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郎心非人

青诡纪事 +A -A

  郑明翠为了打工挣钱,生活节奏十分紧张。在帝都,除了凌泽,她没有别的知心人可以说说话,聊聊天。

  于是,天长日久,她就自己开了一个qq号,什么人也没加,用来自己发泄情绪。

  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些工作上的小辛苦和委屈,但是总体来说,字句里蕴含的态度还是非常积极阳光的。偶尔夹杂一些关于凌泽的琐事,例如凌泽炒股失败了,八万块钱打了水漂……又或者学费好贵,工资有点不够之类的。

  而在死者死亡的前两个月,她则发了这样一张照片。

  警官拿着刚刚送过来的资料,看着打印出来的说说记录,上面的最后一条消息是:我有宝宝了,凌泽会不会也很开心呢?他迫不及待的要过来,宝宝,爸爸很喜欢你哟!

  这样甜蜜的话语,这样充满女性温柔的信息……警官不由想着,若是郑明翠知道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条短信,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

  种种证据摆在眼前。

  下午四点钟,凌泽坦白了自己一时冲动,过失杀人,并且碎尸企图掩盖证据的事实。

  录下口供的那一刻,他浑身瘫软。他今年大三了,马上就要实习,工作地方导师都已经安排好了,比别的学生,不知高出多少……然而此刻,一切尽付东流。

  警官拿着笔录去到会议室,大家看了看,不由沉默了。

  这样年轻又温文尔雅的好学生,才不过二十出头,居然因为不能承担做父亲的责任,就愤而杀人……这样一个只会吃软饭骗女人钱的学生,居然还是励志典范?

  “不对!”

  会议室中的一名女警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资料,发现问题了。

  “怎么了?”

  旁边有警员探过头来,不解的问。

  女警激动的点着资料:“你们看这里,凌泽从大一开学那年开始,每年以学费的名义拿走两万块钱,但是实际学费只有八千,而且,因为他申请了特困,所以学费是减免了四千五百块钱的。等于说这两万块钱,有一万六千五百块是进了他的腰包的。”

  “嘶――”

  会议室里,大家齐齐发出抽气声。

  才大一刚开学,张口找女人要钱就这么狠……能说真不愧是金融系的高材生吗?

  “另外,”女警脸色十分难看:“明大是咱们华国的教育事业地标,每年大笔的政府拨款和源源不断的校友捐赠,甚至校园内部各种设施的自主盈利……各方面综合起来,明大的消费是十分低廉的。就像学费,一年只有八千元,也是吸引越多贫穷人家的小孩儿更加拼命考进来的原因。包括住宿费,食堂伙食等等都非常便宜。我去查了查,明大一个男生正常标准的生活费,每月不过六百到八百。但是凌泽找郑明翠索取的,是一千五到两千。但是学校里都知道,凌泽的节省是有目共睹的。每年八个月的学校生活,他最起码又有八千块钱的额外进账了。而且,大二他说炒股挣了八万,但是记录说明,他没有任何炒股的记录,只有同期郑明翠的八万元。”

  几个警官皱起了眉头,打开计算器,啪啪啪就开始算起来了:“这三年学费,一万六千五乘以三,再加上三八两万四,还有一个八万……这可比他打工挣得多了去了。”

  另一个反驳说:“那可不对,今年年初全国大面积流感,明大可是封校快两个月了,不然也不至于这都八月中了才通知放假,这两个月还有两千的钱呢。三年大学,挣了一二十万了,这学上的值!”

  女警冷吭:“这也就是郑明翠傻,才会被这样糊弄!”

  另一个女警则心有戚戚焉:“这也可以理解,一个同乡的青梅竹马,相貌人品看起来都很不错,平常又会哄人……恋爱中的女孩子犯浑,正常。”

  女警不屑道:“你们算得倒挺清楚,可是还没完呢!凌泽的成绩出众,大一大二学期末,每年都有八千块钱的三等奖学金呢,加起来,又是一万六。还有,据我调查,从大二下学期开始,他就跟张灵嫣展开了恋爱关系,张家的人,大家都知道吧?有钱!据不完全统计,那个女孩子,在凌泽身上,花了二十五万不止。光他手上那只腕表,就是十八万!”

  “卧槽!”

  几个男警员同时骂了出来!

  太黑心了!太黑心了!这样下去,大学毕业了,凌泽恨不得房子首付都能赚出来了!这让他们这些本土小****情何以堪?!!

  “但是,凌泽这样脚踏两只船,郑明翠与他有将近二十万元的资金交流,他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等到一毕业,他要靠着张灵嫣,就不能有任何的情感纠葛,所以郑明翠,必须是要处理好的。”

  “而最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让她永远不能说话。”

  女警把资料摊开一一指给大家看:“你们看这里,凌泽的口供说,一时酒醉糊涂和郑明翠发生了关系,有了小孩,郑明翠死活不愿意打掉……他惊慌失措,又怕学校那边不好交代,又觉得没有工作养不起小孩,所以情绪激动之下,才杀了人。”

  “再看这里,他是杀人之后才开始后怕,所以又分尸沉湖……但是大家看这里,”女警手指另一张资料:“这是打印出来的,他同宿舍同学的口供,说的是凌泽曾说过的梦话,这个论坛里面没有很详细的记载。这里写着:‘我给你下了安眠药,你不是想要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吗?怎么,看如今这个情况,难不成我安眠药喂多了?所以小孩子还是没保住?啧啧,早知道,我就不提前准备这么多药了,你知道吗,每次去医务室说自己失眠时攒安眠药时,那个女医生的表情,跟你们一样,令人作呕。’这说明什么?”

  女警情绪激动,连连点着这段话:“这证明他是早有预谋的,安眠药是处方药,每次最多两粒,而要毒死人,则最低是三十粒。凌泽说是先给她吃了安眠药,然后才杀死她,但是很明显,这句话表示,他是在郑明翠睡过去之后,又大剂量将她彻底毒死!这么多安眠药,他最起码要攒一到两年,说不定,从他上大学后,就有这个想法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猖狂的一次性弄走八万元,谎称炒股!”

  “那这个呢?医务室的女医生令人作呕……是什么意思?”

  女警叹口气,说道:“医务室的医生,是个胖胖的很温柔的离婚女性,今年才二十五岁,凌泽的形象出众,又想频繁弄安眠药,少不得要哄着她……凌泽这个人,自傲无比,肯定一边捧着她,一边又鄙视她,恶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