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沉睡

青诡纪事 +A -A

  出了这种事,家教看来是没戏了。

  何青惆怅的看着张雪华给的一千元红包:唉,好梦只做一瞬间,转眼就破灭了。本来还想着,就冲着高薪也要坚持这个月的……这下好了,一天课也没有上就回来了,只能老老实实接着去站发布各种家教信息了。

  好在她天生心宽,而且再怎么着,卡里还有几万块钱做退路呢,因此也不是特别着急。第二天迷迷糊糊醒过来,甚至还有心情又睡个回笼觉。

  结果不到九点,张雪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小何啊,真不好意思又耽误你的时间了。昨天小睿非要回家来住,他的腿还打着石膏,什么也做不了,你看你要是方便的话,课还接着上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可以啊!

  何青一个轱辘从床上翻起来,激动无比:老天爷真是厚待我啊!

  兴冲冲的十点半就到了宁家,看到开门的张雪华眼睛底下乌青的眼袋和憔悴的面容,她才冷静下来琢磨:“这都不能动了,难不成,脾气还更大了?”

  何青想的没错,这还真是破罐子破摔才找的她。

  昨天一天家里医院来回折腾,本来宁宗晋和张雪华还心里暗自高兴,虽然腿受伤了,但是脾气明显好了,这样想想,好像住个院也没什么……

  也不怪他们不心疼儿子,实在是这段时间以来,宁睿就跟神经病一样,恨不得砸烂整个地球,家里瓶瓶罐罐桌子电脑电视都换了几轮了,也只有昨天,才稍微喘口气。

  家教被委婉的谢走了,张雪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反正,她也没亏待人家。

  结果前脚才刚把何青送走,后脚回到病房,宁睿暴脾气上来,已经把腿上的石膏都给弄碎了。

  也亏得他是住的单人病房,不然,连床头柜都砸了,旁边要是有病号,还不定被怎么着呢!

  张雪华一口气没上来,瞬间急怒攻心就要晕了!

  宁宗晋在旁边,看着儿子手里拎着挂吊瓶的移动杆,也是束手无策。

  看那暴躁的浑身火焰都要具现化的气场,还有锋锐无比的攻击性,连一头短寸看着,也像是根根利剑……门口医生护士围着,一时间没人敢上前。

  宁睿刚刚一竿子砸烂床头柜的力气,也让闻讯赶来的保安缩手缩脚,不敢上前。这头两个医生准备好了镇静剂,愣是没法注射进去!毕竟,这里是人民医院,又不是精神病医院,还没有配备注射枪啊!

  好在不一会儿,宁睿脸色突然煞白,眼皮子一翻,直接晕过去了。

  眼见着人形兵器昏倒了,几个医生赶紧安排着石膏重打,束缚带绑上,唯恐他在突然爆起。

  张雪华和宁宗晋看着,也是又羞愧又心疼,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顺从医生的建议,再转到精神科去做个检查。

  好好的孩子成了这个样子,张雪华夜里哭了好几个钟头,要不是宁宗晋连夜拿出了各项指标正常的检查报告,她不知道还要伤心多久。

  医生对此也是束手无策。

  根据他们的检查,宁睿的痛觉神经是完好的,但是神奇的是,他的大脑接收不到疼痛的信息,哪怕身体自我保护能力都为这骨裂的剧痛刺激而不停的淌出冷汗,以至于最后内部神经拉锯战导致病人保护性昏倒……这一切的一切,都丝毫不影响他的大脑正常思考。

  相应的,这好端端的脾气暴躁,也是查不出原因的。

  为此,他们还开了一个内部的讨论会,连中医科的老专家都叫过来了。但无论怎么看,宁睿的身体都是正常又健康的,这才是大问题。

  病急乱投医,西医不行中医上,老教授趁着人昏迷给把了脉,来来回回诊了好几次也没下结论。旁边张雪华看他的神色,更是心焦――他们家有钱有势,不怕得病,就怕得了什么病都不知道。因此一见老中医的脸色,立刻就追问了:“医生,这到底怎么样啊?”

  旁边拿着检查单子的宁宗晋也是急不可耐的看着他,这连续不断的刺激,也已经深深打击到了他这个向来沉着的男人。

  老中医收回脉枕:“他的身体……说不准。我看别的都挺好,就是感觉体内五脏六腑没有什么活力和生机……好像有点衰竭的症状……但是这各项功能检查,不是也正常的吗?”

  “这,这……”

  张雪华又要急哭了,这又是生机又是活力的,还说什么脏腑衰竭……这一衰竭了还能是小事儿吗?

  可是这拍的片子做的各项检查,不也都是正常的吗?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宁睿又迷迷糊糊要醒来,围观的医生护士立刻后退一步,只有张雪华和宁宗晋一片拳拳爱子之心,赶紧凑到病床前去:“小睿啊,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宁睿的眼神清明,但是眉头紧蹙,太阳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他没好气的喝道:“围那么紧干什么?滚!都给我滚!!!”

  伸手又砸了床头的手机,整个人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的喘气。

  这下子,张雪华的眼泪可实在止不住了:“小睿啊,你到底怎么了啊……都怪妈,是不是之前让你好好考试压力大了?咱不学了,回头你想去哪玩都行!语文家教我也给辞了……咱们不学了,不学了……”

  正啜泣着呢,突然看到宁睿眼神涣散,精神恍惚的喃喃自语:“补课……补课,家教……”

  张雪华赶紧附和:“对,咱们不补课了,不请家教了!”

  这句话刚说完,就见宁睿使劲儿攥紧拳头,不停的捶着头,神情半是清醒半是疯狂:“补课……啊啊啊――我要上课!!老师呢?老师呢――”

  旁边的两个心理医生赶紧奋笔疾书,记下这种症状,半疯狂状态下还要补课学习,这妥妥的是学习压力过大造成的啊!这又是高考政策下的牺牲者……

  宁宗晋却看出儿子神色挣扎十分痛苦,赶紧一把搂住他:“好好好!补课!咱们补课!你看看,早上的家教行不行,咱们还请她!”

  “请她……请她……”

  随着宁宗晋说出的话,他能感觉到怀中快要搂不住的力大无比的儿子慢慢变得平静下来,一屋子的人摒气收声,唯恐激怒了他。张雪华捂住嘴,也是大气不敢出。

  不一会儿,浅浅的呼吸声传来,宁宗晋低头一看,儿子,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