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女怨》完结

青诡纪事 +A -A

  赫赫有名的明大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碎尸凶手,无论再怎么遮掩,消息还是不可避免的传了出去。

  因为事态严重,又有张家人不忿自家姑娘被骗而在后推动,所以证据齐全后,凌泽的判决很快就下来了。

  因为是蓄谋杀人,而且还残忍碎尸掩盖证据,并逍遥法外长达大半年,造成的社会轰动非同一般。

  再考虑其顶级名校高材生的身份,事件一经曝光,就引发了社会上一系列的道德讨论,性质恶劣。因此,法院判决凌泽故意杀人罪、诈骗罪等罪名,死刑。

  而身处事件中心的明大好不容易在最近两年干过了隔壁政法大学和阅微大学,成为国内NO.1,此时因为此事名声扫地,估计得有两三年招生都比不上人家了。

  判决当天,有不少同学都去看了。曾经的凌泽如同天之骄子一般,虽然家境贫困,但正是因为他大大方方不遮掩的行为,给他带来了无可比拟的正面光环。他今年大三还没有结束,系里好几位教授都给他安排了好的实习单位……如今,全部等同浮云,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出了法院的大门,门口一对衣着脏乱的老夫妻蓬头垢面,正跪在法院门口磕头,正是没来得及赶上庭审的凌父凌母。

  “警察啊,你们查一查啊!我们凌泽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啊!他从小鸡都没杀过的啊――阿泽!阿泽啊!”

  凌泽在庭审结束后就直接被带走了,此时正在旁边的警车上。他的同学,他的老师,甚至旁边的围观者,都在看着这一对老夫妻,看他们青肿淤紫的额头,也不知是磕了多久,又有多用力。

  两位老人家接到消息就紧赶慢赶从村里过来,两人年纪大了,记性又不好,光是一路的火车汽车极速颠簸就让他们去了半条命了,然而到了法院门口,却根本不敢去见儿子,只好在门口磕头,祈求有谁能还他一个公道。

  围观群众窃窃私语,警车里两位警察也于心不忍,尽管车上坐着的是一位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可是看到杀人犯的父母为了孩子这样做,也是不忍见。

  在场还有诸多记者,闪光灯噼里啪啦,几位警察犹豫了下,还是让凌泽下车,跟自己爸妈见最后一面吧。

  因为事件太过恶劣,多方压力下,他是没有多久的缓刑期的。

  何青的手中拽着一张黄符苦等在法院外面,法庭中有中正剑,寻常鬼魂是见不得的,不过大仇已报,郑明翠本身只有这一个执念,也就无所谓看不看的了。

  只是何青仍然坚持看看他,杀人偿命,可是每一个杀人犯都要知道,被害者是永远回不来的,这是孽债,报应会跟随他生生世世,除非累积到大功德,否则是不可消磨的。

  “阿泽!阿泽!”眼见着两名警察一左一右夹着凌泽走到老夫妇面前,凌母陈翠兰赶紧扑上前去,一双粗砺发红的手掌摩挲着儿子细白的脸,泣不成声:“你这傻孩子……你是不是被冤枉啦?妈都没舍得让你杀过鱼,你怎么会杀人呢?”

  凌大同一张满是沟壑的沧桑脸颊上老泪纵横:“娃儿,你用了翠翠的钱,还不起是不是?你咋这么傻?还不起,爹给你还……翠翠家就这么一点根……你!你――”

  凌泽的双眼通红,突然紧闭了眼睛,顷刻后又睁开,怒骂道:“你们两个没用的!你们要是能挣到钱,我何必还要去骗?!!还有郑明翠,郑明翠已经死了!就是我杀的!还来看我干什么?想要丢脸到全国吗?有我这个孩子,我姐她们,再都抬不起头了!还来干什么,你们就当没我这个儿子!滚!滚啊!”

  凌泽呼哧呼哧喘着气,双目赤红,浑身都在颤抖。旁边媒体凑热闹不嫌事大,把焦点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他的父母,何曾听过这样残酷的话,已经双双惊呆了!

  带他来的警察一边心里暗骂他不是人,一边赶紧带他往车上走。上了车,却发现凌泽已经浑身颤抖,双眼紧闭,大颗大颗的眼泪扑簌簌往下流――为了不发出声音,牙根都已咬紧了。

  郑明翠的身影出现在阳光底下,仿佛享受一般,露出了无比惬意的神情。她看着远去的凌泽,神思恍惚的说:“其实凌婶他们就是重男轻女一点,人不坏。但是年纪大了,挣不到多少钱,凌泽又说打工挣到学费了,他们就把钱攒着。我回乡时,还偷偷跟我说,这些钱攒着给我打金首饰――不过,如今,这些都无所谓了。”

  她此时仍旧是一头短发,面容苍白,然而露出的笑容,却让何青觉得清丽无比!

  “谢谢您了,何天师――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称作天师。我如今大仇得报,凌泽欠我的,已经还清了。他曾经立志让自己父母自豪,也最爱惜羽毛……但是多亏了您的办法,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恶行,看到了他的真面目……下辈子,我不会再遇到他了吧?”

  何青点头。

  人间中正剑一判,凌泽身上的杀孽之气就挡也挡不住了,最起码三百年内,他是无法转世了,到时候以郑明翠的性格,不知善人都做了几世了,当然不会在下辈子碰到他。

  半空中,郑明翠的笑容随着何青的肯定而越发缥缈,随着一阵风吹来,她的身形也如同这阵风一般,悠悠荡荡飞去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黑色大门中,再看不到半点身影了。

  遥远的天空陡然传来一阵闷响,何青身子一颤,一道细微的金光微不可查的投入了她的身躯,何青神色一时恍惚,突然觉得,好像一向冰凉的身体更暖和一些了。

  她甩了甩头,刚刚那一瞬间,脑子里又莫名奇妙的涌现出一些东西,虽然还没理清楚,但是何青也已经习惯了。

  抬头看看高悬中天的大太阳,明天就要考试了,为了不挂科,还是赶紧回去复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