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问话

青诡纪事 +A -A

  明大是华国数一数二的知名大学,每年从里面出来的人物,甚至远比旁边政法大学的知名度要高,此时有一桩明大学生涉嫌杀人碎尸的案件,熙和区的警局局长也不得不慎重对待。毕竟,络如此发达,一个处理不好,他们警局就分分钟要上头条了。

  一大早,何青就跑到男生宿舍楼蹲守,待看到凌泽出门后,立刻掐诀把郑明翠的魂魄引了出来。

  这个引魂诀是为了接引郑明翠的魂魄回符咒修养,因此并不需要跟人直接接触,为此,何青也松了一口气。

  天色已经大亮,郑明翠不能在外面久待,何青把她带回宿舍,安慰说:“放心吧,你做的很好,凌泽虽然没有在七天内事情败露,可是,他也好不了几天了。”

  郑明翠连续七天入梦,自身阴气实在不足,她大仇未报,全靠一口气撑着。因此,听到何青这句话后,立刻惊喜的道谢:“多谢您了!”

  此时见识到何青的不凡,她连称呼都变了。

  何青也不在意,随意的点点头后,就见郑明翠的身形隐去了。

  待到上午快十点的时候,论坛里就有人表示,金融系凌泽涉嫌一桩案件,需要去警局配合调查――这样含糊其辞的话,其实还是警局考虑到明大的影响力,在事情没有成定局时,跟校方协商,先不透露情况,以免校园声誉有损给出了的官面话。

  但是官面上的话是这样说的,实际上,明大的学生大都看过那个帖子,此时警局的人一到,虽然没有直接到教室去找人,可基本上人人都能猜到,凌泽的事,跟帖子上写的,绝对大有关系。

  殊不知,凌泽本人内心更是无比怨愤与不解。

  被带到警局的路上,他保持沉默,仿佛是懵懂不知的陌生人被莫名奇妙要求问话,既惊慌不知所措,又带着心安理得的坦然。

  他形象良好,一身衣服虽然看不出贵贱来,但是十分有版型,衬得整个人温文尔雅,格外斯文。

  这样的人,冷不丁说是变态杀人碎尸案件的嫌疑人,若非来带他的警察中有一位是昨晚的目击警员,根本没有人会相信。

  但是,只要一想到昨晚那令人作呕的腐烂肿胀、支离破碎的躯体,再对比明大内部论坛的帖子,里面的一字一句,都是如此的令人发指!

  试问,若非是亲手所做,谁能把过程描述的这么详细呢?

  想到这样一个白白净净,贫家励志的优秀学生,背地里居然是这样人面兽心的人,他就觉得不寒而栗。

  “姓名?”

  “凌泽。”

  ……

  “籍贯?”

  “南宁省定北市平桥区明山乡上水村。”

  做笔录的警员就是之前去接他的那个。他之前去学校找校领导做基本调查时,找的是凌泽的导师,那位年过半百被学校返聘回来的教授,十分爱护学生,不管他们怎么出示可疑证据,这位教授都一力强调:凌泽是个好孩子。虽然出身农村,但却是他们那山窝窝里唯一的金凤凰,十分知恩图报乐于助人。平时都山里的亲戚来找工作,他都安排的好好的。另外,凌泽本人十分好学又和善,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无论如何,也是这位导师一力主张,要求事情没有盖棺定论之前,决不允许自己的学生大庭广众之下被带走,声誉有损。

  为此,他还特意叫凌泽来办公室,再从办公室出发去警局,唯恐大庭广众之下被带走,流言有损声誉。

  想到此,警官不由叹息,老教授是个好老师,但是他不知道这件事在论坛上已经被轰传的众所周知了。而距他们调查的结果来看,凌泽是山窝窝里唯一的出息人没错,可是根本没有什么知恩图报乐于助人,老教授说的帮相亲找工作,其实是凌泽的亲生父母来看他,被教授看到,而凌泽嫌弃二人太过落魄,所说的谎话。

  至于杀人……

  “郑明翠你认识吗?”警官问道。

  按照论坛里的说法,死者就叫郑明翠。而他们通过系统,也在这几年里发现郑明翠的租房信息和工作合同和同事的说法等等。按照材料里写的,郑明翠正是出身在凌泽家乡,两人还是同一学校的,不过低了一个年级而已。

  另外,技术人员通过信息恢复,查到了凌泽与郑明翠的交流信息,因为才过半年,数据还没有被销毁。

  信息中显示,两者正是恋爱关系。同时,郑明翠身兼数职,拼命挣钱,这部分钱,有百分之七十是通过转账流入凌泽卡中的,剩下百分之三十,则包含了没有记录的现金流向。

  凌泽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不认识。”

  警官把记录做好,问道:“可是据我们了解,你的高中同学,有好几位都表示,你们曾经有一份恋情。”

  凌泽的脸色苍白,他没想到,警察居然连这些信息都问到了。

  其实,这也纯属他自作孽。

  一般情况下,不过一二十个小时的时间,警局根本还查不到这里来。可惜,昨天晚上就有一位张家的领头人,表示要果断,迅速,高效率的彻查此事。

  他们这些小警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但是看他们领导接到电话一个劲儿的“放心、好好好”,就知道这是上头有人盯着了。

  因此,这才一夜过去,就把凌泽的老底都翻出来了。

  听到警察问恋情,凌泽脸色更白了,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复又松开,勉强笑了笑,回答道:“好像是有一段……不过,那时候不懂事,没多久就分开了,所以也没记住。这样一说,我就有印象了。”

  警员看看他,面无表情。

  看到凌泽坦荡荡的笑容后,又问:“那么,在你大学期间,数次收到郑明翠的借记卡上的汇款,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凌泽的脸色青白。

  片刻后,他轻声说道:“我不知道,我以为是别人转错的钱。”

  警官深呼吸一下,玛德小白脸果然不是好东西!

  他沉下心来接着问话:“那么,和郑明翠的最后一次见面?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还记得吗?”

  凌泽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会儿,说:“可能是三年前?还是毕业那时候?太久了记不清了……”

  警官拿出一张照片,背景是一张简陋的钢丝床,照片里,凌泽沉沉入睡,旁边一个女人的脸贴在他颈侧,看似十分甜蜜。那个女人,皮肤苍白,一头短发,笑容甜蜜又满足,身侧露出来的床单,正是粉红色的!!

  “噗通!!!”

  凌泽陡然站了起来,带倒了椅子。