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家教or心理辅导

青诡纪事 +A -A

  电梯很快上了九楼。

  这栋楼是一梯两户型的,房间十分好找,只要单元门进对了,出了电梯基本就能知道是哪家了。

  这不,一左一右两个房门,左边904,右边903。何青看看表,现在是九点25分,跟约定的九点半比起来还差一点,嗯……时间差的刚刚好。

  她自己满足的下了结论。

  然而正在按门铃时,突然从旁边的安全通道里传来一阵蹬蹬蹬蹬的上楼梯声,这声音太过熟悉,何青惊讶的想:不会吧――一转头,发现果然是一楼那个骨裂了的熊孩子。

  男孩儿看着她,她也看着男孩儿。片刻后惊悚地一扭头,再看看903的房门,心道:糟了!别是要教的男孩儿就是这熊孩子吧!

  看这男孩儿浑身冷汗的样子,还有小腿上愈发严重的裂纹,这不能头一天当家教,学生就受伤了呀!那她还教个什么劲儿啊?还有,为啥人家给开这么多的工资,何青可算是猜到了。

  一般来说,何青这样明大的学生,家教费基本维持在一小时80到120,更何况还是稍微冷门的语文补习。补习语文就给时薪两百,这得家里多壕或者学生多难教啊?

  看这男孩儿的表现,别是有什么没法说的怪毛病吧!正常人骨裂了,谁还敢从一楼跑到九楼,疼也得疼死啦!

  何青心里念头千回百转,不过面前的男孩儿似乎没有才见面时那种暴躁感。只见他上下漫不经心的打量何青一眼,似乎心里也明白她是今天的家教,于是开始“咚咚咚咚”捶起了防盗门。

  因为何青已经按过门铃了,才敲一轮,门就打开了。

  这家人真有钱!

  这是何青进门的第一感受。

  别看人家只是普通的住宅,又没有住到什么别墅,但是在这帝都赫赫有名的实验一高旁边,二环内,家里居然是一套上下大约两百多平方的复式。从外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太低调了。

  而且屋里到处摆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宗教类文艺品。最近几年收藏大热,这些现代工艺的宗教类饰品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也不是地摊上三五百就能买到手的。

  开门的是一位面容白皙的中年女性,虽然穿着家居服,但是明显也是很有质感的,何青知道,这大概就是少年的妈妈张雪华了。

  果不其然,这位打扮精致的中年女性看到自己儿子时,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满是愁绪的样子。随即又看到他身后的何青,立刻就客气的笑了出来:“是何青是吗?来,咱们进来坐吧。小睿啊,你也赶紧进来吧,瞧这热的……”

  何青大大方方的跟进去了。

  客厅里坐着一位神情和蔼的中年人,跟身后的少年面容相仿,应该就是是少年宁睿的爸爸了。

  宁宗晋最近为了儿子那可是操透了心,好不容易从明大请回来一位口碑好的学生当家教,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因此,见到何青他立刻打招呼:“小何是吧,来,过来坐。”

  主家态度这么好,何青也放心起来。她之前就怕碰到难缠的父母呢,于是也赶紧自我介绍:“叔叔阿姨好,我是何青,是民大大二的学生,林教授介绍我来的。”其实这些事林教授提前都跟宁宗晋说了,不过何青打扮简单大方,说话也很有自信,又有礼貌,他们夫妻俩心里就更满意了。

  何青自我介绍的时候,那个男孩儿就大喇喇往沙发上一躺,一个字也没吭。因为身后的抱枕位置放的不对,他直接伸手给扔到地上,还差点打翻了水杯。

  “你!”宁宗晋是个老派的文人,此时看着儿子这种行径,又是止不住的无明业火直冲头顶。然而被张雪华踢了一脚后,又忍气吞声的憋回去了。

  张雪华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对着何青微微一笑:“小何呀,我儿子的脾气不好,你多担待啊。你们年龄差不多,平时多沟通沟通。咱们还有一二十天的相处时间,我就先把要求给你说一说好吗?”

  何青点头,这么高的工资,要求不提前说的话,她也不放心呢。

  然而想起宁睿的伤,她又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一眼:还这么淡定,不应该啊!难不成我看错了?可是腿骨的裂纹在她眼里,仍然是一清二楚啊!

  她看的时间有点长,宁睿说是熊孩子,可是基因良好,人高马大面容俊朗的……张雪华的眼神就有点不太好了。

  “宁睿这孩子之前的成绩都还是可以的,我们做父母的,也不强求孩子非要学个什么第几名。但是这高二下半学期以来,他呀,可能因为是青春期到了,所以整个人脾气毛毛躁躁的,天天怎么着都不舒服,看什么都不顺眼,我们呢,就想放假的时候,把他拘在家里,找个脾气温柔的老师好好管一管他。成绩无所谓,只要能跟他说的上话,能沟通好,让他别出去闯祸就行。”

  呃……感情自己其实不是教语文的,而是做心理辅导的是吧?

  何青黑线:那何必多此一举呢?帝都心理医生不是大把大把的吗?

  她却是不知道,让宁宗晋和张雪华忽视儿子一向数一数二的优秀成绩,硬着头皮说出这样一段无比通情达理的话来,他们又是多么的无奈。

  宁家什么都不缺,宁睿之前在实验一高里,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要不是这半年以来脾气越来越糟糕,学习也不会一落千丈。

  这半年以来,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在学校里稍不如意就全武行,家长都叫了好几回了。一开始还以为是青春期情绪躁动,后来愈演愈烈,时时刻刻都在发脾气,每天回家都要摔杯子砸碗。

  带去医院检查吧,偏偏不管是内外科医生还是心理医生,都说一切指标都正常。开了些舒肝解郁的药吃着,也根本半点用都没有。

  要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了,他们也不会想着找亲戚帮忙介绍个,有文化有知识的、温柔点儿的学生来做家教。

  毕竟,脾气好的才好制住暴躁的,再加上同样是学生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些共同话题呢。也好瞧瞧儿子是不是失恋了还是怎么着的,怎么脾气这么大!别人家脾气暴躁,也没暴躁成这个样子呀!在家里一言不合就摔东西,锅碗瓢盆什么的都换三四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