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医院

青诡纪事 +A -A

  其实,宁家也不是一味溺爱孩子的。

  宁宗晋张雪华之前也想要管教来着,张雪华先是好言好语谈心事,结果宁睿直接就掀了自己的笔记本。怀柔政策不管用,宁宗晋作为一家之主,就准备以暴制暴了。结果拎了根细竹条,还没抽两下呢,孩子就晕厥过去了!去医院一检查,说什么太过压抑,肝气郁结,医生还抱怨父母对孩子要求太高了!

  打从那以后,宁宗晋和张雪华就完全是束手无策了。

  ――这样一个暴躁孩子,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怀柔教育他又不听,可愁死他们夫妻俩了!

  何青是不知道宁睿爸妈的无奈的,她只是发现,坐这里大半天了,宁睿就没给他爸妈好脸色看,还随手就扔东西……难怪家教不好找,稍微有点脾气的,谁愿意给这么熊的人上课?

  力气这么大,脾气还暴躁,家里父母都管不住……何青要不是每天锻炼,觉得自己还有两把刷子,她也真想扭头就走。

  只是,青春期脾气多变,是能变化成这个样子的吗?肯定有原因!失恋?学业打击?经受挫折?想到一种可能,何青倒抽一口冷气:不会是发现自己性向不对吧?!!

  要这么说的话,完全有可能啊!

  十几岁的小孩子,正是青春慕少艾的时候,这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对软绵绵的女孩子没有感觉,目光只追逐着同样性别的人……对于正常人来说,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打击了!

  这个脑洞一开,就有点收不住了。

  她盯着宁睿的时间有点儿长了,宁睿虽然只是坐在那里,整个人还散发着阴郁又暴躁的气息,但是无疑,无论是体格还是面孔,都是非常受女孩子欢迎的高大俊朗型。

  张雪华之前严防死守防他早恋,对此十分敏感,眼见何青几次三番的盯着儿子,唯恐这位家教心里有了什么别的想头,于是赶紧清了清嗓子,:“咳!小睿啊,你看你浑身都是汗,坐这里半天了都没消,要不还是先回房洗个澡吧。”

  一边心中思量着:这个家教,看着打扮平平常常的,可别是想……话说,明大不是才出来一个变态杀人凶手吗?哎呀,那托端思找的这个学生,虽说是林教授推荐的,那也不一定就人品好啊……

  宁睿真不愧是熊孩子,听了自己妈妈关心的话,一声不吭就起来了,伸腿还蹬翻了垃圾桶,接着臭着张脸就要上二楼。

  张雪华和宁宗晋这段时间被折磨久了,此时见他在家只是蹬翻了一个垃圾桶而已,不仅没有不虞,反而心中大喜,感觉儿砸好像是回转有望了,因此顾不得何青,齐齐目视着他上楼。

  何青在一旁看着,深觉诡异。不过眼见着宁睿都上了楼梯了,她这时才想到重点,赶紧急急忙忙叫住他:“唉,那个,宁睿……”

  她这么冷不丁一喊,心思敏感的张雪华眼神立刻就带出不善的感觉来,连宁宗晋也扭头看向她,三个人六只眼睛,何青此时瞬间觉得压力山大,但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一声:“那个,你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医院?什么医院?”

  宁宗晋首先开口了。

  何青看着同样神色不耐烦的宁睿,期期艾艾的说道:“那个,之前我上楼的时候,宁睿一脚踹断了他的自行车,我觉得……我觉得……”她捋了捋口中的话,怎么说呢?说看到他骨裂了……

  “他的腿上楼的时候,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你看这房间这么凉快,他还一直在出汗,这,这不太正常啊。”

  要搁往常,宁睿的暴脾气一上来,立刻就要变喷火龙了,然而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何青说了这样莫名奇妙的话,他也只是皱皱眉头:“我腿没事!好的很!”

  他话是这样说,但是张雪华和宁宗晋却都紧张起来了。

  毕竟,何青说的是真话。而且,他们想的也多。宁睿的那辆变速自行车是张雪华亲自去买的,买的时候人家导购还特意强调了它的好质量,儿子的力气最近虽然变大了,但是要说一脚就能踹断的话,那肯定不可能啊!

  还有,何青说的没错,外面是三十度的天气没错,但是他们家的空调一直开着,这都坐着半个小时了,儿子身上的汗还在不停的淌,看看他刚刚躺下的沙发上,都是深深的水印,这得出多少汗啊!就是没事,保不齐也要脱水了!

  最近夫妻俩为了儿子可谓是草木皆兵,一看真是这样,两人立刻决定:去医院!

  一阵兵荒马乱后,帝都人民医院骨科专家办公室里,年近五十的老专家对着灯光抖了抖片子,一边还看着被强迫坐在轮椅上的宁睿,口中不住夸道:“小伙子够坚强,有毅力,居然能忍住,是个男子汉!你们是家长是吧,来,我给你们说说,他这个伤,不轻,骨裂情况比较严重。你们看这片子上,这很明显的裂纹。还有,你们当家长的也太不当心了,孩子都受伤了,怎么能还让他一直运动呢?你们看这伤口,这明显是二次伤害造成的!都干什么了?”

  莫名奇妙被拉过来的何青今天可算见识到了朝中有人的效率,闻言赶紧说道:“他先踹断了自行车,然后又对着电梯门踢了一脚,然后又从一楼一路跑到九楼……”

  看着张雪华和宁宗晋睁大的双眼,还有老专家看过来的惊奇面孔,何青不由的闭上了嘴。

  老专家眼睛瞪得像牛眼睛一样:“胡闹!这怎么可能呢?这都受伤了,光是疼痛他也走不了路啊!”

  然而看着宁睿坐在一旁漫不经心的表情,他沉吟一会,还是委婉的建议两位家长带小孩去神经内科看一看。

  最后,何青拿着一个红包晕晕乎乎的回学校了。

  张雪华话说的客气:“小何啊,小睿这情况你也看到了,这肯定得住院的,这个课就算了吧。真是不好意思,你看这稀里糊涂的,还拉着你也往医院跑了。不过,阿姨真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以小睿这个脾气,骨头断了我们也不知道……这是阿姨的小小心意,千万不要推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