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敬你是条汉子

青诡纪事 +A -A

  明大历来都是七月初放假的,但是今年因为大型传染病的原因,全国各大院校都封校近两个月,也导致这都已经八月中下旬,明大才放假。想想九月中又要开学,同学们都痛不欲生���!!

  想好打暑假工的没戏了,想好回家傻吃傻喝出去浪的也没戏了,想想一睁眼一闭眼,这二十多天的假期就会很快结束了……嗷嗷嗷嗷!

  何青最近一个星期忙着郑明翠的事情,从遇见郑明翠开始,不过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她已经觉得仿佛过了好久。这也多亏郑明翠是个新鬼,而且本身除了报仇,让凌泽身败名裂之外,并没有其他太复杂的执念。不然若是像之前碰到的那个倔强的要死的鬼一样,何青可真真是要去掉半条命了。

  不过好处也有,就是自从那天在法院外感受到暖洋洋的热意之后,她这几天发现自己的修炼又有精进,脑中的不知名记忆碎片也多了很多,最最重要的是,仿佛还变漂亮了――没错,何天师表示,她也是个爱美的女生!

  何青私下猜测,那道热意,很有可能是她做了好事得到的功德,或者是帮忙给郑明翠平复怨气,然后郑明翠给的回报之类的,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嘛,这些结论,肯定都来源于现实!

  想东想西的,考试就眨眼间过去了。

  对于这次考试,何青半点书都没看,复习啊临时抱佛脚啊什么的,统统都是浮云。毕竟,之前给郑明翠帮忙就够她折腾的了。以至于考试的时候,若非身体素质棒棒哒,而且神清目明,再用了点……咳!否则,她就要从一直以来奖学金获得者,变成挂科党了。

  当然,今年手段都用上了,奖学金也是不用再想了。

  怎么能不想,想想就觉得心酸好吗?

  何青泪目。

  考试刚结束,林教授就把她叫过去,说是之前给她安排的家教工作,因为小孩儿明年就要考大学,所以放假有时间,就尽快去吧。

  假期太短,暑假工也做不了,所以之前还因为囊中有八万块钱而沾沾自喜的何青,此时想想现实,也不得不真心实意的感谢,并拍着胸脯表示,明天就去!

  毕竟,符咒虽好,卖多了不是要降价了嘛!何青单方面这样认为。想想类似供大于求,通货膨胀什么的,决定还是慢慢来吧。

  放假了,除了几位家庭困难要住在学校外出打工的学生,明大已经大面积封校了。何青宿舍里,于丹丹,顾绍丹,岳一樊以及其他两个外系调过来的同学,都早早麻溜儿的收好了包裹,急不可耐的奔回家乡了。

  何青一个人,环顾空荡荡的宿舍,莫名有了一种“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凄凉感。

  唉,谁让自己没亲戚呢?

  她揉揉脸,扭头备课去了。

  林教授介绍的学生姓宁,家就住在帝都最好的高中,实验一高旁边。何青看着地址,直接坐地铁直达,中间连转车都没有,别提多方便了。

  因为是学区,从地铁站出来没走两步,何青就已经找到了地方。小区挺高档的,何青看着每户人家门前甚至还有个三五平的小花坛,不禁在心中感叹:果然天子脚下,都是有钱人!自己那几万块钱,估计连个厕所都买不回来,还好自己没有眼高手低,因为一时意外来财就推了这份工作……林教授说了,人家给一小时两百块,就一个要求,让孩子听话!

  两百块的时薪,何青这时候才觉出上大学的好处来!而且人家还不要求成绩,只要听话就行了,那多简单啊!

  何青暗搓搓的想,他要不听话,那就揍一顿好了,刚好最近又想起来一套练体术,超级考验人,但是对人体有很大好处……

  考虑到是男学生,她为了在家长面前刷好感度,特意打扮的平平凡凡的,头发简单扎起来,身上就穿着打折款运动服,看着利利落落,十分值得信任。

  “32栋九楼903……”

  何青看着手机里记着的地址,正埋头往前走,突然,身旁一个男孩骑着自行车一阵风般掠过,又一个急刹停到32栋楼的楼道旁,接着就准备锁车子。

  何青仔细看看,哇噻!捷安特那个好贵的变速自行车,她前两天才在上看的广告,一辆车得两三万呢,嗯,是得锁。

  再看看人,一个年轻的大男孩,一头短发根根直立,整个人的气场如同一头行走的愤怒怪兽,真是精力旺盛――

  “铛――”

  还没等何青感叹完,只见那个男孩连续两次都没成功扣上锁头,于是一个气愤,直接一脚将那辆昂贵的自行车给踹断了!!!

  踹断了!!!

  何青牙都酸了!真的是从中间断成两截了,她凝神看向男孩儿的腿,发现果然,在重重钢铁的反作用力下,他的小腿腿骨都裂开了,以脚踝为中心,密密麻麻遍布都是蛛一样的裂纹――

  �?我居然还会看这个?

  何青脑中的念头又一闪而逝,毕竟,这都习惯了。

  这么重的伤,那男孩儿居然一声没吭,扭头进了楼道,步伐还矫健的很。

  何青自觉是个弱女子,还是不说话了,默默跟上去,准备一起上电梯。

  过程中,她不停的打量那个男孩儿,这样的忍痛毅力,世间少有啊!而且她也看的出来,这男孩不是没有痛觉,他额头上身上就在这几步路的功夫,已经沁出了密密麻麻一层又一层的冷汗,明显是身体负荷不住了。考虑到青春期的男孩儿嘛,可能面子大过天,估计是看到有别人,宁死不丢脸……她也就不多说了。

  ――敬你是条汉子!

  何青看着不断下降的楼层,不由惊叹道。

  谁知心里刚夸完,那男孩儿久等电梯不下来,一阵烦躁的气息犹然迸发,接着一脚又踹向电梯门,在楼道里发出“咣当”一声响亮的回声。接着头也不回,蹭蹭蹭冲向了一旁的安全楼梯,转眼就上楼了。

  何青这回额头青筋都要跳出来了!

  刚刚那个男孩踹电梯用的,居然还是那条骨裂的腿!

  玛德这不是汉子是神经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