什么主意,她大大方方接了东西就上楼了。

  虽然昨天还没上过楼,但是宁宗晋和张雪华一步不错的在后边跟着指路,她想有错也难。

  房门被关的紧紧的,何青回头看看张雪华,见她一脸期待的看向自己,何青心中一笑,轻轻叩了叩门。

  意料之中的,根本没有人理她。

  何青才不想这么多,直接摸上门把手,把房门拧开了。

  这是很明显的男孩的房间。

  藏蓝色配米色木耳边的海军船锚图案窗帘,窗户角落里有手工折角书架,书架上还有黄澄澄的弹壳模型。

  墙面上,贴着不知名的球星海报,何青视线扫过,还是不同的三个人。

  另外,电脑桌上方是高中生的标配,密密麻麻的教辅资料,让同样从题海中奋斗出来的何青不禁严肃起来。

  她看向半躺在床上,腿上严严实实裹着石膏,神色不豫的宁睿,微笑说道:“宁睿,咱们等下就开始补课吧,争取饭前先让我看看你的底子。还有,这是你的药,水也倒好了,趁着没开饭,赶紧喝了吧。”

  宁睿不知为何,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他只觉得五脏六腑都仿佛被什么哽住了,只有暴力破坏东西,才能让他感觉顺心。

  此时听到何青的话,本来又想顺手把水杯砸了了,但不知为何,身周一股沁沁凉的感觉,瞬间又抚平了他的郁气,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接住了水杯。

  他眼皮也不抬,只是深呼吸一下,说道:“�嗦!药拿过来吧。”

  何青:……

  张雪华和宁宗晋却是止不住的兴奋:果然!!!儿子就是没有发火!看来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夫妻俩对视一眼,转过身轻轻下楼了。

  而屋内的何青,不知怎么的,眨眼之后,突然发现面前宁睿的身体,居然是透明的!

  透过水晶一般的躯体,她看到有丝丝缕缕或黑或绿或黄或白的线条,经过心脏后,慢慢涌动出金色的流光。

  这金色的线条如同黄金一般璀璨又迷人,经心脏转化后,又继续分流成丝丝缕缕,慢慢随着血液流向四肢百骸。

  与此同时,宁睿的大脑正央,也已经有一半,都被这璀璨的流金所占领……

  “你发什么愣?!”

  眼前的影相彻底消失不见,何青回过神来,凑近的,是一张俊朗又暴戾的脸蛋,红血丝满布的眼睛中,瞳孔深处,一样有浅金色的圆点。

  这是……

  楼下,张雪华和宁宗晋也陷入深深的怀疑中。

  “老宁,你说小睿这,到底怎么回事?前天还跟个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着。昨天见着这个明大的女生,就立刻消停了……下午人家一走他又作起来了,还癫狂的跟个神经病一样,偏偏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你说,他们两不会早就认识,小睿知道我不接受年纪大的儿媳妇,所以特意使得苦肉计吧?”

  “瞎说什么呢?”

  宁宗晋瞪她:“儿子那个样子,那是能装出来的吗?医院查不出来问题才大了,他现在这个样子,跟神经病有什么两样?你还想这些有的没的……有那功夫,还不如寻思寻思,为什么儿子一见到这个小何老师就清醒呢!”

  张雪华被她说的眼圈一红:“那我能不着急吗?可是现在什么也查不出来,我总得各方面都考虑考虑吧!那要不是装的,总不能是中邪吧?!”

  宁宗晋理都不想理她。

  他们这样的人家,背景都不差,他自己平常挂职在宗教管理局,关于神神鬼鬼邪秽的故事是没少听,可是真说事儿呢,他是半点不晓得。因此,对于医院解释不出来的儿子的病因,他是半点想法也没有。

  还是张雪华作为一个女人,天生对各种神秘的事情敏感,她平常在中行任职,形形色色各色人等都有接触,女人在一起扎堆,难免会说些神神叨叨的话题。包括她自己,还曾经瞒着老公和儿子去算了两次命呢。

  儿子这个样子,不由得她不多想。

  不过,到底为什么,一见到何青他就冷静了呢?

  她皱着眉头,脑汁都要绞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