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谈恋爱要长脑子

青诡纪事 +A -A

  帝都华章别墅区,今年整三十二岁的张端思赶在日落时分回到了家。

  他面容冷肃,刚从会议室开完会回来,哪怕屋里有空调,也仍然被下车路上的热气蒸腾的忍不住松开了领带。毕竟,上班时穿的还是比较正式的,这样的天气,还裹着西装三件套,哪怕衣服是高订,面料造价高昂,也挡不住他热啊!

  脱了外套在客厅里稍坐一会儿,厨房的张婶儿就急急忙忙端上一碗冰凉的绿豆沙。

  最近几天不省心的事情颇多,张端思也没有再嫌弃这甜滋滋的饮品,稍微用勺子搅了两下就往口里送。

  待到凉沁沁的感觉顺着喉咙一路往下,他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一点,问道:“凌嫣呢?还在楼上?”

  张婶儿笑得有点尴尬:“在呢,在呢!您不是让我把她反锁起来吗?今儿都锁一天了,饭菜都没好送进去。小姐还是个小姑娘呢,少爷要不把她先放出来好好吃顿饭吧。”

  张端思冷哼一声,气犹未解,说道:“她是个姑娘没错,可今年就二十二了,我们张家就没有出过这么没脑子的姑娘!不饿她两顿让她吃吃苦,她就不知道反省!”

  说着又来气了,把雕花骨瓷碗连带勺子往茶几上重重一磕:“说了多少遍,他们学校里那个穷小子有什么好?!除了会哄人一点,要实力没实力,要眼界没眼界!当初我旁敲侧击,再耳提面命多少遍,让她不要跟那个姓凌的搅在一起,她偏不听!还瞒着我找老爷子要钱给别人花……这下可好,感情头一回谈恋爱,碰到的不仅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儿,还是个有胆子预谋杀人碎尸的杀人犯!咱们家的姑娘,别的不求,但是脑子得够用,没本事就要会听别人劝!被这样一个虚有其表的男人骗了,她居然还有脸让我想办法去救人?救人?!!做什么?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张婶儿用手来回摩挲着围裙,一时也不好说什么了。这大小姐是她看着长大的,心地善良的很,谈个男朋友虽说没什么家底,但是据说也很上进的,还是个高材生呢,怎么还跟什么杀人碎尸扯上关系了?

  她一边心疼张灵嫣,想要说两句好话,但是又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时不敢轻易开口。

  倒是张端思跟自己妹妹差了十岁了,平日里虽然严厉,但也是最心疼她的。从今天早上张灵嫣回来开始求他帮忙时,他屡劝不回,只能把她关在卧室里面,到现在也有七八个小时了。

  想一想这么久没吃东西,房间冰柜里的小零食饮料根本没有营养,他这个做哥哥的也忍不住心疼了。烦躁的挥挥手:“张婶儿,带她下来吧!”

  张灵嫣下楼梯时眼眶都是红肿着的,她可是扎扎实实哭了一上午。早上还好好的,谁知道突然就听同学说凌泽被警察带走了,好像还牵扯到什么谋杀……这怎么可能呢!凌泽那么好,那么有志气的人,平时连收她一件礼物都要自己撒娇痴缠才肯,他又会炒股,虽然节约但是对自己从不抠门,都是自己主动想办法替他节省的……这么好的凌泽,怎么会跟杀人犯扯上关系呢?!!

  张灵嫣走到客厅,尽管肚子饿的咕咕叫,也仍然没给她哥好脸色。

  其实,她从十一点开始禁闭,这会儿六点多放出来,也就一顿没吃罢了。只不过家里人心疼,所以才仿佛受了大委屈一样。

  张端思在自己妹妹面前还是很有威严的,他看看张灵嫣肿得跟鱼泡一样的双眼,微不可查的皱皱眉头,想想她也这么大了,还是知道点事儿才好。

  于是,他就把今天警局备份来的资料拿出来,放在宝贝妹妹面前。

  张灵嫣快速的翻看着资料,根本半点都不信!她一边摇头一边泪珠如同雨点,噼里啪啦就往资料上掉:“不可能的!凌泽不是这样的人……这说口供的都是看他不顺眼的,要不然也不会大晚上的跑湖里去。他那么优秀,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嫉妒他……”

  她嘟嘟囔囔,这可是初恋,让一个陷入恋爱漩涡的女孩儿相信自己的恋人是个杀人犯,还不如一刀杀了她来的痛快。因此,不管警方是怎么一一列举证据的,她一个字都不信!

  “你――!!”

  张端思简直恨铁不成钢,这要不是他亲妹妹,他非得一巴掌打醒她不可!

  他不顾形象的拈起资料中的一张,在半空中抖了抖,厉声呵斥她:“你长没长脑子!你看看这上面写的,明明白白一清二楚,那个凌泽,从一开始就是蓄谋杀人,他攒了一两年才凑够足量的安眠药!阿嫣,这样心机深沉的男人,你跟他在一起,我真怕有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灵嫣还没看到这里来,刚刚光是泪水就糊了她一脸,此时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大惊失色,眼眶里要掉不掉的泪都瞬间憋了回去。

  张端思趁热打铁,接着给她看下一条:“还有这个,前后两三年时间,他从你们两个身上套走了近四十万!阿嫣,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你知道四十万是有多难挣吗?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给咱们家做司机的陈叔一年也没有这个数!”

  片刻的静默后,张灵嫣“哇”的一声哭出来。

  张端思揉揉眉心,终于忍不住,松了口气。

  他叹口气,决定还是让妹妹一个人缓一缓算了,自己先去卧室休息一会儿吧。刚上楼,助理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老板,宁睿的家教已经找好了,明大大二的学生,是个女生,家境贫寒,但是几位教授那里都觉得人品不错,等到放假后就会开始教课。”

  怎么又是明大?

  张端思简直一个头两个大:“明大的?又家境贫寒?还人品不错?”

  托凌泽的福,现在他一听明大和贫寒就头痛,然而既然陈哲都来给他汇报了,证明基本事情已经定下了。再去推了教授的好意,那可就不划算了。

  不过,宁睿那个熊孩子,可不是一般学生能降伏的……算了,先就这么着吧!反正,他自己亲妹妹才刚刚搞定,这表弟,就看他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